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7章,簡直是仇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7章,簡直是仇人

    在文傾的心里,宗啟封背叛了文嫻,但是宗景灝不能

    他不能允許文嫻的兒子和程毓秀走的近

    李靜嘆息,她知道文傾的心思,只是擔心這件事情鬧的太厲害,傷了感情。

    “你要不要問問老陳,是不是他透露的。”李靜問。

    這個事情總要弄清楚,免得宗景灝誤會文傾,到時候結下恩怨。

    文傾摁著眉心,“你去給老陳打個電話,我們見一面。”

    文傾打算問一問,畢竟這件事情對林辛言傷害很大,好在宗景灝當初和林辛言結婚是隱婚,沒有多少知道,不會對他造成影響,不然這件事情真的是沒打收拾了。

    李靜走到門口打開房門,李戰站在門口正想敲門,兩人不約而同的迎上,“媽。”

    “你不是說這幾天不回來嗎”李靜問。

    李戰笑著說,“我又改變主意了,對了,陳伯伯來了。”

    李靜撇過李戰的肩膀,看到他身后的陳清和陳詩涵,她本來要出來打電話的dtiebizhi,現在也不用打了,她拉著兒子走出來,看著陳清,“文傾在書房,你進去吧,他有事情和你說。”

    陳清點頭,心下明了,文傾可能要和他說什么,他把消息放出去的時候,就想好的對策。

    “詩涵,你該成熟穩重。”他目光嚴肅,叮囑女兒,怕她在李戰面前亂說話。

    陳詩涵讀明白了父親的用心,她點頭,“女兒知道。”

    陳清這才放心的走進書房,關上書房的門,文傾站起來,給陳清拉了一把椅子,兩天坐在窗前。

    “想必你也看到網上的新聞了吧”陳清先開的口。

    文傾不加掩飾的點頭。

    “我來找你,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陳清再次說道,他一副坦然的樣子看著文傾,“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

    文傾一愣,他以為是何家人做的,怎么會是他

    “哎,我知道何家報仇心切,就不該給你出利用何瑞澤的事情,我聽說這個何瑞澤很喜歡林辛言,何家對林辛言心有怨恨,才會大肆宣揚出這件事,這件事情我知道,當時何文懷說,我沒放在心上,我以為他只是隨口說說,不成想他真敢做”陳清十分愧疚的說。

    很快他話鋒一轉,“你我同時入伍,如今這把年紀也是忘年之交,我不瞞你,我心里的想法,事已至此,我們只有順水推舟。”

    陳清這么坦白,文傾也說不出什么了,只是心里恨上了何家。

    文傾看著陳清,“你的意思”

    陳清點頭,“現在是給景灝施壓的時候。”

    文傾有些猶豫,若是林辛言沒有懷孕,他會毫不遲疑,這個時候林辛言又懷孕了,宗景灝怕是難妥協。

    “怎么,為難了”陳清瞧出文傾的猶豫,勸說道,“你還有退路嗎我還有退路嗎我可是把我心愛的唯一的女兒,交了出來。”

    文傾明白,事到如今沒有退路可以走。

    他更不能辜負陳清。

    “我等會去見他一面。”文傾攥拳道。

    “小寂那孩子知道這件事情嗎”陳清想到李戰忽然來家里,覺得這事情可能有蹊蹺,他長大了以后很少去家里了,在這種時候,他忽然來家里,讓他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不對勁。

    所以才問文傾。

    文傾搖頭,“我沒告訴他,他和景灝感情很好,他不歸家,在外面混的逍遙自在,景灝沒少幫他的忙,他對景灝,比對我都親。”

    所以他不敢讓李戰知道。

    文傾了然,心里慶幸他及時回來,幸虧陳詩涵沒有和李戰一起出去,這一出去,不知道是否還能回來。

    陳清問,“你不說,景灝會不會說”

    畢竟李戰知道了這件事,對宗景灝沒有壞處,利用還了還能讓李戰站在他那一邊。

    文傾十分肯定的回答,“景灝不會說。”

    他料定宗景灝不會讓李戰為難,告訴李戰他做的事情。

    陳清點頭,不會說就好,現在這件事還是不要太多人知道好,而且他也不想多個阻礙,他站了起來,“我今天就先回去。”

    文傾說,“我送你。”

    兩人一起走出了書房,客廳里李靜剛切了水果放在茶幾上,看到他們出來說道,“留下來吃午飯吧。”

    “不了,家里都該準備好了。”陳清看向女兒,“詩涵,我們該走了。”

    陳詩涵站了起來,跟著陳清離開。

    李戰沒忍住好奇,十分冷淡,且帶著質問的口氣,“你們在密謀什么”

    剛剛陳清去書房,他在客廳里套陳詩涵的話,這次陳詩涵不像在陳家時那么簡單了,他問什么,陳詩涵都不說,明顯是有事情隱瞞。

    文傾很是不悅,“你是什么態度”

    “我態度很好,是你,在和陳伯伯一起鬼鬼祟祟的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李戰心里有猜測,只是不愿意去承認,林辛言的事情鬧得這么嚴重,一般人沒這能力,就算想做,也要想想宗家和文家。

    可是,現在

    宗景灝讓他去引陳詩涵出來,陳清又和文傾一起秘密交談,看似錯從復雜,其實很簡單,就是陳清和文傾做了這件事情,宗景灝讓他去引陳詩涵,就是用來威脅他們。

    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文傾和陳清為什么這么做。

    文傾眉頭深皺,對于兒子的說話用詞很是反感,鬼鬼祟祟

    “混賬我和你陳伯伯是在談論公事,怎么,還要向你報告你老大不小了,連尊敬二字都不知道我國乃是禮儀大國,看看你,知道什么是禮儀嗎哼,明星在古代就是戲子,還沾沾自喜,不知廉恥”

    李戰聽得額頭青筋突突直跳,拳頭攥的咯咯響。

    李靜在一旁聽得心驚肉跳,她連忙拉住兒子,“小寂啊,你別生氣,你爸就這脾氣。”

    李戰冷笑,他指著文傾,“他什么時候看得上我過我做的事情,那一件順他的意了戲子嗎我還就要做了,我還要做國內最紅的戲子我看他能拿我怎么樣”

    “小寂,你怎么能這么和你爸說話。”李靜拉著他,“他是你爸,你不要這么犟,一見面就吵,一見面就吵,還像父子的樣嗎”

    李靜的眼里含著淚花,心里很是傷心,這哪是父子啊,簡直就是仇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