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7章,我只是正當防衛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7章,我只是正當防衛

    唯獨宗景灝,讓她害怕,又想接近。

    陳清拍拍女兒的手,“放心,有爸爸在,我就是你的后盾。”

    “爸你真想我嫁給宗景灝嗎”陳詩涵問。

    她也是有自尊和驕傲的人,很明顯宗景灝對她不來電,而且逼他娶自己,只會讓他更加厭惡自己吧

    陳清并未急著和女兒說自己的想法,而是和她分析這只其中的利弊。

    “宗家和文家當初為什么聯姻”陳清也不是想要女兒回答,因為她不知道,以前的事情,“文嫻當初嫁給宗啟封,不過是家族聯姻,一個在官場上叱咤一方,一個在商場上稱霸,這樣的兩家人,成為一家人,會是什么局面”

    陳詩涵想了想,“真正的權勢。”

    這樣的兩家人聯手,起到相互幫襯的作用,只會讓自身的地位穩固。

    “這些年,哪個家族的風頭能蓋過宗家和文家看看何家的下場,曾經也是名門望族,最后是什么下場”

    陳清冷哼了一聲,“三個孩子,折了兩個,還都是折在宗景灝的手里。”

    他看著女兒,“只有我們也加入這個大本營,才能長久屹立這一方面土地。”

    陳詩涵明白這其中道理,她也是想幫助父親的。

    只是

    面對宗景灝她心生怯意。

    “你什么都不用擔心,路,我會為你鋪好。”陳清安慰女兒,“我的女兒,可不是膽小怕事之人,拿出你平時跋扈的勁。”

    陳詩涵的眉眼藏著幾分嬌羞,“他是我見過最有魅力的男人,我很想成為他的妻子”

    得到他的愛。

    “會的。”

    陳清撫著女兒的臉,視線恍惚像是在看另外一個人,“想要什么,就要努力爭取,不然,徒留下的只是后悔。”

    陳詩涵望著這樣的父親,有些驚訝,“爸爸年輕的時候,有什么遺憾嗎”

    平時的陳清是很剛硬的人,畢竟是在部隊里呆了半輩子的人,身上的氣勢,不怒自威。

    陳詩涵從未看到父親有這樣柔軟的一面。

    陳清回神,收回手,恢復慣有的模樣,“人活一輩子,那還能十全十美。”

    陳詩涵挽住陳清的手臂,“爸爸這么感慨,是haocha100不是年輕時也有喜歡的人”

    陳清和陳詩涵的母親是經人介紹,相親認識的,因為陳詩涵母親的性子軟,對于陳清算是言聽計從,也算是個賢惠的妻子,至于感情,不算有。

    這一點陳詩涵也知道。

    以前母親和她說,她的父親心里住著一個人。

    他忽然這么感性,是不是想到了心里的那個人

    “小孩子,少打聽大人的事情。”

    “爸”陳詩涵還想問。

    陳清打斷她,“這段時間老實呆在家里。”

    他不想這段時間有節外生枝的事情。

    陳詩涵點頭。

    誰知道把宗景灝逼急了會做出什么事情

    局里。

    林辛言被關在一間屋子,被審問。

    一間四壁沒有窗戶的屋子,亮著一盞白色的吊燈,長方形的桌子前,坐著兩個負責審問的警官。

    “你叫什么”

    林辛言被銬著手銬,她坐在椅子上。

    她壓下內心的驚濤駭浪,平靜的看著審問她的警官。

    “林辛言。”

    “好,從現在開始,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你為什么要殺何瑞澤”

    360shijun

    林辛言雙手握緊,“我沒有。”

    “當時有人看見你拿著槍指著他,證據確鑿你還想抵賴嗎”

    “我沒有殺他。”

    林辛言解釋不出來當時的狀況,槍就在她的手里,何瑞澤因中槍而死,她無從解釋。

    “你要想清楚,老實交代還能獲得一個坦白從寬的處理,你若執意,等到那邊檢測下來,槍上只有的你指紋,你想要抵賴也沒用。”

    林辛言看著旁邊那個寫記錄的將官,“這一切都是你們安排好的,何必假惺惺的做記錄”

    那個警官抬頭看著林辛言,“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只是在例行程序,對待每一個嫌疑犯,我們都要做審問記錄。”

    他說話是,加重了嫌疑犯三個字。

    這三個字,生生的刺穿她的耳膜,她的頭腦發昏,眼前燈光晃了厲害,她努力的睜著眼睛,讓自己保持冷靜。

    “我只是正當防衛,我沒有殺人”

    “如果你沒有殺他,為什么拿著槍對準他”

    “我說過,我只是正當防衛,我沒有殺他”

    “據我們所知,何瑞澤是因為一起綁架被判刑,而綁架的那個人就是你,沒錯吧”

    這個是事實。

    “是。”

    “會不會是你懷恨在心他綁架你xiaoshi99,你才痛下殺手”

    林辛言彎著腰心口悶的厲害,一股惡心感往上沖,直想吐,她閉著眼睛,模樣極難受,“不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