章節目錄 第394章,老實交代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4章,老實交代

    這個新上來的陳隊長不是這么好打發,他看了一眼還在驚魂中了林辛言,笑著和沈培川說,“沈隊,你當我傻子嗎你開槍擊斃槍會在她的手里嗎”

    “她撿到的。”沈培川依舊在盡力為林辛言開脫。

    “她撿到的,那更好,法律會給她一個公平。”他故意頓了一下,笑著說,“希望槍上能拿到你指紋,為她開脫。”

    轉而他一聲令下,“把人帶走。”

    沈培川和蘇湛對視一眼,沒有任何言語,卻很有默契,沈培川撞開擋路的警務人員,蘇湛拉著林辛言試圖沖出去。

    陳隊長好似早有防備,在沈培川和蘇湛做出動作時,外面又涌進來七八人,把走廊堵的嚴嚴實實。

    蘇湛根本把人帶不走。

    林辛言何瑞澤撲過來拿著她手里的槍,對他自己開槍時,林辛言就嚇呆滯住了。

    她自問不是膽小懦弱之人,但是看到何瑞澤滿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她的確被震懾住了。

    回過神來之后,她手里的槍掉了,啪的一聲,她人也清醒了。

    看清現在的一切,她大概也能猜出個一二三。

    陳隊長再次下命令,“將人帶走。”

    為了防止沈培川和蘇湛再動,五六個人將他們兩個圍了起來。

    掉在地上的槍,陳隊長帶著手套撿起來放進塑料袋里。

    他瞅了一眼想動卻不能動的沈培川,晃了晃手里的袋子,“這個可是證據。”

    沈培川瞇著眼睛,想要不計后果來硬的。

    林辛言察覺他的心思對他搖頭,這明顯是做好的局,他們兩個人如果來硬的,把自己也會搭進來,而且還把她帶不走。

    “給他打電話。”她冷靜的道。

    沈培川立刻掏手機,陳對長看了他一眼,他能抓林辛言,卻不能無法控制沈培川聯系人,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人帶回去。

    宗家。

    李戰在客廳里走來走去,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林曦晨和林蕊曦。

    嘴里還念叨著,“我以前怎么沒發現呢”

    他們竟然是宗景灝的孩子。

    知道林辛言和宗景灝的關系,他在家里根本坐不住,就想來確認一下。

    然而

    事實就是如此。

    “老師,你怎么了”林曦晨不明所以,他都來半個小時了,一直在看他和妹妹,嘴里還時不時的發出嘖嘖聲,怎么跟魔怔了似的

    李戰坐到林曦晨跟前,“你小子老實給我交代,你是不是一直在瞞我”

    林曦晨如實的道,“沒有。”

    “真的”

    李戰明顯是不相信的態度。

    “老師說,小孩子不能撒謊,所以我說的是真的。”

    李戰對林曦晨還是有信心的。

    “老師相信你,以后,我罩著你。”李戰和林曦晨跟好哥們似的,摟著他,“帶我去你房間里看看。”

    程毓秀已經在準備晚餐了,李戰以前是不來老宅的,不是宗景灝住進來,想來他也不會來。

    出于禮貌程毓秀道,“晚上留下來一起吃晚飯。”

    李戰沒吭聲。

    以前宗景灝和程毓秀的關系僵,文傾和她更是水火不容,所以他對程毓秀的態度也是十分冷漠的。

    林蕊曦在這里過的這段日子,和程毓秀處出了感情,看到她被冷待,從沙發上滑下來,邁步跑過來抱著程毓秀的腿,“奶奶,你要做什么好吃的給我吃”

    程毓秀將她抱起來,“你想吃什么我給你做。”

    小女孩兒歪著腦袋,好像一時間不知道要吃什么好。

    程毓秀抱著她,坐在沙發上,“慢慢想。”

    宗景灝在書房處理完關勁發過來的文件,看了一眼時間,拿起桌子上的手機給林辛言打電話,已經這么久了,他應該送完莊子衿,該回來了。

    他的號碼還未撥出去,沈培川的電話進來了,他接起電話。

    沈培川急促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不好了,嫂子被抓走了。”

    宗景灝拿著手機的手猛地握緊,“怎么回事兒”

    這件事電話里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我們局里見。”

    宗景灝掛了電話,拿起椅背上搭著的外套出門。

    看到宗景灝出門,林蕊曦問,“爸爸要出去嗎”

    宗景灝看著女兒,對她露出一抹笑,“爸爸有事,要出去,很快回來。”

    taobao19 小女孩兒點頭如搗蒜,對著他甜甜一笑。

    這一笑酥了宗景灝的心,他走過來在女兒的額頭落下一吻,揉了揉她柔軟的頭發。

    程毓秀看現在時間不早了,“還回來吃晚飯嗎”

    宗景灝走的匆忙,沒聽見程毓秀的聲音,他上車快速的啟動車子朝著局里開去。

    他開的快,沒要多久就到了地方。

    apn蘇湛和沈培川跟沒頭的蒼蠅似的,在門口來回走動。看到宗景灝的車子開進來,他們兩個立刻迎了上去。

    宗景灝推開車門下車,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袖口挽著露出半截結實的小手臂,衣襟和后背皆有褶皺,后背是他在書房處理公事靠在椅背上靠的,前面是女兒給他磨蹭的。

    他沉聲,“到底是怎么一會事”

    蘇湛根本沒勇氣說。

    這件事明顯非同小可。

    “是我們的錯。”蘇湛低著頭。

    是他們沒有保護好她。

    宗景灝不耐煩,厲聲道,“我在問你們,她被什么人抓的”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而是他要清楚,打底發生看什么事情。

    沈培川走上前,啞著嗓子,“局子里的人。”

    宗景灝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額角的青筋隱隱凸起,“說”

    沈培川骨氣勇氣,“嫂子送完莊子衿,應該是看著自己的母親進去,心里難受,就讓我陪她喝一杯,我答應了,我們到一家很安靜的酒吧,期間她說去洗手間,沒多久我和蘇湛就聽到槍聲,跑出來之后,看到何瑞澤撲向嫂子,我們沒有來得及阻止,緊接著又是兩聲槍響,何瑞澤死了,嫂子手里拿著槍”

    何瑞澤

    “他不是你的人看著的嗎”怎么能夠出來

    沈培川繼續道,“何瑞澤倒下沒幾分鐘,就涌進來了很多警察,明顯是預謀好的,不然不會到的這么及時,至于何瑞澤,能出來,背后的人物必定不簡單。”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