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3章,殺雞給猴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3章,殺雞給猴看

    “媽咪放心,我會很聽話,在家等你回來,但是,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記得告訴我,別讓我擔心你。”

    聽到兒子這么懂事的言語,林辛言的鼻子酸的厲害,不知道是不是身體虛弱,連帶著心智也沒那么堅定了。

    她太害怕,害怕兒子知道自己的情況,害怕,這件事沒辦法解決。

    她的一只手攥著拳頭,極力的忍耐著,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小曦,媽咪還有事情,先掛電話了。”

    “好”

    那邊林曦晨的話不知道還有沒有說完,林辛言就已經把電話掛斷。

    于媽端吃的過來,“該餓了吧”

    林辛言一點胃口也沒有,反而心口壓著一塊石頭,沉甸甸的墜的心口疼。

    她看著于媽,“我不餓”

    “不吃飯怎么行況且你現在的身體這么差。”林辛言的話還沒說完,于媽就把她的話打斷,她端著碗,坐在床邊認真的看著林辛言,“少爺走時交代,一定要我照顧好你,這是少爺讓人送來的吃食,對你的身體好,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你不為你自己想,不得為你肚子里的孩子著想嗎”

    于媽不知道林辛言現在身處的境況,知道她臥床是因為懷孕了,而且有先兆性流產的征兆。

    在她看來就得好好養著。

    什么都沒有吃東西重要,她本身很瘦,再不吃東西,肚子里的孩子吸收什么

    “就怕你胃口不好,所以少爺讓人送來的吃食都很清淡,你嘗嘗。”于媽把碗往前遞了遞,“我聽說,這家店的燕窩都是馬來西亞那邊直供的,國內的燕窩刷膠漂泊太嚴重,根本沒有品質可言,為了你和肚子里的孩子吃一點”

    聽到于媽說燕窩,她的腦海里想到兩個字唾液她曾看到關于燕窩的形成,是金絲雀的唾液。

    “唔”

    她捂住口鼻,胃里翻滾的厲害,她掀開被子就要下床,于媽嚇了一跳,放下碗按住她,“你等我一下,我去拿盆,你不能下床。”

    于媽慌慌忙忙的跑到洗手間,拿出一個塑料盆。

    林辛言吐了一口酸水,她的肚子里沒有東西,但是又惡心的厲害,吐過之后才好受一些。

    于媽給她拍背,心疼的不得了,“你這樣,怎么行。”

    林辛言直起身子,“給一杯水。”

    “好。”于媽放下盆,但是又怕她看到又惡心,于媽又把盆拿走,洗了手,才給她倒了一杯清水。

    “我漱口。”林辛言看著忙的團團轉的于媽說道。

    于媽到洗手間把盆沖洗干凈,又拿出來。

    林辛言漱了漱口,嘴里的口氣清新不少,惡心的感覺也減了下去。

    于媽站在床邊擔憂的道,“你吃不下去東西怎么辦”

    然而這時,病房的門推開,醫生走進來,身邊跟著護士和助理,現在是查房的時間,醫生走到床頭詢問林辛言的情況,“有沒有出現腹痛的現象”

    “沒有。”林辛言道。

    醫生翻看這病歷,“你知道你的身體情況吧”

    林辛言點頭,生林曦晨和林蕊曦的時候,醫生說她的身體無法再生養。

    這次,她也很意外。

    “你的身體體質比dahuauiu較弱,加上你上胎傷了子宮,你現在的子宮內壁比較薄,很容易流產,你如果想要保住這一胎,前三個月必須臥床,讓胎位坐穩。再根據情況再計劃后面的治療。”

    醫生將情況說給她聽。

    林辛言說,“我知道,我想留。”

    來的雖然不是時候,但是,她想要。

    “那好,這一個星期你在醫院接受觀察,如果沒有腹痛和見紅的狀況發生,你就可以回家靜養,只要定時來醫院復檢就可以。”

    “我看你的身體太瘦弱,要多吃點東西,養好身體,這有助于你坐胎。”

    “她吐的厲害,還不想吃東西。”于媽連忙插話,“沒有止吐的藥,讓她吃點東西”

    孕吐很多孕婦都會有,有些嚴重的,會吃一些維生素片來止吐,林辛言這樣的狀況他不建議吃藥,“少量多食,吃點清淡的,這一塊等我會讓助理給你送來一份食譜,照著上面的做,可以減輕嘔吐現象。”

    于媽指著桌子上的燕窩,“這么清淡的,她都吃不下去。”

    醫生看了一眼,對林辛言說道,“這個你可以吃一點,味道是很清淡的,容易吸收,而且燕窩有唾液酸,對胎兒的神經發育很有幫助”

    “唔”

    林辛言一聽到唾液用來吃,就惡心。

    她控制不住自己。

    于媽趕緊去端盆,這次林辛言只是干嘔,沒有吐出來。

    醫生看著林辛言的這種情況,“我給你開點營養針吧。”

    這樣干吐,明顯是胃里空了。

    “好好。”于媽道,這樣不吃東西肯定不行的。

    “要多休息。”醫生囑咐。

    林辛言說好。

    醫生走后沒多久,就有護士來給林辛言打吊針,醫生就給她開了一天的針,主要還是靠食補。

    萬越集團。

    李戰和宗啟封到公司,連門也沒敲就直接闖進了宗景灝的辦公室。

    結果里面并沒有人,他在公關部蘇湛帶人正在起草起訴的haocha100文件。

    新聞一夜之間就散播開來,明顯是有些人故意為之。

    很明顯這是文傾再給他施壓。

    “有水軍。”在到處發帖子,留言,而且言語極具攻擊性,都是在指林辛言殺人,說她持槍,擾亂社會治安,開槍殺人,更是不可饒恕,等等

    光收拾這些媒體也沒有用,這些個鍵盤俠也是倒是事情發展快的罪魁禍首。

    宗景灝也想到了,這樣的事情,只能快刀斬亂麻,殺雞給猴看震懾住那些聽風就是雨的網絡人

    “找幾個比較出眾,查到他們的id,對他們進行起訴。”

    “查找id可能要找專業人。”這涉及個人隱私需要技術人員。

    這時,緊閉的房門忽然被人推開,李戰站在門口,“找人的事情,交給我。”

    他不只是長了一副好看的皮囊,他在ac也不是白呆的。

    他走進來,拉開一把椅子,拿過旁邊人的筆記本電腦,開始了他的發揮。

    首先他鎖定了三個比較活躍的賬號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