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2章,你生的我都喜歡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2章,你生的我都喜歡

    于媽想了一下,“大概六點吧。”

    當時她也沒看時間,宗景灝給她打電話讓她過來時,是五點,她收拾好來到醫院,大概用了半個小時,宗景灝有交代她一些事情,在林辛言的床頭坐了一會兒,才走的。

    林辛言望著窗外,她現在這樣的狀況也不能出去,宗景灝也一天不曾露過面,想必這件事情很難處理。

    其實她內心也有些害怕,畢竟這是一個幾乎無解的局。

    “想什么呢怎么你不高興的樣子”于媽擔憂的問,而后又說道,“你現在的身體,可不能傷神。”

    林辛言也知道自己的狀況,就算再擔心也幫不上忙,唯一的能做的就是不給宗景灝添麻煩。

    她閉上眼睛,“于媽,你關上燈,我睡一會兒。”

    燈光太亮,她靜不下來。

    于媽說好,關了屋里的燈,很快房間里的光線暗了下來。

    于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你睡,不舒服就叫我,我在這里看著你。”

    “于媽,我沒事,你去休息一下。”

    這一層都被包下來了,旁邊的房間可以休息。

    于媽不放心她一個人,“不行,你睡你的不用管我,我困了就在沙發上瞇一會兒。”

    于媽出于關心,林辛言知道她是為自己好,就沒再吭聲,她閉上眼睛睡覺。

    本來不困,白天又睡過一小會兒,她沒什么困意,可能是躺著時間久了,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宗景灝回來已經接近12點,房間里黑乎乎的,他打開門旁的燈,于媽睡的淺,聽到動靜就醒了。

    她站起來,“回來了”

    宗景灝淡淡的嗯了一聲,他直徑走到床邊,林辛言睡的沉沒醒。

    他解開衣領的扣子,目光是看著林辛言的,話是問于媽的,“她今天沒有不服輸吧”

    “吐的厲害,沒怎么吃東西,醫生給打了營養針,還給立了食譜,晚上好些,多少吃了一點,也沒吐。”于媽道。

    宗景灝點頭,他伸手去撫摸她的臉頰,鵝蛋似的小臉,白皙細膩,興許是被宗景灝摸的癢,林辛言動了動緊接著睫毛微顫,她緩緩的睜開眼睛,朦朧間她看到了床邊站著的男人,她挪動身體想要坐起來,宗景灝摟著她起來,給她身后掂枕頭,柔聲問,“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林辛言搖頭,“我有點渴。”

    宗景灝輕輕的將她放靠在床頭,“我去給你倒。”

    他走到桌前,目光不經意的落在窗臺上放著的鮮花,他看了一眼,將水遞給林辛言,“花誰送的”

    他就是隨口問問,今天就李戰來過,除了他,沒有別人。

    只是怎么會送玫瑰

    林辛言喝水的動作一頓,還未來得及說話于媽就先開了口,“是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先生,特意送來的,挺有心。”

    于媽又不知道白胤寧和林辛言的關系,所以說話也沒顧忌。

    林辛言拿著杯子,望著宗景灝。

    宗景灝低垂著眼眸,聽不出喜怒的聲音,“他今天來了”

    林辛言實話實說,就算她想要隱瞞也瞞不住,“嗯。”

    宗景灝這人一直對白胤寧都很介意,林辛言知道他肯定會不高興,想要解釋,但是又發現自己說不出什么來,畢竟她和白胤寧之間并沒有發生什么不可說的關系。

    林辛言攥著杯子。

    “還喝嗎”宗景灝看著她手里的杯子問。

    林辛言點頭,說,“好了。”

    他拿過杯子放到桌子上,于媽站在一旁不敢吭聲了,怎么發現氣氛不對勁,她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

    “于媽,你去休息吧。”

    于媽看向林辛言,林辛言對她點點頭,她這才轉身離開房間。

    房間的門關上,屋子里很瞬間安靜了下來。

    林辛言看著他,“你生氣了”

    宗景灝答非所問,“你喜歡這花嗎”

    她是出于什么心思,把花插起來的呢

    他抽出一朵玫瑰,仔細端詳,明明模樣溫柔,但是林辛言卻看得心里發毛。

    她又沒做什么對不起他的事情,他憑什么生氣

    林辛言故意說道,“沒有女人不喜歡花,我也喜歡,我看著漂亮,就讓于媽插起來了。”

    宗景灝,“”

    他挑眉看著林辛言,這是生氣了

    “你喜歡”

    “是”

    啪的一聲響,宗景灝把窗臺上的花丟進了垃圾桶。

    林辛言,“”

    這人

    “你”

    “你喜歡,我送你。”宗景灝走過來抱住她,溫聲道,“你陪我睡一會兒。”

    離的近,林辛言這才看到他眼下的倦怠,她往里去了一點,空出位置給他睡,他側著身子抱著她,寬厚的大掌撫著她的背,一下一下

    林辛言dfjsh望著他,“他來的是不是不是時候。”

    她這個時候懷孕,肯定會給他增添壓力。

    這件事本來就很棘手。

    宗景灝倏的睜開眼睛,目光緊盯她,“你說什么”

    林辛言啞著嗓子說,“不該這個時候懷孕”

    “胡說什么”林辛言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他低頭親吻她的嘴,懲罰似的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林辛言疼的吸涼氣,他在她的唇上沒離開,嗚嗚噥噥的道,“還敢胡說八道嗎”

    明明嘴唇被咬的生疼,可是心里卻是暖的,她摟著他的頭,宗景灝的臉埋在她的懷里。

    “我自己都很意外,我以為,我真的不能再生育了,知道的時候,我很開心,你開心嗎”說話的時候她的聲音有些發顫。

    對她來說,這是個意外。

    一個她沒有預料到的意外。

    但,又是那么美麗的意外。

    宗景灝沒回答她,而是拿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他的手指摁著她的手,“到現在,它都沒平靜過。”

    他的胸膛堅硬而炙熱,強而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的撞著她的手心。

    林辛言笑了,好似現在所有的困境都不存在,現在只有她和他。

    一個不被任何人能夠打擾的世界。

    “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林辛言緩慢的開腔問。

    宗景灝不假思索的道,“你生的,我都喜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