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8章,證明她沒殺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8章,證明她沒殺人

    apn

    uichengtechsp 關勁小心翼翼的道,“他們來,肯定是威脅逼迫您的。”

    沒有抓到陳詩涵,見他們,還有退路嗎

    宗景灝并沒有解釋0876114,而是淡淡的道,“去忙吧。”

    關勁停下腳步,繼而轉身去辦公區,這事明顯他幫不上忙,還是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宗景灝推開會客室的大門,在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從窗戶折射進來的光,照了過來,他一身黑色的西裝立在門口。

    文傾和陳清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在說話,聽見門響同時看了過來,宗景灝迎著光,他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依稀能肯定這道挺拔的身影屬于宗景灝。

    兩人默契的收聲。

    宗景灝邁步走進來。

    文傾先開的腔,“想清楚了嗎”

    今天他會出現在這里,是陳清去找的他,說是這件事情已經做了,就要盡快解決。

    的確是他先提出讓陳詩涵嫁給宗景灝的。

    陳清答應了,若是他出爾反爾對不起朋友。

    而且就像陳清所說的那樣,事到如今他沒有退路。

    陳清接到電話,知道宗景灝把那些散播林辛言殺人的視屏的媒體都給告了,他不敢再插手,怕文傾發現端倪,所以只能讓文傾快點來和宗景灝談攏。

    說是談,其實就是讓文傾緊逼。

    宗景灝坐在沙發上,雙腿優雅的交疊著,目光寡淡的落在文傾身上,沒有一絲感情。

    對上宗景灝的目光,文傾愣了一下,這樣寡淡疏離的目光,讓他很難受,將說了無數遍的話,又說了一遍,“我是為你好,她和程毓秀狼狽為奸想干什么你才是她的丈夫,她如果為你著想,就不會讓你為難,你說是不是”

    宗景灝就這么沉默的聽他說。

    文傾以為他被說動了,再接再厲道,“我這些年對你好壞你知道,你身上有一半的血是文家的,我會害你嗎陳詩涵比小寂還小一點,也年輕,長得也好,家庭不用我多介紹,你是知道的,和你是門當戶對”

    “林辛言。”忽然宗景灝打斷文傾,他彎身過來,雙手隨意的搭在雙膝上,他目光幽深的盯著文傾,“我妻子林辛言,她懷孕了,你知道嗎”

    文傾頓時語塞,他知道。

    那天陳隊長給他打電話了。

    當時他也很意外,沒想到林辛言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懷孕,他本來動搖心思了,畢竟孩子對父母來說很重要。

    雖說他和李戰總是劍拔弩張,但是他心里是愛他的。

    是陳清提醒了他,林辛言懷孕太過巧合,怎么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懷孕了呢

    會不會是她想要逃脫法律的制裁的借口,或者,是她和程毓秀一起計劃的陰謀,只為絆住宗景灝

    林辛言和程毓秀走的這么近,陳清又在一旁煽風點火,他信了八九分,覺得林辛言這個時候懷孕,就是陰謀。

    文傾梗著脖子,“我知道,但是你不覺得這太巧合了嗎我想讓你娶陳詩涵的時候,她卻好巧不巧的在這個時候懷孕了”

    陳清沒有立場說話,坐在一旁什么話也不說,只是默默觀察他們。

    宗景灝望著文傾很久,緩緩的他靠回沙發,極度放松的姿勢,肆意而張揚,他看了一眼陳清,笑了聲,“承蒙看的上。”

    陳清可不想和他為敵,笑著說,“這可不由我,是你舅舅提的。”

    pi 當初的確是文傾先提起的。

    宗景灝笑而不語,他若是沒有別的心思,會愿意把女兒搭進來淌這灘渾水嗎

    文傾怕宗景灝記恨陳清,解釋道,“這事,是我先提起的,他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答應的。”

    宗景灝仰頭靠著沙發,舌尖卷過門牙,“你們如此有心,我不接受,反倒是我不知好歹了,這送上門的都不要,怕是被人說傻子了。”

    陳清的臉色不大好看。

    文傾也微微變了臉色,明顯宗景灝這話不好聽,在暗諷陳詩涵是送上門的,不要白不要。

    文傾沉聲,“詩涵是陳家的人,從小我看著長大的,涵養和格局都不是一般女人比的上的”

    宗景灝并不想聽這些,臉色沉了沉,“我答應娶陳詩涵,但是”

    他的臉色愈發的深沉,緊盯文傾,聲音厲而冷,“我要這件事情,干凈的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文傾沒想到宗景灝會答應,他還在心里想,要怎么說服他呢,這下好了,他笑著說,“這個自然,只要你和詩涵完婚,警方就會宣布,這件事和林辛言毫無關系,并且附上證據,證明她沒殺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