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0章,說,你是誰的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0章,說,你是誰的人

    電話掛斷何文懷將手機放到桌子上,神經緊繃的很,“只能等消息了。”

    陳清給他倒茶,“這次肯定會是好消息。”

    何文懷哪還有心思喝茶,這是他手里唯一的人,而且不成功的話,就如陳清所說的那樣,再想抓人就難了。

    “希望是好消息。”

    他看著陳清,“不可不能丟下我。”

    陳清肅著臉,不甚高興,“不信任我”

    “沒有。”何文懷給他倒茶,“這不是心里沒底,才”

    陳清意味深長的看他一眼,端起茶放在唇邊慢慢的品,只要林辛言被順利解決,這次的事情很快就會傳到宗景灝的耳朵里,這次的事情是何家做的。

    和他陳清有什么關系

    去抓人的也不是他的人。

    何家注定是要從這塊土地上消失的。

    而他不過是利用僅剩的價值而已。

    何文懷應該慶幸,落到這個地步還能被利用。

    醫院。

    那人回到病房,他能進警局都是何家出的力,這些年他也沒有為何家做過任何事情,如今能用的著他,說什么也不能退縮。

    他緊緊的攥著手中那張紙,褶皺走形。

    宗景灝觀察著他的變化,意識到他接下來可能會做什么,他看了一眼ongfacai林辛言,她始終不曾發出一點聲音,很安靜的坐在那里。

    她放在被子下的手,緊緊的抓著床單,掌心全是汗,對方人太多,真的動起手來,宗景灝就算再強,也無法兼顧到她。

    雖然心里擔心,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絲毫。

    如果不是身懷有孕,連這點擔心她都不會有,因為她相信他,只是現在她的身體

    給他增添了顧忌。

    宗景灝問,“怕嗎”

    林辛言搖頭,“我的孩子都很堅強。”

    以前有林曦晨和林蕊曦的時候,她出過車禍,摔倒過,從極速開著的車子上跳下來過,她的孩子都沒有事。

    那人鼓起勇氣,“我秉公執法,誰也不能阻攔,把犯罪嫌疑抓走”

    那人首當其沖,往里面沖,后面的人好似心里有了底,氣勢洶洶的往里面涌。

    宗景灝站著沒動,不知道什么時候,他西裝的扣子已經解開,他的個子高,氣場凌厲兇悍,就在那人要沾到病床時,不知道他手里什么時候多出一把槍,直壓那人眉心。

    就在這時,門口又涌進另一波人,將這波人團團圍住,并且聽到有人放狠話,“子彈不長眼都給我老實點。”不大的空間立刻更加擁擠起來,沈培川從人群中擠出來。

    守在門口的人回去報信了,沈培川才能這么及時的帶人趕到。

    “說,你是誰的人”槍口又往男人的眉心壓了幾分。

    沈培川站在一旁,看了一眼林辛言好像沒什么事情,他也松了一口氣。

    陳隊長才是文傾的人,這次來的不是陳隊長,也就是說,這次的事情可能和文傾無關。

    文傾現在恐怕也沒這個精力,醫生說他沒有大礙,但多少傷了身體。

    那人手里的逮捕令掉落在地上,雙手發抖,顫顫巍巍的求饒,“我,我也是奉命行事,上面命令我抓人我不能不抓。”

    “不肯說”宗景灝的食指壓動扳機。

    一旁的沈培川屏住呼吸。

    那人嘭的一聲,跪到了地上,沒有人不怕死,畢竟生命就一次,任誰被用槍這么指著,也不能冷靜。

    “今天何家人去報案了,要求警方給他們一個公道,我就接到上面的逮捕令,讓我來抓犯罪嫌疑人。”

    那人顫顫巍巍嚇的不輕,沈培川握住槍口,怕宗景灝沖動真把人斃了,“昨天何瑞琳在里面死了。”

    這也是促使何文懷為什么忽然去警局施壓的結果吧。

    當初何瑞琳被判死刑,緩期一年執行,算算還有些日子卻死了。

    宗景灝扭頭看向沈培川。

    “我也才知道。”要是知道的早就告訴他了。

    “人都交給我吧。”都是在編人員,公職在身,哪里能說弄死就給弄死,知道宗景灝心里肯定有氣,畢竟都沖到病房里來,“我做事你還放心嗎”

    宗景灝收了手。

    覺得何瑞琳死的蹊蹺,偏偏在這個時候死了,“知道怎么死的嗎”

    “沒給具體說法,等我空出手來去查查。”沈培川讓人把人弄走,踢了地上的人一腳,“還不滾”

    那人連滾帶爬的跑出病房,宗景灝抬了一下下顎,“找個人跟著他。”

    沈培川問,“你懷疑什么”

    “都知道這是文傾設的局,沒有文傾發話誰還會揪這個案子這人之前去打了個電話,想來就是指使他的人,若是身后沒有人,他不會那么賣力。”

    沈培川一想也是,林辛言的案子就是一灘渾水,沒有人會傻的往這灘渾水里淌。

    “那我先走。”沈培川走到門口,“要我找幾個人來嗎”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這里恐怕也不安全了,很明顯對方就是沖著林辛言來的。

    林辛言的額頭上還有細細的汗,剛剛那些人沖進來時,她緊張的,宗景灝走過來,“嚇到沒有”

    林辛言搖頭,“你怎么會有槍的”

    宗景灝將槍裝了起來,“防身用的。”

    這槍是沈培川給他弄的,編制外的,他答應文傾娶陳詩涵,計劃在那天將陳詩涵抓走,怕到時候出意外,畢竟陳清都已經不讓陳詩涵出來了,肯定是有意識,沈培川萬一不能得手,就只有讓宗景灝抓住陳詩涵威脅文傾和陳清了結林辛言的案子。

    沒想到今天用到了。

    “可是我以前都沒有看見。”林辛言有些不安,他身上為什么要放槍,他準備干什么

    會不會有危險

    “不許瞎想。”宗景灝擦她額頭的汗,“我叫醫生過來。”

    這里肯定不能呆了。

    這件事情恐怕不簡單,文傾沒動,但是有人動了。

    那人說是何家人去警局要說法,上面才會下達逮捕令。事情發生到現在,為什么現在才去

    之前為什么不去

    何家會不知道這是個陰謀,然后這個時間來插一杠子

    文傾一手策劃,沒有文傾的授意,這個逮捕令下不來,只能說明背后藏的有人。

    至于是誰

    他的眼眸深邃了幾分,心里有了猜測。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