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3章,都聽你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3章,都聽你的

    林辛言依偎在他的懷里,搖了搖頭,“我就是不想你聽白胤寧胡說八道,他一想要為他養父報仇,看到我們現在和文傾鬧的僵,想來利用我們,得到好處。”

    蘇湛開啟車子,心里倒是有對白胤寧的話很是好奇,三十多年前,宗啟封帶一個女人到一個小診所生孩子,那個女人是誰除了程毓秀宗啟封還有其他女人難道景灝外面可能有個私生子妹妹或者弟弟

    畢竟程毓秀對外宣稱嫁給宗啟封一輩子沒生養,所以他只能把程毓秀排除在外了。

    不過聽了林辛言的話,只當白胤寧有目的,便沒多問。

    宗景灝壓著唇角,手臂繞過她的脖子將她摟入懷里,手指在她的臉上輕輕的來回摩挲著,“這么信不過我他這點小伎倆我會看不出來嗎”

    林辛言環抱住他的腰,趴在他的胸口,睫毛微垂遮住思緒,“是我瞎操心,你肯定能夠識破他的詭計。”

    不管怎么樣現在都不能讓宗景灝繼續聽白胤寧說下去,不然這個隱藏了三十多年的秘密,就會被掀出來。

    萬一傳到文傾的耳朵里,這件事情不堪設想。

    她就只和程毓秀走的近而已,就已經瘋狂成這個樣子,要是知道宗景灝并非自己的外甥,并非親愛妹妹所生的孩子,而是程毓秀的孩子。

    這些年引以為傲,真心相待的親情,都是對程毓秀的兒子,他會怎么

    得有多不計后果的報復

    是,宗景灝也未必就得輸,但是真的大動干戈,誰也別想全身而退,到時候只會魚死網破,b市這片土地,豪門貴族的聚集地,多少家族想要取代宗文兩家的地位,只要兩家不分裂,誰也別想撼動,可是等到他們斗的兩敗俱傷,趁虛而入,土崩瓦解,不是不可能。

    而且她現在這個樣子,不能為他分擔一絲一毫,還會給他增添很多麻煩,他會很被動。

    如果早晚要知道,她希望完晚一點,至少等她生下孩子,或者穩定下來自己能夠照顧自己,不給他增添負擔的時候。

    更讓她擔心的是,他得怎么去接受這個事實。

    恨了二十多年的人,是親生母親,他怎么去面對

    越是在乎他,就越怕他知道。

    這件事情上,她承認她是自私的,自私的不想他去面對過去的種種。

    對他來說太殘忍了。

    親生父親的隱瞞,親生母親的無奈與欺騙,明明知道事實是什么樣的,卻,將他蒙在鼓里二十多年,任由他冷嘲熱諷,尖刁刻薄,讓他心中盛滿怨與恨。

    然后又來告訴他,這些怨和恨,你都不該有,試問,他要用什么樣的心情去面對這樣的局面

    痛心疾首的后悔,這些年我錯了,我不該有恨,我不該有怨。

    可是他做錯了什么

    憑什么讓他去承擔這一切

    她寧愿,他就是宗景灝,宗啟封和文嫻的兒子。

    程毓秀她愿意用余生的愛與親情去彌補,她知道不能和自己孩子相認的那種痛,再多的愛也彌補不了,可是那樣痛的只是一個人。

    真相大白,最無辜的就是宗景灝,他還沒出生就被安排好了身份,然后卻要承擔這件事情帶來的所有后果。

    對他太不公平

    她的睫毛上掛著一層淺淺的水跡,臉往他的心口貼了貼,聆聽他強而有力的心跳,“以前我覺得這輩子,我肯定體會不到心動,和愛一個人是怎么樣的感覺,可是遇到你之后,我曾以為不可能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都發生了,我知道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知道什么是心動,會擔心,會患得患失,會害怕失去。”

    她的心情波動很大,宗景灝感覺的到,雙手抱住她微微顫抖的身子,親吻她的頭發,“傻瓜,整天胡思亂想,我不是你的是誰的不是說,我敢跑,就打殘我的腿,怎么這會兒又認慫了”

    林辛言吸了吸鼻子,“我曾看到一本書,上面說,女人懷孕的時候最感性,我現在可能就是這樣的情況。”

    她揚起腦袋,睫毛上還掛著明晃晃的眼淚珠子,沙啞的道,“等我的事情解決,我們帶著孩子們到國外去生活好不好遠離這里的紛擾,去過簡單平常的日子,我們的家不需要太大,但是里面有你,有我,還有我們的孩子,我負責做飯照顧孩子,你負責賺eieiove錢養家,周末帶他們去遠足,踏青,看日出日落,看著孩子們一點一點的長大,我們慢慢變老”

    然而她不知道,當錯綜復雜的身世之謎解開的那一刻,他們各自歸位,終將還要被家族親情所牽絆。

    他附身吻去她眼上的淚滴,“都聽你的。”

    她閉上眼睛,靜靜的感受這一刻的安寧。

    白胤寧的出現,讓她害怕,這種安寧隨時被打破。

    apnbivstsp她揚起一抹明媚的笑,眉眼彎彎,雖然睫毛還是濕的,可是卻擋不住那一刻的光彩,像是柔和的陽光在蕩漾,一圈一圈的漾進他的心窩。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