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6章,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6章,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

    文傾試圖說服宗景灝,“我能害你嗎”

    “我說過我的立場。”

    宗景灝瞇眼緊盯文傾,瞳孔頓時躲進一縷危險的光。

    “我不需要任何人,打著為我好的名義,動我身邊的人,你也不行”

    “你當真執迷不悟”文傾雙手攥拳,因為太過用力,發出咯咯的響聲。

    宗景灝深深的凝視他一眼,“我一直敬重您,現在依舊是,您放了我的妻子,我可以不計前嫌,如果您執意,也不要怪我翻臉。”

    文傾捂著心口,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你,你為了一個女人,連我也可以不要了”

    “她是我妻子。”宗景灝一字一頓。

    “她是你的妻子,但是她和你不是一條心”文傾低吼,“你醒醒,不要被蒙蔽。”

    “我無比清醒,此刻我在做什么”宗景灝俊美的臉,滿是剛硬。

    宗景灝轉身離開。

    文傾看著他決絕的背影,心情翻滾的厲害,“你救不出來她,人證物證,所有的一切都會指向她。”

    宗景灝的腳步頓住,文傾以為他動搖了繼續說道,“只要你答應離婚,一點損失也沒有,詩函不比她差,家庭背景和你更加的相配,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你好,就算你恨我,我也不能看著你,被一個女人迷惑住,而分不清是非”

    宗景灝緩緩回頭,望著燈光深處的文傾,無聲無息,沒有言語。

    文傾愣了一下,“景灝”

    宗景灝收回視線,腳步的邁的沉穩,他拉開車門上車。

    文傾連連后退兩步,跌坐到椅子上。

    剛剛他的眼神分明是

    他緊緊地攥著扶手。

    陳清拍他的肩膀,“老伙計,這是害怕了”

    文傾轉頭看向陳清,“這次怕是把他逼極了”

    “怕他和你魚死網破”陳清繼續道。

    文傾沉默不語,猶如默認。

    他是想逼宗景灝放棄林辛言,但是絕不是要和他成為仇人。

    這不是他的初心。

    陳清安慰道,“如果他真在乎那個女人,一定會妥協。”

    文傾緩了緩心緒,的確,這些年宗景灝并么有發展官方實力,因為他就是宗景灝的官方實力。

    沈培川能在局子里混的順風順水,有他的關系在。

    就算宗景灝再有手段,他也救不出來人。

    “有我和你一起,怕什么”陳清胸有成竹。

    文家陳家何家,可以說b市的三大家,強強聯手,給一個女人定罪還不簡單

    殺人償命。

    宗景灝他再強勢,再有手段,證據面前,他一樣沒轍。

    陳詩涵坐在一旁,望著空蕩的院落,有些失神。

    他的確對宗景灝有興趣,特別是他剛剛面對比他強的勢力時,依舊那么的從容不迫。

    即使他是被動的那一方,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怯意,男人的剛硬,在遇到沉著冷靜。

    他那樣的耀眼,具備女人渴望的一切。

    apnbs可是她也知道,就算宗景灝答應,她也得不到,他對林辛言那樣的深情。

    “爸。”她望著陳清,“這事”

    “這事有我和你文叔叔在,怕什么”

    陳清瞇眸打斷女兒。

    “可”

    “我們該回去了。”陳清又一次打斷女兒。

    怕她說出什么動搖文傾的話。

    文傾現在的心情波動很大,他坐在椅子上沒動,“我就不送你了。”

    陳清一身制服,五十多歲的年紀,還很精壯,他和文傾一樣都是在部隊里摸打滾大半生的人。

    “老伙計好好休息,這可不像你,年輕的你,怕過誰怎么越活越膽小了”

    文傾嘆氣,他不是膽小,是害怕失去。

    “他是文嫻唯一的孩子”文傾欲言又止。

    陳清眸光深處有波動,很會恢復平靜,手掌重重的落在文傾的肩膀上,用力握了握,“有事隨時給我打電話。”

    說完他邁步走出文家,陳詩涵跟在他身后。

    副官打開車門,他彎身做進去,陳詩涵緊接著也上去,她關上車門。

    “開車。”陳清吩咐。

    很快車子啟動。

    “爸,你剛剛為什么打斷我”陳詩涵問。

    陳清兩次打斷她,明顯是故意的,不想讓她說。

    陳清閉著眼睛靠在椅背上,連眼睛也沒有睜,“你想說什么想說你不嫁了”

    陳詩涵低頭,“他看起來對他的妻子,感情很好,逼他就范,他也不會愛我。”

    “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陳清睜開眼睛看女兒,“這就怕了”

    “我”陳詩涵是沒把握。

    身邊不是沒出現過男人,這樣那樣的不少,沒有一個是她想要靠近,又害怕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