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8章,他會很為難吧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8章,他會很為難吧

    “你不要故弄玄虛,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你,在調查清楚前,是不可能放你離開的。”審問的警務人員看她難受,以為她這是想要逃避審問或者是借口身體不適,試圖能被保釋。

    她現在情況是根本無法被保釋的。

    林辛言難受的不想說話。

    負責記錄的警官拍了一下身邊的人,“還是停止審問,送去醫務室吧。”

    “你們不可以進去,里面正在審問。”

    這時門口傳來騷動。

    沈培川對這里熟,硬是拿著槍闖進來。

    “沈培川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嗎”負責審問的警官看著沈培川。

    沈培川的目光冷冷的撇他一眼,并未做過多的理會,他敢闖進來,自然是想到了后果。只要他沒真的傷人,大不了被撤職,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的目光落在林辛言身上,“嫂子,你沒事吧”

    林辛言搖頭,可是虛弱無力的樣子出賣了她。

    沈培川快步走過來,扶起她,“你不舒服”

    林辛言點頭,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關系,胃里難受,現在下腹也伴隨著疼痛。

    “我送你去醫院。”沈培川扶著她,陳隊長趕來,堵住他們的去路。

    “林小姐現在是犯罪嫌疑人,不可以帶走。”

    “讓開”沈培川拿槍指著他,暴戾無比,“立刻讓開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陳隊長沒被嚇住,反而往前走了一步,將額頭抵在沈培川的槍口,他料定沈培川不會開槍。

    apnb “沈隊長現在林小姐的罪名還未定,尚在檢查階段,今天要是跟你走了,恐怕對她會更加的不利,沈隊長可以不顧自己的前途,難道也可以不顧林小姐的死活嗎”

    林辛言抓住沈培川的手臂,按下他的槍,她不能讓沈培川把自己搭進來。

    “我沒事,我雖然被調查,但是也不至于對我的死活不顧,你先走。”

    “可是”

    “可是什么,我讓你走你就走,把你自己搭進來,有什么好處”林辛言打斷他。

    事情很明朗,這件事就是沖著她來的。

    沈培川這么鬧沒用。

    把她帶出去也沒用。

    只要這件案子沒有證據她沒有殺人,她就無法擺脫這件事情帶來的后果。

    “可是你現在的身體。”沈培川擔憂。

    林辛言搖頭,她的額頭早已經布滿了細細的汗珠,嘴唇干白,身體如果不是沈培川架著,她可能站都站不住。

    “把人給我,我送她去醫院。”陳隊長只負責案子,林辛言的重要性,他知道,他不會讓她有危險。

    沈培川看這陳隊長。

    “現在案子還沒審判,林小姐的罪還沒有定,她身體不舒服,于情于理,我們都不會不管不顧,倒是沈隊長,這么和我僵持,只會耽擱給林小姐治病的時間。”

    沈培川知道,陳隊長說的有道理。

    現在她根本帶不走林辛言,就算帶走了,案子還沒結,依舊可以抓她。

    這時,林辛言的雙腿一軟,整個身體倒了下去。

    沈培川眼疾手快接住了她,攔腰將她抱起。

    他看著陳隊長,“我帶她去醫院,你跟我,我不會帶她走。”

    陳隊長點頭,“我去開車。”

    門口蘇湛焦急的等待著,等著沈培川把dianxian人帶出來,沈培川是局子里的人,就算闖進去,也是犯錯誤,不是犯法,但是他不同,闖進去就是犯法。

    他和沈培川商量好的,他在外面等,沈培川進去劫人。

    這進去都有一會兒了還沒出來,他著急。

    就在蘇湛等不及,要闖進去的時候,沈培川抱著林辛言走出來。

    林辛言被抱出來,出了什么事情

    蘇湛跑過來,“怎么回事,嫂子怎么了”

    “來不及解釋,先去醫院。”沈培川急急的道。

    “我去開車。”

    蘇湛趕緊去拉開車門。

    陳隊長讓人開了警車過來,他看向沈培川,“還是坐我的車。”

    蘇湛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上來抓著陳隊長的衣領。

    “好了。”沈培川制止他,“現在送嫂子去醫院重要。”

    蘇湛不甘愿還是放開了他。

    他抱著林辛言上車,陳隊長坐在副駕駛位,很快車子駛出去。

    “他呢”林辛言的聲音十分虛浮。

    沈培川摟著她,不知道要用什么姿勢,她才能舒服一點,“去文家了,這事,怕是和文傾脫不了關系。”

    沈培川知道宗景灝和文傾的關系,這次

    林辛言何嘗不知道,她的睫毛微顫,蒙上一層薄薄的水跡。

    嘶啞這聲兒,“他會很為難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