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5章,不要告訴任何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5章,不要告訴任何人

    車子停在別墅,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不好做防控,關勁把地點還是選擇了宗景灝的那座獨棟別墅,主要是他們之前住的地方,周圍也好做防控,圍著整棟別墅十幾米外就安裝了防盜感應系統,只要有人一旦踏過監控氛圍內,就會發出警報,而且沈培川給的人,功夫沒得說,一共八人,每天兩班倒,24小時守在別墅外。

    “都已經收拾好了。”關勁看到車子停下走過來說道。

    于媽先下車回到別墅內看臥室的床鋪有沒有收拾好,關勁很會做事,對于孕婦要在什么樣的環境下休養比較好,他專門詢問這方面的專家,林辛言這樣的情況,首先要有個好的心情,住的地方安靜舒適,透氣性要好。

    ap 雖然林辛言懷著孕,還是住樓上的主臥的房間,這樣安靜,而且后窗是片竹林,打開窗戶就能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很適合呆在屋里不能出去的人住。

    于媽將從醫院帶回來的花放在床頭,然后下樓,告訴宗景灝,“里面關助理收拾的很得當。”

    宗景灝這才將林辛言從車里抱下來,雖然白胤寧忽然出現說的那些話,嚴重的影響到了她的情緒,但是在宗景灝身邊這些面前,她沒有過多的表露出來。

    本來大家都是在為她的事情忙前忙后,她再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只會讓氣氛更加的糟糕。

    她看著關勁和蘇湛,“今天謝謝你們兩個,晚上都留在這里吃飯,對了,叫上沈培川。”

    她的確是想要感謝這些人,但是也有別的目的

    她現在這身體,蘇湛和關勁不敢打擾,面對她的邀請猶豫的看向宗景灝,似乎在詢問,他們能答應嗎

    林辛言笑,“我叫你們在這里吃飯,看他干什么難道我連請你們吃飯的這個面子都沒有”

    “不是”蘇湛剛想解釋,宗景灝這時候開了腔,“聽她的,關勁晚飯你去找個廚師來做。”

    “好嘞。”關勁樂呵呵的,宗景灝承認了林辛言的身份,那就是宗太太,被邀請吃飯當然開心。

    因為他們沒辦婚禮,但是宗景灝身邊有個女人的事情,也算傳開了,只是除了公司里和宗景灝身邊這些人外,沒有人敢稱呼她為宗太太,畢竟是沒辦婚禮的,人家怕稱呼錯,所以就不稱呼。

    蘇湛將東西放在房間內,就說道,“我下去給沈培川打電話去。”

    這樓上他幫不上忙,收拾那些東西還得于媽。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于媽掀開被子,宗景灝將她放到床上,被褥全是新的并且洗過,絲綢的材質,柔軟輕薄,最適合這個天氣,很是舒服。

    “還是家里舒服。”林辛言感慨的道,醫院再包那一層,畢竟是人流量比較大的地方,哪里有家里安靜。

    宗景灝給她身后墊了兩個枕頭,這樣靠著舒服些。

    于媽將箱子里的衣服歸置好,拿著箱子下去,“等下廚師過來準備晚飯,我在下面招呼著。”

    宗景灝說道,“倒杯熱水上來。”

    于媽說好,然后拿著箱子下去。

    房間里的窗子開著,有輕輕的微風。

    林辛言微微的閉上眼睛想要睡覺的樣子,其實并不困,只是不想看著宗景灝,怕他會發現自己的別有用心。

    “困了。”他坐到床邊,看著半瞇著眼睛的女人。

    林辛言嗯了一聲,“有些乏。”

    “等于媽倒了水上來,喝一點再睡kdk9。”宗景灝道。

    一開林辛言忽然邀請他們留下來吃飯時,宗景灝只當她是真的為了答謝,并未多想。

    可是現在她的故意躲避,讓他多了一絲探究。

    聽到白胤寧的話之后,她那么茫然無措,面對他時又那么的激動,無法用情緒掩飾的擔憂和害怕。

    邀請他們吃飯,她有什么目的

    心里有所懷疑,但是不曾表露。

    這時于媽端了水上來,宗景灝端過來遞給林辛言。

    她茫然的看著他,“不是你喝嗎”

    “等你喝好,我再喝。”他淡淡的道。

    “你怎么知道我渴”他叫于媽倒水上來,她以為是他自己渴了。

    宗景灝將她一縷凌亂的發絲別到耳后,溫柔的道,“你的嘴唇太干,剛剛在車里哭,嘴里會干,就算不渴也要喝點潤潤嗓子,睡覺不會難受。”

    林辛言借著喝水的動作,淡淡的笑,“有沒有在心里笑話我”

    宗景灝抿唇不語。

    “我就知道我今天丟人了,真是的,懷個孕人都傻了。”當時她沒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她那么激動,不知道他會不會懷疑什么。

    “書上說,女人一孕傻三年。”宗景灝接過她遞過來的水杯,沒有喝,也沒有放下,而是握著她剛剛握著地方,低沉的道,“不好奇我從那本書上看到的嗎”

    林辛言,“”

    “我困了。”林辛言拿掉一個枕頭,翻身背對著他,她才不會問。

    宗景灝坐在床邊沒動,他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水杯,遞到唇邊,喝光了里面的水,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發現林辛言的呼吸變得緩喘息均勻,他輕輕的喚了她一聲,沒有回應。

    應該是睡著了,他從床邊站起來,沒有出去,林辛言并沒睡著,只是在裝,在宗景灝離開床的那一刻,她便睜開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轉頭,只見他站在窗前,她看不見他的表情,更猜不到他的情緒。

    但是以宗景灝的聰明,總能猜到點什么。

    想必他現在已經有所懷疑了吧

    她伸手覆上腹部,想要繼續隱瞞真相的想法更加的堅定了,她拿出手機給沈培川發了一條信息,“給我弄個輪椅,放在你的車上,不要告訴任何人,也不用回信息,晚點我會告訴你為什么。”

    宗景灝身邊的人,沈培川做穩重,所以她選擇了沈培川。

    信息發送出去,她放下手機,閉上眼睛,殊不知,她的一舉一動都通過玻璃窗呈現在了宗景灝的眼里。

    林辛言閉上眼睛的那一刻,他轉回了頭,邁步走到床邊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