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8章,我喜歡上你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8章,我喜歡上你了

    林辛言吞咽著,壓下去的想法,莫名被他勾了出來,渾身都難受,她的臉微微的熱。

    宗景灝似乎察xdh覺她有悸動,手指從睡裙下擺探了上去,他的手靈活被賦予某種能夠挑動人谷欠望的魔法,他游走過的地方,挑起她一陣陳的顫栗,她的雙唇不由自主的微微啟開縫隙,喘息著

    衣服被他掀開,林辛言一直在病房里,今天她洗了澡,里面沒有穿內依,現在月份還小,并沒有變顏色,粉粉的。

    他沙啞的問,“會變嗎”

    林辛言的扭頭看他,伸手撫摸他的臉,聲音微弱,“會變得很丑。”

    她懷林曦晨和林蕊曦時,到了后幾個月變化特別快,變成深灰色。

    “變成什么樣,我都不嫌棄。”

    宗景灝抓住她撫摸自己臉的手,捏著她的掌心摁子了枕頭上,他含住那顆粉色的櫻桃。

    女人這個部位尤其的敏感,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弓起迎合著他。

    殘留的理智告訴她,他們不可以繼續只會更加的難受。

    她啞著嗓子,“醫生說不可以”

    宗景灝從她胸口抬起頭,吻她的嘴唇,嘶啞的道,“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讓你舒服。”

    身體的需求沒有遞減,反而越來越強烈,她側過頭,“你離我遠一點。”

    兩個人這樣抱著,根本無法熄滅那股火,再這樣,說不定會控制不住做出

    宗景灝也是在極力忍耐著,將她的裙擺拉下去,翻身平躺在床邊,兩人都沒有說話,就這么靜靜的躺著。

    墻上的時鐘不停的走著,時間不停的逝去。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林辛言先打破的沉默,“解決了嗎”

    她故意說這個話題,將那種氣氛徹底澆滅。

    “你在心里有沒有怨過我如果我不和程毓秀走的近,就不會惹來這么大的麻煩。”聽程毓秀說以前的事情,林辛言知道文傾對文嫻的感情很深,只是她沒想到,文傾可以瘋狂到這個地步。

    “沒有怨過,開始不理解,不過我知道,你有你的想法。”宗景灝的聲音恢復了平靜,沒有了之前的沙啞。

    林辛言側身過來,將頭埋進他的臂彎里,“你知道嗎我喜歡上了你,我想”替你照顧,你不能照顧的人。

    宗景灝壓著內心的喜悅,“你是在向我表白嗎”

    林辛言說,“算是吧。”

    他側身,將她的腦袋從懷里捧出來,看著她的臉。

    林辛言扇動睫毛,“還沒解決是嗎”

    宗景灝吻她的額頭,將人攏在懷里,“快了,你安心的休養,外面的事情不要管,聽到什么也不要放在心上,那些可能都是權宜之計,你只要相信我一個人。”

    他說這話肯定后面會發生什么,至于什么她不知道。

    “我相信你。”

    宗景灝又覺得好笑,故作輕松緩解氣氛,并不想這樣的話題讓她憂心,“這么相信我,不怕我跟別的女人跑了”

    林辛言捏他腰上的肉,“你敢跑,打殘你的腿。”

    林辛言下手重,宗景灝疼的皺著眉,“殘了,你養我啊。”

    “嗯,我養你,我不能讓我的孩子沒有爸。”

    真有那一天,說不定她真會那么做,就算只能躺在床上,那也是她孩子們的爸爸。

    完整的家。

    宗景灝抱著她的手臂收攏,“不跑,這輩子就只要你,活著的時候躺在一張床上,死后一口棺材,我比你大那么多,肯定先死,到時候別忘了告訴孩子們,把我和你放在一起。”

    林辛言仰頭瞪他,“盡說些不吉利的話,你要是先死了,我就去找個帥帥的老頭”

    宗景灝不屑一顧,“你找不到比我帥的老頭。”

    “那丑點的也行。”林辛言退而求其次。

    “誰敢要你,我就把他也拉下地獄。”宗景灝狠狠的道。

    林辛言,“”

    似乎話題聊的太遠,關于那件事情兩人都沒有再提起,晚上于媽拎著食盒敲門,宗景灝從床上起來,開了門,于媽笑著走進來,“該餓了吧”

    林辛言確實感覺到餓,她靠在床頭,“今天吃什么。”

    她每天吃的好像都不帶重樣的,都有些期待每天的吃食了,她整天呆在病房里,跟與世隔絕了似的,出了吃飯就是睡覺。

    于媽笑瞇瞇的將食盒放在桌子上,信心滿滿的道,“可定合你胃口。”根據醫生的建議,按照食譜上的搭配做法,林辛言真的不怎么吐了,而且越來越有胃口。

    這次素菜有手撕包菜,蛋黃南瓜,清炒菠菜,黃魚湯,白玉豆腐,都是用很精致的小碟子裝著。

    于媽轉頭看向站在床頭的宗景灝,“我聽人說孕婦多看美好的東西,生出來的寶寶也漂亮,特意去買了這種小餐盤。”筷子勺子都是配套的,上面的花紋都是人工描繪上去的,釉也是用特殊工藝烤上去的。

    宗景灝雙手抄兜,身上的襯衫都是褶皺,他看了一眼林辛言,說道,“是得注意一點,不然隨了她,指不定丑成什么樣。”

    于媽知道宗景灝說笑呢,笑的開懷。

    林辛言瞪他,他才丑。

    于媽將菜都擺好,“洗手吃飯。”

    宗景灝走過來抱林辛言去洗手間洗手,然后將她放坐在椅子上,他坐在她的對面,給她盛湯,“先喝湯。”

    吃飯先喝湯開胃。

    林辛言用勺子舀了一口,她吃的東西基本都不放作料,都是食材本身的味道,很清淡,魚湯濃白,很鮮。

    于媽吃過了來的,將床上的床單拿掉,換了干凈的上去,床上的床單被罩每天都會換,天氣有些熱了,林辛言這樣的身體不能著涼,空調沒開,有時候她會出一點汗,于媽怕她會不舒服,所以她是天天換,就怕她會不舒服。

    她將床鋪整齊,將換下來的拿出去,再進來林辛言和宗景灝已經吃好飯了,她收拾碗筷裝進餐盒,“今晚我回去明天早上過來”

    宗景灝在呢,晚上這里估摸著用不到她。

    “嗯。”他嗯了一聲,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

    于媽拎著食盒,看到他去洗澡又把食盒放了下來,“我打掃好浴室再走,浴室不能有水,不然晚上去洗手間容易滑了。”

    這里的浴室沒有干濕分離,于媽十分的小心,即使浴室做了防滑還是怕有什么意外發生。

    宗景灝知道于媽在擔心什么,說道,“我弄。”

    于媽詫異的看著他,“你什么時候做過這樣的事情而且你肯定做不好。”

    宗景灝覺得于媽太看輕他了,不就是把地上擦干,這有什么難的。

    “于媽,你回去歇歇,就讓他擦。”林辛言還想看看宗景灝是怎么擦地的。

    她都有幾分期待了。

    于媽覺得這兩個人越來越像夫妻了,笑笑說好,“那我走了。”拎著食盒就走。

    宗景灝瞧了她一眼,似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我會的技術多呢,以后你慢慢發現。”

    林辛言笑而不語。

    宗景灝進了浴室洗澡,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候里面的水聲停了下來,他穿著浴袍,擦著濕漉漉的頭發走出來,林辛言躺在床上,托著臉頰看他。

    他走過來捏她的臉頰,“偷看我洗澡呢”

    林辛言沒接他的話茬,提醒道,“里面的水要擦干凈。”

    宗景灝覺得林辛言在看不起他,和于媽一樣覺得他做不好,他堂堂一集團總裁,談的都是幾億幾十億的項目,現在竟然看不起他

    他將擦頭發的毛巾隨手丟在桌子上,然后走進浴室,環視一圈,根本沒有拖地的拖把,下面掛幾條毛巾,他眉頭微皺,不管是公司還是家里傭人打掃的時候都是用拖把拖地的,這里怎么沒有,難道要用毛巾

    他拿了一塊丟在地上,擦了一下,水并沒有吸進毛巾里,擦幾下水還是那樣,都沒有少。

    林辛言實在是忍不住,笑著,“毛巾浸濕,擰干再擦就吸水了,不會就不會,還非要逞強。”

    宗景灝,“”

    他站起來,索性不擦了,將那幾塊毛巾kdd56鋪在地上,這樣就不滑了。

    林辛言,“”

    這男人還真任性。

    宗景灝上床抱著她,“睡覺,不要一天到晚的想著看我的笑話。”

    林辛言安心的窩在他的懷里,心想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擅長的領域,他不會做家務很正常,他擅長的應該是怎么把錢都裝進他的口袋。

    這一夜林辛言睡的很沉,醒來時宗景灝已經起來了,洗手間的門敞著,他站在鏡子前,扣西裝扣子。

    林辛言擋了一下眼,屋里有光,剛醒來不適應這樣的光亮。

    緩了一下她才能正常睜眼。

    宗景灝走過來,“醒了餓不餓于媽應該很快就來了。”

    “你現在走嗎”林辛言看他已經穿好衣服。

    “等于媽來,我再走。”這里不能沒有人。

    林辛言挪動身體想要起來,宗景灝抱她,這時門口有響動。

    “你們不能進。”

    有很多腳步聲,而且越來越近。

    咣當一聲,病房的門被大力的撞開。

    守在門口的人低著腦袋,“我們攔不住。”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