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1章,舍不得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1章,舍不得死

    醫生過來檢查了林辛言的情況,在醫院這幾天,她沒有出現腹痛現象,也沒有見紅,嘔吐情況也有好轉,“可以回去休養,還是那句話,前三個月最好不zhexianfeng要下地,等到胎坐穩,再恢復正常生活,但是也要注意,畢竟出現過流產的跡象,每半個月過來檢查一次,如果恢復的好,也可以提前下地活動。”

    今林辛言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點,畢竟之前網上傳的到處都是,估摸著是宗景灝處理掉了,現在平靜了下來。

    不過應該還沒徹底解決,不然今天不會來那么多人。

    不過醫院里也沒人敢議論,畢竟宗景灝的身份擺在這里,怕傳到他的耳朵里。

    醫生走后于媽才急匆匆趕來,今天送她來醫院的車子半路壞了,她著急來醫院,便打了出租車,偏偏遇到了早高峰,堵在路上了。

    這才來晚了。

    “該餓了吧。”于媽有些抱歉的道。

    完全不知道她來之前發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看門敞著,她把食盒放在桌子上,正要將里面的吃食拿出來,林辛言開了腔,“于媽不要拿了,我不餓。”

    她一點胃口都沒有,心情有些沉甸甸的。

    “現在都快到中午了,怎么能不餓了,畢竟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是不是我來晚了,餓勁過了”

    宗景灝走過來,“你把東西收拾一下,今天出院。”

    于媽詫異,“還沒觀察一個星期呢,現在可以出院了嗎”

    “嗯,你收拾一下吧。”宗景灝臉上沒什么表情,明顯是不想多說,于媽也懂他的臉色,沒再說什么,去柜子里收拾林辛言的生活用品。

    宗景灝將食盒里的吃食拿出來,食盒有保溫功能,里面的飯菜還熱乎乎的,他將菜放在床頭柜上,手里端著粥,舀了一勺放在唇邊試了一下溫度,不燙了才遞到林辛言的嘴邊。

    林辛言沒張口,就看著他。

    宗景灝有往前遞了遞,瓷勺子壓在她的下嘴唇上,“你不餓,你兒子不餓嗎”

    林辛言抓住他的手,“我想見文傾。”

    “吃完東西再說,張嘴。”宗景灝并不想她去見文傾,現在這個身體狀況,萬一受了刺激,后果他不敢想,他不能冒任何險。

    林辛言依舊不張嘴吃東西,“你答應我嗎”

    她覺得她得和文傾談談。

    “威脅我”

    林辛言不語,今天這樣的事情,她不知道之后還會不會發生,她不是害怕,是擔心他。

    “你知道嗎我內心很煎熬,看到你,我不敢問,我怕你會有負擔,我特別討厭我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如果沒有這個孩子”

    她的話還沒說完,忽然被宗景灝封住嘴唇,不是吻,而是很蠻橫的啃咬,林辛言皺著眉不吭聲。

    他的手心覆上她很平坦的小腹,明明里面已經孕育了一個生命,可是卻一點痕跡都沒有,但是他感覺的到,里面有心跳。

    那是他的孩子正在里面茁壯的在成長。

    “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要說這樣的話,他聽見了會傷心,你要做的就是,吃好睡好,別的不要管。”

    “你呢會有危險嗎”他拿槍的時候,她有點嚇到了,沒想到他會攜帶槍支。

    是不是要去做什么危險的事情

    她很亂。

    宗景灝輕柔地拭去她眼角的眼淚,指腹劃過她的眼眸,臉頰,“不會,我還要和你白頭偕老呢,舍不得死,乖,不要胡思亂想,吃點東西,等會兒關勁來我們就走。”

    林辛言摟住他的脖子,臉埋進他的頸窩,微微哽咽,“記住你說的話,你敢有事,我就帶著你的孩子改嫁,讓你的孩子隨別的男人姓,給你戴一cheeyangkor頂大大的綠帽子。”

    宗景灝咬她的耳垂,興許是疼了,林辛言顫了一下,他的力道松了些,但是說出的話兇狠無比,“你敢找,我就把你的奸夫剁了喂狗。”

    林辛言氣笑了。

    宗景灝摸她的額頭,“我媳婦兒不丑,笑的時候很美。”

    “吃飯。”宗景灝將碗端起來,還不涼,林辛言伸手端,“我自己來吧。”

    宗景灝不給,舀了一勺粥遞到她的嘴邊,“我喂,好好伺候你,省得你天天想著給我戴綠帽子。”

    “誰給你戴綠帽子”蘇湛走到門口就聽宗景灝的聲音。

    宗景灝面無表情的睨了他一眼,關勁撇撇嘴收了聲。

    只見他一個人,宗景灝問,“關勁呢”

    “安排住處,我來接你們。”他去公司找宗景灝,剛好沈培川正帶人去公司,讓關勁安排。

    他從沈培川那里聽說了今天發生的事情,網上的事情解決了,他也沒什么事情做,沈培川比他忙,關勁還要安排住處,所以就將接人的活攬了下來。

    他站在床頭,第一次看見宗景灝伺候人,這個場景可不多見,他得好好欣賞欣賞。

    宗景灝瞧他,對于媽問道,“有東西要拿嗎”

    于媽已經收拾好了,也沒什么東西,就是林辛言和宗景灝的換洗衣物,一些生活用品,都已經裝好,大箱子里是衣物,小箱子是生活用品。

    “都給他拿。”

    蘇湛,“”

    他拉過箱子,看向林辛言,“嫂子看到沒有就是這么沒人性。”

    林辛言笑。

    蘇湛都把東西拿完了,于媽將桌子上的那束花抱在懷里,站在一旁,等宗景灝喂完林辛言然后離開醫院。

    那碗粥林辛言吃完了,還吃了一點菜,剩下的實在吃不下去。

    “吃飽了”

    林辛言點頭,怕他再逼自己,連忙說道,“吃多了不舒服。”

    宗景灝放下碗筷,去洗了手,出來時于媽收拾好了桌子,一手抱著花瓶,一手拎著食盒。

    他走過來彎身將林辛言抱起來,“我們走吧。”

    她瘦,宗景灝只用了兩成的力道,就輕而易舉的將她抱起,林辛言摟著他的脖子。

    于媽跟在他身后。

    上了電梯,很快到了一樓,宗景灝抱著她走出醫院,蘇湛開來的車子停在路邊,他打開了車門,方便宗景灝抱著林辛言坐進去。

    正當宗景灝要把林辛言放入后車座時

    “宗總。”

    身后傳來一道聲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