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6章,只要你喜歡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6章,只要你喜歡

    他看了一眼放在枕頭邊的手機,但是并沒有拿起來看她給誰發的信息。

    而是躺下來,從后面抱住她。

    林辛言睜開眼睛,但是沒動,而后緩緩的閉上眼睛。

    晚上。

    關勁找來的廚師制作了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客廳里那張長方形的餐桌,擺滿,于媽將餐盤擺子筷子,餐巾一一擺放整齊。

    不年不節的,但是今天的人多,顯得像是過節一樣熱鬧。

    沈培川比較安靜,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琢磨著林辛言給自己發的那條信息。

    他接到蘇湛的電話時剛從停尸房出來,去查何瑞琳的死因。

    官方今天給出了說法,自殺。

    為了確定何瑞琳是自殺,他帶一個和自己關系好的法醫,偷偷的檢查了何瑞琳的尸體,身上沒有任何傷痕,只有脖子上的一道勒痕,因為何瑞琳是上吊死的。

    但是法醫還是找出了疑點,他從何瑞琳的手指甲中發現了人皮膚樣的東西,至于是什么,還要經過化驗才能確定。

    接到蘇湛的信息后,他回去洗了澡,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正準備來別墅的時候,收到了林辛言發來的信息,當時他的第一反應是想要給宗景灝打電話問是怎么一會事的,但是想到林辛言不讓說,他便沒把電話打出去。

    按照她的要求去弄了一輛輪椅放在車子里的后背箱,然后來別墅。

    “看什么呢”蘇湛往他身邊坐,從來了別墅,就一直在看手機。

    沈培川淡定的將手機屏幕按黑屏,蘇湛好像看到是信心,看他,“誰給你發的信息,看的這么入神”

    沈培川將手機裝進口袋,看他一眼,“能不能別那么八卦”

    蘇湛切了一聲,坐到另一張沙發上,“我多稀罕看似的,對你這樣一個老處男的信息,沒興趣。”

    沈培川,“”

    這個人還真是,嘴巴一點都饒人。

    關勁在剝桔子,聽到蘇湛的話抬頭看了一眼沈培川,八卦tejiaygu的問了一句,“這把年紀了,你真的還是處男”

    沈培川,“”

    蘇湛捂著肚子,不想笑話沈培川可是忍不住。

    于媽走過來,說道,“吃飯了,你們洗洗手,我去上樓叫他們。”

    兩人都沒睡,可是都裝了的睡著了,聽到了于媽的聲音,有都裝的跟剛睡醒了一樣,林辛言不知道宗景灝有沒有睡著,但是宗景灝知道林辛言沒睡著。

    但是他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起來給她拿濕毛巾擦手,他很認真,林辛言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什么都要人伺候,跟廢人一樣。”

    宗景灝沒抬頭,依舊細致,“比廢人有用多了,至少能給我生孩子。”

    擦完他收了毛巾,放到桌子上,用力捏了捏她的臉蛋,“一天到晚的,盡胡說八道,摟著我。”

    宗景灝拿著她的手臂纏在自己的脖子hh126上,公主抱的姿勢,將她從床上抱起來。

    從懷孕到現在,林辛言都習慣了他抱自己。

    樓下,他們都在客廳里,看到宗景灝抱著林辛言下來,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走下樓梯,宗景灝朝餐廳走去,“都坐吧。”

    他將林辛言放到椅子上,然后拉開旁邊的椅子,坐在她的身邊,沈培川他們三個坐在對面,餐桌很大,坐了他們五個人,還余下很多位置,這是一張可以容納十五人的長方形餐桌。

    蘇湛先開的腔,“今天很豐盛,謝謝嫂子款待。”

    林辛言面上笑著,“應該是我謝謝你們,我出了這檔子事情,你們也沒少忙活,我都記心里呢。”

    “于媽。”她叫于媽。

    “誒。”于媽忙走過來,她道,“從酒柜里拿兩瓶酒過來。”特意囑咐道,“白的。”

    于媽應了一聲,轉身去拿酒。

    吃飯喝酒常事,特別是這樣的場合,只是林辛言還特意囑咐白酒,是什么意思

    難道想要他們都喝醉不成

    宗景灝垂著眼眸所有的思緒被遮住,什么意見都不發表,由著林辛言。

    于媽拿了兩瓶80年500,都是53度的茅臺,這個年份的茅臺一般人消費不起。

    林辛言知道酒柜里收藏著很多酒,在別墅時,她打開看過,知道里面有幾瓶年份久,度數高的茅臺。

    白酒就只有這一種,紅酒的種類多些,她囑咐白酒,于媽自然就是拿這種。

    她讓于媽打開,并且吩咐道,“給蘇湛倒。”

    她打開了跟前的另一瓶,去看宗景灝,“我心情好,招待他們喝酒可以嗎”

    宗景灝抬頭看著她,深邃的眸子猶如一潭不見底的湖水,對視幾秒,他唇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溫和寵溺的輕笑,“只要你喜歡。”

    他沒意見。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