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7章,懷胎十月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7章,懷胎十月

    能不糟蹋他嗎

    陳詩涵撫著他的胸口,撥弄著他領口的一粒扣子,“你這么喜歡我,難道不想得到我”

    李戰,“”

    他,他現在可以走嗎

    陳詩涵笑著勾起他的下巴,“別告訴我,你為了我好,不能在婚前碰我。”

    “還,還真是,如果我們真的發生了關系,你的名聲就毀了,為了你好,我們還是等以后”

    陳詩涵猛的推開他,冷笑著,“李戰,你真當我是個蠢貨見一個愛一個”

    其實她在李戰那一番表白后,心里是有些悸動的,冷靜下來想想,李戰偏偏在她快要嫁給宗景灝的時候來給她表白,這是巧合還是他想要阻止她嫁給宗景灝的計謀

    如果不是這個節骨眼上,她肯定會考慮李戰,就男人而言他的確長得帥氣,又是大明星,做他的女朋友,定會有很多他的小迷妹嫉妒自己,完全可以滿足她被羨慕的那種優越感。

    剛剛她故意提出那樣的要求,就是要看看李戰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然而,果然不出她所料。

    這個男人,這個時候來和她表白,是有目的的。

    “李戰,如果你愛我,不會等到現在才來表白,不敢你可不是這性格,你的戲也演完了,是繼續呢,還是”她指了指門。

    李戰的臉直抽抽,這個女人知道他一直在演戲

    剛剛不過是在試探他

    他瞇了瞇眸子,“陳詩涵,我怎么發現,你變得那么讓人討厭了呢干嘛非得喜歡有婦之夫”

    陳詩涵在床尾坐下來,斜眼看了他一眼,“不演了宗景灝不是有病嗎不是心理變態嗎虐待女人,還有什么怪癖繼續說。”

    李戰沖過來要掐她的脖子,陳詩涵仰了仰脖子,迎上他的手,李戰是真的快要被這個女人氣瘋了,對上這張臉太過熟悉的臉,他沒能下去手。

    他的心里還是有怒氣,抬在半空中的手緊緊的攥在了一起。

    陳詩涵淡定的看著他,在李戰沖過來的那一瞬間,她是有些害怕的,想到小時候她被人欺負,李戰沖到前面保護她的樣子,那種害怕就消失了。

    她才敢毫不懼怕的揚起脖子給他掐。

    “文曉寂,你的明星真不是白當的,演技真的太好了,好幾次我都當真了,嫁給宗景灝的事情,你不要費心思了,我一定會嫁給他。”

    李戰盯著她的臉,“你喜歡他什么”

    陳詩涵的思緒飄忽了幾秒,喜歡他什么

    她也不知道,就是覺得能做他的女人,會很幸福,那種成熟的男性魅力,李戰身上沒有。

    “喜歡他的身份和地位喜歡他長的好看喜歡他對所有的人都冷漠,只對自己的妻子溫柔我也不知道,那種好感我無法形容。我知道,這樣去拆散別人不對,可是,李戰主導這一切的是你爸,如果你想要指責,也應該去指責他,而不是在我身上下功夫。”

    李戰就這么沉默著盯著她,很久之后說了一句,“我還是喜歡小時候的你。”

    說完李戰轉身離開了房間,陳詩涵坐著沒有動,喃喃的道,“人都會變的,哪有人從小到大一成不變的”

    現在最流行的一句話,不是喜歡就去爭取嗎

    她去爭取自己喜歡的有錯嗎

    李戰從陳家離開后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宗景灝的公司,龍胖胖坐在大門前的臺階上,等李戰呢。

    他聯系不到李戰人,家里也沒有,該找的都找了就是沒找到人,只能來這里瞎貓碰死耗子。

    因為他知道李戰和宗景灝的關系,所以才會選擇在這里瞎貓碰死耗子。

    然而他的屁股都快要坐扁了,終于見到了李戰,看到他比看到自己的爹媽都親,“你這兩人跑哪里去了也聯系不到你人,我都快急瘋了。”

    “有事”

    “昨個兒我接到完美化妝品想請你做代言,出場費”龍胖胖舉起手晃著五根手指頭,“你猜多少”

    李戰冷冷的看他一眼,“我什么都不接,最近也不要來找我,我很忙。”

    說完越過龍胖胖的肩膀往公司內走去,龍胖胖傻眼了,不接,錢啊,他追上李戰的腳步,“我還沒開價呢,人家就出到了一千五萬,我們興許還能加點兒”

    “我說我不接,你沒聽見嗎”李戰被他追的不耐煩。

    龍胖胖停下來站在原地,看著李戰的背影,“你以為這種賺錢的機會天天有嗎一個廣告一萬五百萬,天價了,人家為什么出這么多錢,不是看上你現在的夠火,粉絲夠多嗎娛樂圈,你混的是娛樂圈,有幾個人能一直火,不趁著這個熱度賺個滿盆滿缽,你還當啥明顯啊你到底為什么要當明星”

    所有的人都知道娛樂圈不好混,可是所有的人都在削尖了腦袋往里面鉆,不就是為了錢嗎

    他對錢不感興趣,到底干嘛要當這個明星

    李戰站在電梯里,看著近乎絕望的龍胖胖,“我當明星,只因為我爸不喜歡,和錢無關,你若是覺得跟著我委屈,你可以走。”

    “我不走,我等著你。”龍胖胖堅定地道,和李戰在一起多年了,他也沒虧待自己,現在自己走了,就太不夠哥們了。

    李戰朝他比劃了一個好哥們的手勢,這時電梯的門合上。

    龍胖胖失望的轉身離開。

    一千五百萬就這樣沒有了。

    他回頭看看偌大的一樓公司接待廳,大理石的地面擦的能倒出人影來,前臺一整面墻的金色背景,萬越集團四個大字蒼勁有力,猶如臥龍,氣勢磅礴。

    他感慨一聲,“有個有錢的哥,就是任性,一千五百萬是錢嗎”

    他走出去,心里還是想那一千五百萬,心痛啊。

    一個廣告費啊。

    幾分鐘的廣告而已。

    “他媽的,錢都是紙,擦腚紙。”

    李戰到樓上因為著急所以沒有敲門就推開了宗景灝辦公室的門,正在說話的蘇湛聽見響動扭頭就看見李戰站在門口。

    沈培川也在,坐在蘇湛旁邊。

    李戰走進來關上門,“你們都在啊。”

    這個時候也沒有人說話,只是讓他坐。

    蘇湛繼續說,“現在微博已經搜不到關于那個視頻的任何信息,算是解決了。”

    追究的媒體貼出了道歉聲明,并聲稱那個視頻是合成的,并不是真實事件。

    之前這件事情被頂起來的熱搜也撤了。

    宗景灝坐在單人沙發,背著落地窗,他慵懶的仰靠著,一直不曾說話,就連李戰進來也沒抬起眼皮。

    蘇湛說完安靜了下來。

    整個辦公室彌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氛。

    是沈培川打破的沉默,“醫生說沒事,急火攻心導致的,現在在醫院,陳清和李靜都在。”

    宗景灝的心還是軟了,讓沈培川去看了文傾的情況。

    李戰聽沈培川這話怎么好像是在說keihui文傾

    他扯了扯沈培川,“你說的是誰”

    “你爸住院了你不知道”李戰不在國內就算了,在國內李靜應該會告訴他的吧。

    apnbs李戰為了不被找到,他的手機號家里沒有人知道。

    “我去看看。”吵的再兇,鬧的再僵,血濃于水的親情總是在,聽到他住院了,還是想要去看看情況,李戰剛走了兩步,忽然停了下來,他低著頭,“這事,都是我爸的錯,越老越糊涂。”

    “這事就是你爸”

    “蘇湛。”

    蘇湛忍不住吐槽文傾的時候,被一道淳厚的低音打斷。

    他閉上了嘴巴。

    宗景灝掀起眼皮看了蘇湛一眼,旋即轉向李戰,“去吧。”

    這事和李戰沒有關系。

    李戰深吸一口氣,走出了辦公室。

    看到關上的門,沈培川用手肘戳了一下蘇湛,“文傾是文傾,李戰是李戰,你說給他聽,讓他怎么辦是去把文傾罵一頓,還是去打一頓,能解決問題嗎”

    “我不是生氣嗎真是,以前的事情怎么就揪著不放了,上輩子的事情,為什么要連這輩的人也要牽扯進去,我看李戰說的對,文傾就是niugish老糊涂了。”蘇湛憤憤的道。

    “散了吧。”宗景灝站了起來,并不想聽這件事情的任何話。

    他撈起丟在沙發上的西裝外套,邁步走出辦公室。

    蘇湛和沈培川坐著沒動。

    “只有這一個辦法嗎”蘇湛問。

    沈培川看了他一眼,“何瑞澤死了,這是事實,一條人命的案子,隨時都可能被掀出來,文傾一直不松,林辛言就一直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份,除非文傾自己松口明顯不大可能,再說,這個辦法也沒有什么不好,又不是真結婚,只要陳詩涵露頭,我就有把握抓住她,到時候”

    他們就不是被動的那一方了。

    蘇湛想了想也是,只能這樣了,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可行。

    出了公司的宗景灝開車去醫院,路過一家書店時,他停下了車子,想著林辛言天天呆在醫院里,肯定會無聊,她是服裝設計師,給她買一本關于這方面的書用來打發時間。

    書店有兩層,中間豎著一方寬有五米的書架,一直從一樓貫穿到二樓,書香氣息濃重。

    每種書籍都有分區,找關于服裝設計類的書籍時,路過育兒書籍區,不經意的看到一本書,懷胎十月,好奇之下他拿了出來,翻開看。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