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7章,千方百計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7章,千方百計

    林辛言彎起唇角,如碧波的般清澈的眼神盛滿笑意,“你說,我遇到這樣的事情,他們忙前忙后,我是不是得敬他們但是我這身子也不能喝酒,你替我喝”

    說話時,她將宗景灝跟前的玻璃杯倒滿。

    宗景灝低眸瞅了一眼那杯滿滿的白酒,挑著唇,原來這鴻門宴是為他設的。

    依舊是那抹寵溺到骨子里的笑,“聽你的。”

    蘇湛眨了眨眼睛,他好像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這兩口子干啥給他們唱雙簧呢

    “景灝你們這是”

    這是什么情況啊

    “網上的事情,你肯定沒少出力,我謝謝你,你要是不愿意接受我的謝意,你就不喝。”懷了孕之后,在醫院除了接電話她不看手機,是那天醫生查房,有個護士瀏覽那個新聞,一邊看那個視頻一邊偷瞄她,她發現的端倪。

    才把于媽支走,用手機看了那個新聞。

    林辛言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他也不好再推辭,只好端起來,心里還是有些不安的盯著宗景灝,這酒他是喝還不是不喝啊

    林辛言給宗景灝遞酒杯,他低眸看著她,明明心里什么都明白,還是很配合的接了過來。

    白酒不比紅酒溫和,灌下去很沖,前面沒吃飯,空腹喝這個度數的酒,更加的容易醉。

    蘇湛的只有小半杯,一口氣喝完,可能是辣的眉頭都寧在了一起,他bbdcd夾了一筷子的菜往嘴里塞,試圖壓下那股灼燒感。

    林辛言擔憂的看向宗景灝,他面無表情,好像剛剛喝的是水一樣,她知道他的口味,夾了一筷子合他口味的菜放在餐碟里,“吃點東西壓壓。”

    宗景灝附身過來在她耳邊道,“心疼我”

    林辛言硬下心腸,小聲道,“才沒有。”像是證明的自己說的是真的一樣,又把宗景灝跟前的那杯酒倒滿。

    她放下酒瓶,“這杯你應該和關勁喝,你不在公司,他的忙你多少忙。”

    “都是我分內的事情,應該的,應該的。”關勁受寵若驚啊。

    干喝真的容易醉,兩杯滿滿的白酒下去,宗景灝的眼孔出現了紅血絲,他看著沒事的樣子,林辛言知道,他肯定不舒服,這個度的酒空腹喝,傷人。

    可是不把他灌醉,她又無法出去。

    即使心疼的不得了,還是再次給他續滿,“這杯你敬我,我十八歲嫁給你,你什么也沒給我,沒有婚禮,沒有儀式,一紙結婚證書,還是別人帶我去扯的,仔細想想我還挺委屈的,你說你是不是該”

    她的話還沒說完,宗景灝就將那杯酒給灌了下去。

    額角的青筋連帶著臉部輪廓抻出一條緊繃的線,他的喉結上下滾動,聲音特別的沙啞,“以前就是個混球,盡干糊涂事兒。”

    說話時他給自己續滿了酒杯,“今天我當著我兄弟的面,想說一件事情。”

    “這個女人。”將林辛言攬在懷著里,“我很感謝她。”

    對面三個男人,靜靜的坐著,附和著,說,“我們都知道。”

    “這杯還得敬你,給我生下小曦和小蕊。”又是一飲而盡,他繼續倒滿,“一杯表達不了我的歉意,我心痛,那些年錯過與無知,感謝你把他們養的很好。”

    他說的是心里話,他從未說過,但是心里從未忘記過。

    六年,太久了,三千多個日日夜夜,逝去的不止是時間,還有很多他不曾參與的美好與喜悅。

    他沒有經歷過在產房門口,焦急的等待著即將成為人父的那種緊張和期待。

    他不知道,他的孩子,生下來時長什么樣。

    他不知道,他的孩子,什么時候長的第一顆牙齒。

    他不知道,他的孩子,幾歲的時候會說話,第一句說的是什么,是先會叫的爸爸,還是媽媽。

    他不知道,抱著剛出生的嬰兒,是怎么樣的一種感覺。

    或許他是故意想讓林辛言達到目的,或許,是觸動了心底的傷心事,那瓶酒他自己灌完了。

    也醉了。

    他抱著林辛言什么都不說,也不松手。

    就是想要抱著,覺得這個柔軟有體溫有思想有生命的女人,擁在懷里,感覺自己才是完整的,有血有肉的。

    “你醉了。”林辛言拍著他的背。

    他的頭埋在她的頸窩,“我沒醉,我只是難受。”

    ooeavg他拿著林辛言的手摁在心口,“這里面難受。”

    林辛言扇動著睫毛,低低的道,“我知道,我們以后的日子還長,現在你需要睡一覺。”

    “麻煩你們,把他架樓上去。”她看向對面三個男人。

    如果一開始不知道咋回事,后面就完全清楚了,這頓飯,是完全為了灌宗景灝酒。

    至于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兩個人就夠了,沈培川沒上去,而是看著林辛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林辛言答非所問,“他的酒量好嗎”

    “正常的情況下,還不錯,畢竟他是生意人喝酒應酬常有。”就算沒有酒量,經常喝也能練出來。

    “你說他醉了嗎”林辛言問。

    后面他明顯是自己灌自己,她的做法這么明顯,他肯定知道是想灌他喝酒,想讓他醉。

    “他心情不好,也容易醉。”潛臺詞應該是醉了,后面帶著情緒呢。

    林辛言深吸一口氣,已經走到這一步,她只能按照自己的計劃繼續。

    “于媽你上去照顧他。”喝醉了,渴了,想吐身邊沒個人照顧不行。

    于媽在廚房泡蜂蜜水,林辛言抿了抿唇,“給他倒清水吧。”

    她怕他會醒酒,她時間來不及。

    “我讓你弄的輪椅呢”她看著沈培川。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時間不多,我們邊走我邊和你說。”林辛言打斷他。

    于媽站在原地,進退不是。

    給喝那么多酒,連杯蜂蜜水也不給喝

    思來想去于媽到廚房又倒了一杯,但是依舊放了蜂蜜,當然是撇過了林辛言的目光,偷偷放的。

    沈培川將輪椅放到林辛言旁邊,伸手扶著她坐上去,然后推著她出去。

    到車旁她扶著林辛言上車,輪椅折疊放在后座。

    他上了駕駛位啟動車子,同時問道,“現在可以說了吧,你千方百計,不惜灌醉景灝,是要去見誰還是有什么事情”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