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9章,秉公執法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9章,秉公執法

    來人浩浩蕩蕩全部制服加身,像是做足了準備,門口那幾個人肯定攔不住,宗景灝的給林辛言蓋好被子,站直身體,眸中的光凌厲兇悍,“你們下去。”

    守在門口的人退了下去。

    來人公事公辦的口氣,亮出逮捕令,“我們秉公執法,林小姐涉嫌一樁殺人案,要和我們回警局調查。”

    apnbzcguanghaosp宗景灝邁步走過來,常年和各種人物打交道磨礪出的氣勢,猶如一張鋪天蓋地的網。

    拿著逮捕令的男人咽了一口口水,但是沒有動,宗景灝的身份沒有人不知道,他也一樣,但是他是秉公執法,古代就有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如今人人平等的社會。

    他安慰自己沒有什么好怕的,強裝著鎮定,“我們也是秉公執法,還請宗總給個方便。”

    來人不是陳隊長,是個臉生的。

    他低眸看了一眼那人手里逮捕了,眼眸微微瞇起,不急不緩地道,“秉公執法如果這個方便我不給呢”

    apn518shopgbsp那人梗著脖子,明明想要拿出自己是警察的氣勢,可是說出來的話,絲毫震懾力都沒有,甚至有些退卻,“妨礙公務也是犯罪。”

    “那好。”宗景灝伸出手,“拷我,我跟你們回去調查。”

    很明顯這波人不是文傾和陳清的人,他倒要看看還有誰。

    那人有些慌了,他奉命是只抓林辛言,這個男人他還真不敢抓,連碰都不敢碰,給他上手銬

    宗景灝單手挑開領口兩粒扣子,“為難的話,可以讓給你下這個命令的人來,我這人一直有一個不好的習慣,記仇,我沒有多大的權利,但是我有錢,你說,一條人命值多少錢”

    那人嚇得雙腿打軟,結結巴巴,“買,買兇殺人也是犯法”

    宗景灝云淡風輕的冷笑,像是從胸腔里發出的音節,陰森凌冽,“犯法是講證據的,你有嗎別一口一個犯法,聽多了膩,是抓我呢,還是叫你上司來”

    那人像是陷入了為難之中。

    林辛言雙手護著肚子,一點聲音也不出,宗景灝沒和她說過現在事情發展成什么樣了,局勢不明她不能插手,更不能給宗景灝添亂,唯一能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把一切都交給他。

    明明對方一群人,將病房門口都堵住了,愣是沒有一個人敢動。

    那人思考再三,“我去打個電話。”

    他走到樓梯間,四周探視確定沒有人之后掏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出去。

    此刻一家茶室隱私極好的包間內,茶桌上放著一套紫砂壺,何文懷很熟練的洗茶泡茶,倒掉兩道之后,才斟如上等的紫砂茶杯內,斟好之后他一手捏杯身一手捧底,將茶杯放到陳清跟前,“我何家如今這般光景也沒什么好怕的,我一共三個孩子,在宗景灝手里折了兩個,我在窩囊,也咽不下這口氣,如今陳老弟愿意找我聯手,我心中萬分感激,憑我一己之力,我毫無還手之地,只要是我能出上力的,陳老弟你盡管開口,就算傾盡所有我也在所不惜,這是我給的誠意,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陳清摁住他的手,何文懷這兩年老了許多,兩鬢的白發多了不少,想來任誰一連失去兩個孩子都不會好。

    “說這話就見外了。”陳清端那杯茶,“應該我敬你。”

    何文懷苦笑,“如今的我,可不是以前的我,哪里還能讓你敬我。”

    他一直維護的名聲早已經狼藉,何瑞琳何瑞澤身上的事情,多少人茶余飯后的消遣話題,何家是一天不如一天。

    曾經絡繹不絕登門拜訪的人不復存在,家門凋零,還有誰把他放在眼里

    別人都是怎么說他的

    自己的孩子都護不了,算什么父親

    陳清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不是你能力不夠,是宗家和文家勢力太大,不瞞你說,我也忌憚。”

    文傾病了,他動搖了逼宗景灝的心思,他知道這件事情如果要等文傾好,也就涼了,之前做的都白費。

    他不能讓這件事情半途而廢。

    所以主動找了何文懷。

    “我聽說你女兒當初被退婚也是因為林辛言”陳清故意把所有的事情都歸到林辛言身上,宗景灝是他女婿人選,至于林辛言就成了多余的。

    他現在不過是在利用何家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恐怕何文懷都不知道陳清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宗景灝。

    到現在還以為陳清真的是忌憚宗文兩家。

    雖然陳清現在職級不低,但是沒有文家根基深厚,文傾手里攥有實權,而且還有個宗家,他怕會陳家落得和何家一樣。

    所以主動找他聯手,他和宗景灝是殺子之仇。

    何文懷嘆息,“本想著和宗家聯姻,就抱上了文家和宗家這顆大樹,不曾想忽然多出這個女人,不但攪黃了兩家的聯姻,我兒子也被迷惑的神魂顛倒,最后”

    何文懷又是一聲嘆息。

    “好在現在我們有機會”陳清和他交流了一個眼神。

    何文懷說,“是啊,現在就等那邊的好消息了,只要她進去,我絕不會再讓她出來,我一定要她為我女兒和兒子的生命付出代價”

    陳清仰靠到椅子上,紅木的椅子雕刻著精致的花紋,他的手指輕輕的在扶手上敲打著,似乎在等待好消息的來臨。

    這時,何文懷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陳清看過來。

    何文懷也看了他一眼,將手機拿了起來,按下接聽鍵。

    很快那邊傳來聲音,“宗景灝擋著,我們抓不到人。”

    何文懷的臉色一變,“你可是公職人員,手里有逮捕令,他憑什么不讓你抓人”

    “他讓我拷他,還說讓我身后人去。”

    何文懷臉色發白,拿著手機的手都在顫抖,陳清聽到那邊的聲音,拍了一下何文懷,看著他說道,“這次如果抓不到人,下次根本沒有機會,我們不是趁宗景灝不備的情況下,連這次機會都沒有,他帶的有人,醫院就幾個看門的,他帶的人足夠能把人抓出來。”

    “你的意思來硬的”何文懷問。

    “還有別的路嗎把林辛言抓到手里就是把柄,就算之后宗景灝知道是你干的,他也不敢把你怎么樣”

    “是我們。”何文懷提醒道,“雖然我出了人,可是能拿到逮捕令可是你的手筆。”

    他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別想撇清。

    何家還很繁榮時培養過自己的人,只是b市有文家和陳家,他的人根本沒機會出頭。

    如果沒有陳清,他連個逮捕令都拿不到。

    陳清輕笑,“口誤,別放心上,你我是一條船上的。”

    何文懷看了他一眼下定決心,對著電話說道,“你帶那么多人是干什么用的今天必須把人給我抓出來”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