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1章,早上他什么時候走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1章,早上他什么時候走的

    高原愣了一下,買玫瑰送給誰

    眾人皆知,玫瑰代表愛情,很快他似乎又想到什么,有些為白胤寧不值得的道,“林小姐,已婚,您何必這么執著”

    白胤寧仰頭,臉色不虞,“我的私事,什么時候輪到你評頭論足了”

    高原低頭,“對不起。”

    白胤寧也沒想追究,只是他不喜歡別人干涉他的事情,“我親自去買,你推我過去。”

    “是。”高原低頭。

    穿過馬路,高原推著白胤寧走進鮮花店,獨特的花香撲面而來,花點很多鮮花,各種香味交織在一起,形成了另一種獨有的味道。

    花點老板走過來,迎接客人,“請問您需要點什么”

    白胤寧并未做理會,而是滾動輪椅朝著擺放玫瑰花的位置走去,一株株玫瑰花顯現一片紅色,似火,如霞,美麗極了。

    花店老板很快意識到他想要買什么花,立刻走過來,“請問,您需要多少支”

    白胤寧淡淡的道,“幫我包五朵。”

    花店老板愣了一下,而后笑著說,“好的,請您稍等。”

    說著花點老板挑選了五朵嬌艷開得正歡的玫瑰,用白色珍珠梅填空隙,白色的點綴把紅色的玫瑰襯托的更加艷麗,店老板選擇淺色彩紙,將玫瑰花包起來,花點老板技術很好,花包的精美又漂亮。

    “給您。”花點老板將花雙手奉上。

    白胤寧接過來放于雙腿上,他低眸輕輕的撫摸花瓣,淡淡的吩咐道,“高原,付錢。”

    “一共380塊。”花點老板道。

    高原給他400說不用找了,然后推著白胤寧離開花點。

    “還去醫院嗎”高原問。

    這花總不會買了回家自己看吧

    白胤寧輕嗯了一聲。

    高原心里嘆息,白胤寧除了不能行走之外,在他眼里白胤寧別的都是完美的。

    這樣一個男人,怎么會就對一個已婚女人上心了呢

    只要他愿意,什么樣的女人沒有,何必執著有夫之婦

    高原想不明白,也不理解。

    但是又不敢說,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想。

    為白胤寧不值得。

    再次回到醫院,守在門口的人,很奇怪的看著他,不都走了嗎怎么又回來

    “我把花交給她就走。”白胤寧道。

    守在門口的人有些為難。

    上面吩咐不能隨便讓人出入,剛剛他已經進去過一次了。

    這時,于媽出來丟垃圾,看到被堵在門口的白胤寧她走了過來,似乎也是奇怪白胤寧怎么去而又復返。

    于是走過來問,“你還有什么事情嗎”

    白胤寧將花遞給于媽,“幫我送給她。”

    于媽挺高興的接過來,這么漂亮的花,看著讓人心情都好,若是插在病房里,肯定能添加不少生機,林辛言不能下床,看著這么漂亮的話,興許心情也會好,于媽笑著說hyshop,“我替少奶奶謝謝你,她現在的身體不好,就不請你進去了,醫生讓她要多休息。”

    白胤寧說明白,“麻煩你照顧她。”

    讓高原給于媽遞了一張名片,“有什么需要,也可以聯系我幫忙。”

    于媽猶豫了一下,好像人家遞過來自己,自己不接不太禮貌,而且他看起來和林辛言很熟的樣子,于媽接過來,“那我先回了,她一個人在病房不行。”

    白胤寧點頭。

    于媽拿著花回到病房,林辛言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似乎看到于媽拿著什么東西進來,她睜開眼睛,看清了于媽手里拿著的是一束玫瑰,出神了片刻問,“哪里來的花”

    難道是宗景灝買的

    “剛剛那位坐著輪椅的先生送來的。”于媽找了個玻璃瓶,準備把花插進去。

    林辛言側身身子,睫毛動了動,也是了,宗景灝也不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

    她苦笑,笑自己今天不正常。

    莫名的總是會想他。

    白色的病房內,插上一束紅色的花多,增添了不少色彩,讓冰冷的病房也有了生活的氣息。

    于媽笑瞇瞇的想要和林辛言說話,這一回頭發現她閉上了眼睛,不知道她是不是睡著了,于媽不敢打擾她。

    晚上,家里的傭人送來飯菜,于媽打電話回去是程毓秀接的,程毓秀以為是宗啟封,結果是于媽,于媽一直照顧宗景灝的,而且深得宗景灝信任,她打電話說需要家里送飯,別的沒有多說。

    關于林辛言懷孕的事情,要不要程毓秀知道,得宗景灝決定。

    于媽知道宗景灝對程毓秀的態度。

    所以沒有多嘴。

    程毓秀問為什么要送飯,還是按照要求的做的,于媽搪塞說,林辛言身體不舒服,喜歡清淡的。

    程毓秀便沒再問了,畢竟現在林辛言的狀況沒有胃口也正常。

    只是有些擔憂,但是想著宗啟封去找宗景灝去解決這件事,就放下了心沒有繼續追問。

    都是按照于媽所說的做的飯菜,營養搭配均衡,又據有色香味,林辛言吃了一些,不多,但,算是進食了,于媽很開心,“只要能吃點東西就行。”

    之后胃口會慢慢的好起來的吧。

    林辛言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晚上七點了,宗景灝一直沒回來。

    于媽收拾碗筷,她靠在床頭,目光不經意的落在窗前擺放的那束玫瑰上,開的正好,她半瞇著眼睛,看的出神。

    于媽收拾好碗筷進來,看到林辛言出神,問,“很漂亮吧。”

    林辛言抬眸看看于媽笑笑,沒說話。

    “于媽,你知道這是什么花嗎”林辛言忽然問。

    于媽搖頭,只知道這花很漂亮,至于叫什么還真不知道。

    林辛言淡淡的道,“它叫玫瑰。”

    于媽也不懂,只覺得這名字挺好聽的。

    “那位輪椅先生還挺有品位的。”于媽道。

    林辛言一時間對于媽的評價,竟有些哭笑不得。

    玫瑰花代表愛情,白胤寧肯定知道,明知道她都懷孕了,還送玫瑰

    她微微的嘆息一聲

    “怎么了,這花送的不對嗎”于媽不解,林辛言為什么嘆息。

    林辛言說,“沒什么。”她故意岔開話題,問,“早上他什么時候走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