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4章,你看到什么了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4章,你看到什么了嗎

    林辛言忍無可忍

    “你出去”

    宗景灝歪頭看她,“惱了”

    林辛言瞪著他。

    他笑,“你幫我脫,我也想上。”

    林辛言,“”

    怎么能不要臉到這個程度呢

    林辛言故意捂著肚子,“你故意氣我是不是”

    宗景灝立刻收起不羈,嚴肅的問,“不舒服”

    apnbchnoviesp 林辛言聲音放的輕,虛弱不舒服的樣子,“嗯,我不舒服,都是你氣的,你再鬧,我真的生氣了。”

    宗景灝知道她臉皮薄,沒有繼續調戲她,走出洗手間關上門,他不放心的囑咐,“我在門口等你,好了叫我。”

    林辛言點頭。

    宗景灝把門關上,臉上的輕松不在,在林辛言面前他的情緒隱藏的一絲不漏,只是不想她多想。

    他掏出手機,給沈培川發信息,讓他把莊子衿安排在這一個醫院,他方便探望和照顧,林辛言現在不能下床,也不會撞見。

    他有把握林辛言不會知道。

    而且這是國內最好的醫院,送去別的醫院他也不放心。

    很快信息得到回復,沈培川發來一個好字。

    林辛言洗好手,挪動到門口打開房門,正好看見宗景灝在看手機。

    “看什么呢”林辛言往他的手機上看。

    宗景灝收起手機,淡定的道,“看看新聞。”

    林辛言不疑有他,“是嗎”

    宗景灝把手機遞給她,笑道,“要不,你檢查一下,里面有沒有美女”

    林辛言瞪他,“你愛找不找。”

    宗景灝知道她不會看,故意往她跟前遞,“真不看里面可能真有美女,醫生說,我們三個月不能過夫妻生活,我怕我會忍不住。”

    林辛言,“”

    “你找女人,我就去找男人”

    “你敢”

    林辛言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宗景灝冷聲截斷。

    宗景灝將她抱起,故作兇狠的模樣,“你敢找男人,我打斷你的腿。”

    林辛言小聲咕噥,“是你先要找女人的。”

    她聲音小宗景灝沒聽清,將她放到床上的時候,問,“你說什么”

    林辛言立刻改口,“我說,我不敢。”

    宗景灝笑,親親她的臉頰,“這才乖,懷著孕呢,上哪去找男人,再說,上哪去找我這么好的男人”

    林辛言心里翻白眼,這人多霸道,只準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宗景灝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到六點了,“餓了沒有”

    林辛言躺在床上,動了動,找個舒服的姿勢,“你在這里吃飯嗎”

    宗景灝想了一下,“嗯。”

    “嗯,餓了。”林辛言道,她怕晚了宗景灝要走,擔心他不吃飯就出去,早上這一會兒的時間,不是接電話就是看信息,可見他有多忙。

    宗景灝轉身開門正準備去叫于媽,結果開門,于媽拿著飯盒正要敲門。

    早上她三點起來的,回去做好飯送來。

    “我來給你們送飯,還給你帶了換洗衣物。”

    于媽笑瞇瞇的,一手提著飯盒,一手提著裝衣服的紙袋。

    宗景灝昨天身上穿衣服還是前天的,都沒換過,以前他什么時候穿過這么皺巴巴的衣服。

    “浴室有熱水,你洗洗澡吧。”林辛言道,她也看出來宗景灝這兩天沒有休息好,甚至沒有好好梳洗自己。

    宗景灝側身讓于媽進來,他接過于媽手里的衣服袋子,轉身要進浴室的時候,忽地,停住腳步,他轉頭看著林辛言,“你先吃飯,不要等我。”

    林辛言說餓了,他怕林辛言餓到。

    “我知道。”林辛言擺手。

    于媽把飯菜放到桌子上,問林辛言,“現在吃嗎”

    林辛言搖搖頭,“等他一起吧。”

    于媽笑,覺得他們現在越來越有夫妻的樣子,都在為對方著想,她借口說,“我去看看醫生什么時候來查房。”

    說完便走出了房間,把空間都留給宗景灝和林辛言。

    林辛言望著關上的門,輕輕的笑了一下,醫生來查房都是有時間的,哪里還需要她去看,明顯是借口出去,知道她是故意的,把時間都留給她和宗景灝。

    病房很大,洗手間里有淋浴,窗口有沙發,墻邊有衣柜和桌子,生活是很方便的,就是有濃重的消毒水味。

    好在,她并不反感這個氣味。

    宗景灝洗好澡身上圍著一塊白色的浴巾走出來,他赤裸著上半身,一邊擦頭發,一邊走過來。

    林辛言看他,“怎么不穿衣服”

    就這么走出來,這里是醫院又不是家里。

    宗景灝聽到于媽出去,才沒在里面穿好,而且這里不是家里,浴室有干濕分離,這里的浴室太小,在里面不方便。

    宗景灝走過去反鎖了病房的門,看她一眼,“你看到什么了嗎”

    林辛言知道他又要說葷話,瞪了他一眼,“不要臉。”

    宗景灝笑的輕,摻著一絲沙啞,“我要臉,你在怎么能懷孕”

    林辛言,“”

    “你又不是沒見過。”宗景灝當著她的面把浴巾扯了,毫不避諱的在林辛言面前穿衣服。

    林辛言捂著臉,知道自己說不過他,也不吭聲。

    過了幾分鐘,宗景灝扣著西服扣子,說了一聲,“別捂了,穿好了。”

    林辛言放開手,他沒騙她。

    宗景灝將于媽送來的飯菜端出來,擺在床上的餐桌。

    蝦仁粥和素菜蒸餃,煎蛋和西藍花,還有一些小配菜。

    很是清淡,沒有加什么作料,都是食材本身的味道。

    很合林辛言的胃口,特別是粥,很好喝。

    一碗粥她很快就喝完了,宗景灝把自己的遞給她,“多吃點。”

    于媽沒有單獨給宗景灝做,就是把給林辛言的食譜多做了一份,昨晚他那么晚回來,于媽想早上他肯定會和林辛言一起吃早飯,所以把林辛言的吃食準備了兩份。

    林辛言抬頭看他,“很好喝,你不喝嗎”

    “我不喜歡。”他塞了一口西藍花在嘴里。

    林辛言笑,將宗景灝遞過來粥,喝了一半,她就能吃這么多,再好吃,也吃不下兩碗。

    剩下的她又推到宗景灝的跟前,“我吃不完了。”

    宗景灝瞅瞅碗里被吃過的粥,眉稍微挑。

    apaddyey“你嫌棄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