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6章,沒有辦法只能答應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6章,沒有辦法只能答應

    她越是在他面前堅強,他就越心疼。

    他抱的太緊,林辛言覺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伸手推他,“你想悶死我”

    宗景灝的手臂放松了些,但是沒有徹底放開,他堅硬的長臂一卷,兩根手指繞過脖頸,捏著她的臉蛋兒,五官擠得皺巴巴,他左右端詳,眼底涌動著說不清道不清的情愫,“長的丑,還喜歡裝。”

    總是一副自己沒事的樣子,天不怕地不怕,所有的事情自己都能承擔。

    林辛言,“”

    林辛言佯裝生氣,“長的丑你還喜歡我”

    宗景灝將她抱上床,“我眼瞎。”

    林辛言,“”

    看著他,林辛言本想問那件事情發展的如何了,有米有解決的方法,可是話到嘴邊還是沒有問出來。

    嗡嗡

    這時宗景灝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顯示的是沈培川的號碼。

    他并沒有接,而是直接掛斷電話。

    林辛言躺下,“你去忙吧,我困了想睡一會兒。”

    ap 其實她并沒有困意,只是不想宗景灝因為顧忌她,而不能安心的去處理事情。

    宗景灝看穿她的心思,但是并未戳穿,低頭親親她的額頭,“什么都不要想,一切有我,好好休息。”

    林辛言嗯了一聲。

    宗景灝出了病房的門,看見于媽站在護士臺在和護士聊天呢,宗景灝走過去。

    于媽看到他出來,問了一句,“吃好早飯了”

    宗景灝嗯了一聲,說道,“你沒事就多陪陪她。”

    于媽說知道,現在林辛言不能下床,身邊自然不能缺人。

    “你放心。”于媽道。

    對于媽宗景灝還是很信任的,他走出門口時回頭看了一眼守在門口的兩個男人。

    男人立刻站直,“宗總。”

    宗景灝沉著聲,“沒有我的允許,除了于媽之外,不可以放任何人進出這里,明白嗎”

    兩人異口同聲道,“知道。”

    “昨天,誰放那個做輪椅的人進去的”明明他吩咐過,不可以放任何人進去,白胤寧是怎么進去的

    兩人面面相覷,其中一個回答道,“他來,我們并沒有放他進去,他在門口死磨硬泡,我們也沒松口,后來李戰來了,還給你xdy打了電話,你同意之后,他就跟著李戰進去,我們不讓進,李戰就說都是認識的,所以”

    宗景灝眉目深沉,原來白胤寧是利用李戰進去的。

    “再有下一次,你們卷鋪蓋走人。”宗景灝嚴聲。

    他故意提起白胤寧,不過是要這些人長記性。

    兩個男人額頭直冒汗,“誰來都不讓進”

    宗景灝瞧了他們一樣,“是的。”

    兩人挺直,信誓旦旦的道,“是,我們絕對不會在出現昨天那樣的錯誤。”

    宗景灝滿意的點了點頭,他轉身走進電梯,同時掏出手機給沈培川打電話,問他在什么地方。

    沈培川說,“在二號樓的住院部。”

    這家醫院一共有三棟住院樓,林辛言在三號樓,三號樓是新建的,設施比前面兩棟住院部更加的完善,沈培川沒有把莊子衿安排在三號樓,是怕和林辛言不小心撞上。

    雖然這邊不如三號樓設施好,不過給莊子衿看病的醫生卻是頂級的。

    宗景灝說了一聲知道,便掛了電話,對于沈培川的安排比較滿意,畢竟在一棟樓里,碰見林辛言的機會大些。雖然林辛言現在是不能下地的,也有人守著,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安排遠一點好。

    他走到沈培川說的病房,里面只有沈培川一個人。

    “人呢”他走進病房。

    病房是獨立的,環境設施都還不錯,莊子衿能夠住的舒服。

    沈培川說,“帶去檢查了。”

    宗景灝微微頷首,沈培川往外看了一眼,確定沒有人之后說道,“陳清恐怕在提防我們,陳詩涵連小區的門都不出。”

    沈培川凝重的問,“我們怎么辦”

    這件事明顯是一個死局,只有陳詩涵身上有突破口。

    宗景灝轉身望向窗外,“沒有辦法,只能答應。”

    沈培川慌亂了,“答應那嫂子怎么辦,她現在懷著孕,莊子衿又她萬一知道,能承受的住嗎”

    他緩慢的轉過身,看著慌亂沈培川,不急不緩的道,“如果結婚沒有新娘,這婚,還能結成嗎”

    沈培川望著宗景灝深邃的眼眸,好像明白了什么,試著問,“你的意思是,在結婚那天把陳詩涵”

    在陳清提防他們的時候,也只有結婚的時候,能接觸到陳詩涵,到時候沒有新娘,看文傾還能怎么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