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3章,要我幫你脫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3章,要我幫你脫嗎

    林辛言沉思了片刻,“如果男孩和女孩之間,你必須要選一個呢”

    宗景灝抬頭,注視著她,“如果必須要選,我更想你給我再生個女兒。”

    兒子有林曦晨一個就夠了。

    女兒更貼心,他喜歡林蕊曦粘著他的感覺。

    相比女兒,兒子和父母就沒那么貼心了。

    林辛言放松身體,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躺在他的懷里,“我喜歡兒子,這一胎我也希望是兒子。”

    女孩子心思細膩,不管是感情還是生活上,更容易受傷一些,而男人還一樣。

    宗景灝知道她有這樣的想法,和自己的經歷有關,他抱著林辛言,親吻她的額頭,“我們的女兒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林辛言相信他。

    這個話題似乎有些遠了,林辛言問,“為什么把事情告訴李戰”

    “嗯”宗景灝微微蹙眉,什么意思

    他告訴李戰什么了

    “文傾做的事情。”林辛言道。

    “他知道了”

    “不是你說的”林辛言警覺不對勁,如果是宗景灝告訴李戰的,他不會不承認。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不多,沈培川,蘇湛,甚至白胤寧都有可能。

    “不用太在意。”宗景灝拍著她的背,“睡覺吧。”

    關于李戰知道內幕的事情,沒有必要去在意,他是不愿意李戰知道的,可是這件事情不小,就算他現在能瞞住,之后也未必能瞞的住。

    他不愿意林辛言為這樣的事情傷神。

    “你只要養好身體,把我女兒平安的生下來,別的事情都不用管,我會處理。”

    林辛言低眸,這人,怎么肯定就是女兒了

    她有些好笑的道,“萬一是兒子呢”

    “不會。”宗景灝肯定的道,而后又道,“要是兒子,你就再給我生。”

    他想,林辛言能生這一胎,肯定還能生下一胎。

    林辛言,“”

    “乖,別想了睡覺。”宗景灝把她的腦袋扣進懷里,摟著她。

    林辛言仰頭,先映入眼簾的是他堅毅的下巴,白皙的皮膚冒著青色的胡茬,這兩天,他應該沒有休息好。

    她安靜的躺在他的懷里。

    沒多久,宗景灝發出均勻的呼吸聲,林辛言知道他累了,仰頭親了一下他的下巴,然后窩在他的懷里睡覺。

    可能是孕婦嗜睡,躺在他的懷里沒多久就睡著了。

    寂靜的黑夜,格外風平浪靜,好似白天的波濤洶涌都不存在。

    5點鐘,宗景灝被震動的手機鈴聲吵醒,他怕會吵到林辛言,動作輕微的從床上下來,拿著手機到陽臺接電話。

    “什么事情”

    那邊傳來關勁的聲音,“莊子衿的檢查結果出來了。”

    還沒到時間,這么快就出結果了

    想到上次關勁說的話,他的下顎下意識的緊繃,“說。”

    那邊關勁猶豫了一下,他手里還拿著檢查結果,他看向醫生,又問了一遍,“確定嗎”

    醫生十分肯定的道,“確定。”

    已經到了晚期。

    檢查不會有誤。

    過內這家是最有權威的醫院了。

    關勁只能實話實說,“醫生確定,晚期。”

    這個消息很不好,林辛言這樣的身體狀況,若是再知道莊子衿

    他無法繼續往下想。

    他摁著眉心,“這個消息不要走漏。”

    關勁說,“明白。”

    知道這件事情的就醫生,只要醫院這邊不封鎖消息,林辛言就不可能會知道。

    莊子衿這樣的身體情況,他知道了,不能裝作不知道,更何況她是林辛言的母親,他緩了片刻,給沈培川去電話,讓她把莊子衿接出來治療,不管是晚期,還是早期,都盡力治療吧。

    莊子衿生病,是可以申請到治療的時間,沈培川說知道,“我會辦好。”

    這個17tczk時間又出了莊子衿的事情,沈培川的心情也感到十分沉重。

    這邊陳詩涵像是知道有人要抓她一樣,根本不露頭,他沒有任何機會,他把蹲守陳詩涵的事情,交代給手下,然后去辦莊子衿的事情。

    病房內,林辛言動了動身體,發現身邊沒有了人,睫毛微顫,不一會兒,她緩緩的睜開眼睛,身邊果然沒有人了,她躺了一下,想要起來上洗手間,坐起來時發現站在陽臺的宗景灝。

    他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衫,皺皺巴巴,修長的雙腿站的筆直,即使身上的衣服已經沒那么得體,可是依舊遮不住他挺拔的身姿。

    宗景灝掛斷電話,站了一會兒才進來,看到林辛言已經醒了,而且還看著他niugish的時候,心里愣怔了一秒,很快他反應過來,邁步走來,輕聲問,“醒了”

    林辛言點了點頭,“你在和誰講電話”

    林辛言醒來時,宗景灝已經掛了電話,她并沒有聽到宗景灝和誰說話。

    “公司的事情。”宗景灝隨口道。

    他撫順她因為睡覺而凌亂的頭發,“餓不餓”

    林辛言搖頭,她心里想,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公司的事情少數,應該是她的事情。

    她知道宗景灝沒有說實話,只是不知道這件事不是和她自己有關,而是和莊子衿有關。

    “你把于媽叫來。”林辛言道。

    她想去洗手間,但是,在宗景灝面前,她又覺得有些難為情。

    宗景灝以為她不舒服,“我去叫醫生。”

    “不要。”林辛言脫口而出,“我沒事兒。”

    “嗯”宗景灝擰眉,若是沒事干嘛要叫于媽。

    什么事情不能和他說

    不餓,難道是渴了

    “我給你倒水。”宗景灝自作主張,林辛言聽到水的字眼,想去洗手間的欲望更加的強烈了。

    “我不渴。”林辛言憋得臉色有些紅,宗景灝站在桌邊看她,她有些難為情的欲言又止。

    宗景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走過來,將她抱起來,“想去洗手間吧”

    林辛言抿唇不語。

    宗景灝輕笑,“自然現象,我又不嫌棄你,更何況,你的身體,我哪里沒見過”

    林辛言不知道是羞的,還是窘迫的,總之紅的一個徹底,連脖子都泛著粉紅色。

    “你放我下來。”林辛言咬著嘴唇。

    “我抱你進去。”宗景灝不顧她的排斥,硬是把人放坐到馬桶上,“要我幫你脫嗎”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