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8章,你是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8章,你是誰

    “要是可以選擇,我不會選擇他做我爸”李戰說完甩開李靜的手,跑出家門。

    李靜坐在沙發上哭,她對文傾也有怨言,“兒子這么大了,你說話也太難聽了,是我我也生氣,自打他出生你就忙,在家的日子沒有在部隊的日子多,小時候,他跟沒爹的孩子一樣,長大了,你一句話,就讓他去當兵,他不愿意去,你就動手,他能聽你的話嗎你坐到了一個爹的樣子了嗎你總說他叛逆,你也不想想他為什么這么叛逆你。”

    李靜越說越委屈,自己也委屈,她一個婦人操持這個家,丈夫是鋼鐵直男,一輩子不會溫柔,這也就算了,她就一個兒子,兩個人一見面就吵,一見面就吵,這哪里還像個家的樣子。

    李靜哭的傷心,眼淚直掉。

    文傾發牢騷,“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還哭,讓人看見了成什么樣子”

    忽地,李靜站了起來,“我就哭,我馬上還到小區里面去哭,讓人都看見,把你的臉丟盡”

    “不可理喻”文傾氣的轉身要走。

    李靜喊住他,“文傾,我告訴你,你以后再和兒子吵架,我就和你離婚”

    文傾心里愣怔,和李靜結婚這幾十年,她一直勤勤懇懇,從未忤逆過他,更沒有說出離婚這樣的話。

    “你瘋了嗎”

    “是的我瘋了,被你逼瘋的,我跟你幾十年,我對你要求過什么嗎我只是想讓家像個家樣,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是支持你的,從未說個不字,但是你對我寬容過嗎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李靜一把鼻涕一把淚,訴說著自己這些年受的委屈,“我懷孕,你在我身邊幾天自己跑醫院做檢查,夜里腿抽筋,月份大的時候睡不著覺,我翻來覆去,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爸爸,從未在身邊關心過。”

    文傾愣愣的站著,李靜一次在他面前這么失態,說這么多話。

    再硬的心腸也是血肉組成的,文傾的心里有波動。

    他承認,他年輕時一直在忙事業,對家里,不夠用心。

    你讓他認錯,又不可能。

    他就是這樣的性子,可能意識到自己有錯,你讓他低頭哈腰的哄你,和你說對不起,他又做不到。

    文傾走過來,拿紙給李靜擦眼淚,“好了。”

    李靜扭過身子不說話。

    文傾嘆息,“到了這把年紀,還要我哄你不成”

    李靜的眼淚掉的更加兇了。

    這人就是這樣的直,他對感情李靜從不懷疑,估摸著豬會上樹,他都不會出軌,就是不懂溫柔。

    生活大半輩子了,李靜對他的脾氣了解的很,不由得嘆息一聲,想讓他該是難了,說離婚是嚇他的,還能真離婚

    但是心里的委屈也是真的。

    沒有哪個女人不渴望被疼愛。

    她也一樣,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

    她推開文傾,轉身進了屋。

    文傾站在客廳里,是進也不對,退也不對。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辦了。

    長這么大,第一次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坐在了沙發上。

    也沒去找宗景灝。

    李戰出了文家,沒有去找宗景灝,而是去找了蘇湛。

    這個時候蘇湛起草好了起訴書,正準備去去法院,正好被蘇湛攔了一個正著。

    “蘇湛,我能和你說幾句話嗎”

    “沒時間。”蘇湛拒絕的果斷,他現在很忙,沒時間和他扯淡。

    李戰不管不顧,拉著蘇湛往沒有人的地方走,蘇湛瞪他,“我現在很忙,別鬧。”

    李戰繼續往前走,抽空說道,“我沒鬧。”

    蘇湛看他確實很急的樣子,便跟著他走。

    走到綠化旁,一處安靜的地方李戰才停下腳步,他認真的看著蘇湛,“你和說,是什么人要陷害嫂子”

    蘇湛皺眉,反問了一句,“你不知道嗎”

    在他的意識里,文傾做的事情,作為兒子的李戰不應該不知道啊。

    李戰瞇眸,“是我爸”

    他是不確定帶著猶豫的口吻,他當然不希望這件事和文傾有關系。

    然而蘇湛的回答給了他當頭一棒,“你知道還問我”

    李戰好幾秒沒回過神來,怎么會這樣

    文傾為什么要這么做

    “喂,你沒事吧”蘇湛拍了一下李戰的肩膀,“我得走了,身上有正事呢。”蘇湛轉身走,似乎有想到什么轉身看著李戰,“你有時間的話,就回去勸說勸說你爸,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來商量,非要傷了感情。”

    李戰冷哼,“他唯我獨尊,誰的話能聽進去”

    蘇湛看他一眼知道這事李戰也沒辦法,他的手掌重重的落在李戰的肩膀上,“保重。”

    一邊是父親,一邊是宗景灝,想必現在他比誰都難受。

    說完蘇湛快步離開。

    “蘇湛,你知道在什么地方能見到我嫂子嗎”現在他很想見一見林辛言,不知道現在她怎么樣了。

    蘇湛剛想說,又趕緊收了聲,“我不知道。”

    現在林辛言的身體狀況,不適合被打擾,宗景灝知道,肯定也不希望他去打擾林辛言休息。

    蘇湛的樣子明顯就是知道,李戰攔住他的去路,“你不告訴我,我不讓你走。”

    蘇湛看著他,“你怎么還跟小孩子似的”

    李戰不理,總之蘇湛不說,他就攔著他的去路。

    蘇湛拿他沒有辦法,“我告訴你,你不準告訴你哥,是我告訴你的。”

    李戰說,“知道。”

    最終蘇湛告訴李戰林辛言所在的醫院,李戰才放他走。

    和蘇湛分開李戰直奔林辛言所在的醫院。

    他停好車子,走進去,林辛言住的那一層都被封鎖了。

    外面的人根本不可以進去。

    apnbs有警務人員,還有宗景灝安排的人,每個出入口,都被人守著。

    “我是林小姐的朋友,請你幫我通告一聲,她一定會見我的。”白胤寧坐在輪椅上,林辛言的新聞鬧的這么厲害,他當然也知道了,只是查到林辛言現在所在的地方,用了些時間。

    遠遠的李戰看到有人被攔在進口處,他走近看著白胤寧,完全是不認識的面孔,“你是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