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0章,不要有夫妻生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0章,不要有夫妻生活

    “有點事情耽擱了。”林辛言解釋了一下。

    “電話聯系。”于豆豆朝著林辛言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姿勢,“需要用車,也可以給我打電話。”

    或許是有了共同的敵人,關系莫名的就近了些。

    林辛言點了點頭。

    “好,那你忙,我也得跑車了。”于豆豆擺了擺手,就將車子開走。

    不出車他是沒有收入的。

    “林姐,他是誰啊”秦雅八卦的問了一句。

    好奇她坐個出租車也能交朋友

    林辛言并不想對此事多談,只是淡淡地一笑,“看你這么急,是誰找我”

    秦雅一拍腦門,“你看我把正事給忘了。”她拉著林辛言,“我把人安排在辦公室了,這里亂糟糟的也就辦公室好點。”

    辦公室是林辛言的,她提前收拾過了。

    不然這里沒有地方能呆人。

    林辛言倒是好奇是誰找她。

    “誰啊,男的女的。”除了何瑞澤國內她是沒有朋友的。

    “自稱是宗夫人的一位夫人,長得挺漂亮,也很有氣質。”秦雅偷偷的看了一眼林辛言的表情。

    她前夫是宗景灝。

    這位宗夫人是不是她上一任婆婆

    林辛言皺眉,宗夫人

    她和宗景灝的婚姻,沒有婚禮,沒有儀式,她更沒有見過宗景灝的家人。

    宗夫人

    可是據她所知,宗夫人很早就沒有了,難道,林辛言似乎猜到了。

    于媽以前說過,宗景灝的父親在他母親去世沒多久,就又娶了。

    也就她能稱為宗夫人了。

    可是她找自己干什么

    林辛言滿腔的疑惑。

    “人在里面,有事你叫我。”秦雅把林辛言帶到辦公室的門口,并沒有要進去的意思。

    林辛言點了點頭,等到秦雅離開,她才伸手推開門。

    辦公室里整理過,也就是放了辦公桌,洽談區擺放了沙發,茶幾,地上掃過,整個辦公室很空擋,也沒茶水。

    一位穿著優雅的女士站在落地窗前,林辛言沒看見她的臉,只見她身材保養的不錯,長發挽著發髻。

    她應該是聽到了動靜,轉過身就看見林辛言站在門口,試著問,“你是林辛言嗎”

    在她轉過身的那可一刻,林辛言看清了她的長相,雖然經過了歲月的洗禮,但是依舊可以看出她出眾的樣貌。

    她雙手交握放于腹部上方,手腕上戴著歐米茄的腕表,右手臂挎著黑色挎包,格子的連衣裙,黑色的高跟鞋。

    沒有多余的珠寶首飾裝束,很簡單,卻渾身散發著知性的美。

    “我是。”林辛言走進來,“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我對您并不熟。”

    毓秀淺淺的一笑,“你進宗家的門,我們本該就要見面的,只是”因為宗景灝和他們的關系不好,并不愿意把林辛言帶回去。

    他們領過證之后,宗啟封是給宗景灝打過電話的,讓他帶著林辛言回去,但是被宗景灝拒絕了。

    后來離婚,也是宗景灝個人的決定,都離過了他們才知道。

    林辛言理解一笑,“我知道。”

    畢竟和宗景灝是交易婚姻,他不把自己介紹給他家里的人很正常。

    “您坐。”林辛言伸手朝著毓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毓秀輕點了一下頭,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林辛言坐在她的對面,沒在開口,只是在等她開口。

    她主動來找自己,應該是她有事。

    毓秀打量著林辛言,看著很年輕,很漂亮,“嫁給景灝的時候,聽說你才18”

    林辛言點頭,“是的。”

    安靜了兩秒。

    “你知道景灝本來要訂婚了嗎”毓秀問。

    說話時,她的目光卻是盯著林辛言的臉。

    看她的表情變化。

    林辛言誠實的回答,“知道。”

    “后來,又退了,你也知道吧”

    “知道。”林辛言微微垂著眼眸,在心里思考,她來找自己的原因是什么。

    聽她這口氣,應該是和宗景灝有關系。

    “那你也知道他是因為什么推掉訂婚了”

    這個林辛言不知道。

    她抬起頭,看著毓秀,“我不知道。”

    她指著辦公室,“你看到了,我剛剛從國外回來,國內的事情,我并不清楚,我和他已經離婚了,所以就更加不清楚了。”

    雖然沒辦證,但是林辛言在潛意識里,認為他們是已經離了的。

    她記得當時宗景灝說,我們離婚吧。

    在他說完那句話之后,他們的婚姻就結束了。

    毓秀驚ntcic訝,“你不知道”她明顯是不相信林辛言不知道的,“他可是為了你退婚的,你不知道”

    這次輪到林辛言驚訝了。

    因為她退婚

    這不是扯淡嗎

    “我想,這可能有什么誤會,您知道的,我們離婚那么多年了,怎么可能會因為我呢。”

    毓秀搖頭,誤會肯定沒有,馮叔查到的信息,就是宗景灝在a國見到她之后退了何瑞琳的訂婚。

    或許就是因為他們結過婚,有感情,才會在見到她之后,宗景灝覺得自己是愛她的,舊情復燃,才退了和何瑞琳的訂婚。

    “宗家,何家,你應該也有耳聞,在b市都是大家族,他們兩個若是結婚,就是強強聯手,對何家,或者宗家都是有好處的。”毓秀的聲音很jckjeix溫柔,她看著林辛言,“他沒出國遇到你之前,他是愿意娶何家小姐的,他們兩個淵源很深,我們兩家都很看重這樁婚事的。”

    “所以您來是要我離開宗景灝嗎”林辛言有些哭笑不得,“我想您真的是誤會了,我們根本就沒在一起。”

    是根本就沒好過。

    來找她真的是找錯了人。

    毓秀微微蹙起眉心,“你們沒在一起”

    林辛言點了點頭,很肯定的說道,“沒有。”

    “為了退婚,他自傷,我是沒看見,我聽老宗說的,他拿水果刀往自己胸口里插目的就是取消訂婚。”

    “什么”林辛言驀然站了起來。

    他胸口上的傷是這么來的

    自己傷的,他有神經病嗎

    毓秀悄然的看著林辛言的反應,看她的樣子好像是真的不知道。

    “他為什么這么做”林辛言不理解。

    “他和何小姐的訂婚,是上過新聞的,也意味這兩家會有生意上的來往,他先毀約,他就要承擔一定的責任,而且何小姐小時候誤打誤撞救過他,又跟著他很久,他要退婚,不但對何小姐有很大的影響,對她還有愧疚吧。”所以才會在何瑞琳說,要他的命時,他真的對自己下手。

    目的就是不欠她的吧。

    說著毓秀嘆了口氣,“好像何小姐對景灝的感情很深,聽說要退婚情緒很崩潰。”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