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8章,主動權在我手里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8章,主動權在我手里

    林辛言知道如果沒有足夠的理由,她說服不了沈培川,她會選擇發信息給他,就是信得過他,也相信他能夠守口如瓶。

    “我去見白胤寧。”上次她去過白胤寧的住處,知道他住在那個酒店。

    沈培川的眼角抽了抽,宗景灝有多討厭白胤寧他最清楚不過。

    “培川,你和景灝多年兄弟情,你覺得,我該怎么做”林辛言其實內心也有些矛盾。

    她怕自己的自私,讓宗景灝有遺憾。

    畢竟,程毓秀是他的母親。

    沈培川一頭霧水,“你想說什么”

    “我是說如果,如果程毓秀是景灝的親生母親,應不應該告訴他”她盯著沈培川的臉,想要一個能夠安定自己心的答案。

    “怎么可能,這個如果不成立,這絕不可能的。”沈培川不相信。

    這太匪夷所思了。

    程毓秀是宗景灝的母親

    別開這種玩笑了。

    “我是說真的,你說如果是真的,應該告訴他嗎”林辛言的表情和聲音,明顯不像是在開玩笑,沈培川沉默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沈培川才緩緩的開口,“我不知道,就覺得應該很難面對,怨了那么久的人,竟然告訴他,是親媽他要用什么樣的一種態度和心境去面對這件事情”

    他扭頭看向林辛言,“這是真的嗎”

    總覺得這個太過詭異,程毓秀是宗景灝的母親

    “文嫻和宗啟封是家族聯姻,這個你聽說過吧”林辛言抿著唇,聲音有些啞。

    覺得造化弄人。

    “聽說過。”

    “那個時候文嫻有喜歡的人,對宗啟封沒有感情,婚后兩人相敬如賓,沒有夫妻之實,文嫻覺得自己那樣對不起宗啟封,便想給他找個可以陪伴他的女人”

    “那個女人就是程毓秀”沈培川只覺得自己被雷劈了。怎么會有這樣的事情。

    給自己的丈夫找女人

    就因為不喜歡

    “文家的勢力你應該清楚,文嫻想要給這個孩子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撒了個彌天大謊,文家沒有人知道,只有當事人知道。”其中很多細節,她沒有細說。

    沈培川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

    “但是你去見白胤寧干什么難不成這事和白胤寧還有關系”沈培川覺得這樁陳年舊事,似乎牽扯著不少人。

    “你去過白城對白胤寧的身世應該有點耳聞,他是白宏飛的養子,而白宏飛曾經是程毓秀的初戀當時文傾發現了程毓秀和宗啟封的關系,覺得程毓秀是破壞妹妹婚姻的第三者”

    沈培川大概理清了所有的事情,那次在白城那個程毓溫,還有香云紗和程家都有關系。

    “白胤寧找到了當年給程毓秀接生的醫生,他的目的想要和景灝聯手,扳倒文傾,他養扶生前被文傾害過。”林辛言解釋。

    “你不想景灝知道”雖是問句,但卻是肯定的語氣。

    林辛言雙手交握,心里矛盾也難受,“我覺得對他不公平,上輩子的事情,卻要他承擔這個后果,若是文傾知道了真相,我不知道事情會演變成什么樣。”

    “文傾對程毓秀有多憎恨,從你身上不就看到了嗎只是走的近一點,他都已經喪心病狂成這樣,知道真相”

    那還用說嗎必定鬧得天翻地覆。

    “我不知道,萬一以后他知道了會不會怨我。”林辛言有些哽咽,這件事情給她出了一個難題。

    “記住你的初心,未來的事情,未來再說,我相信,景灝知道你這么做,是為什么,也許這個秘密會隨著歲月沉下去,被時間埋葬。”沈培川將車子停在了路邊,他不知道怎么安慰林辛言,抽了一張紙遞給她。

    林辛言沒接,擦了一下眼角,“我沒事兒。”

    她不是因為她自己,是心疼宗景灝。

    沈培川看著她的臉,她一直都很纖瘦,就算ysjzs懷孕也是一樣,一點沒長胖,看起很柔弱的樣子,可是做的事情,一點也不會覺得她是個經受不住事情的人。

    她和程毓秀走的近,就是因為知道這段曲折的往事吧。

    現在被白胤寧翻出來,她依舊冷靜的處理著,把這件事造成的傷害降到最低。

    如果冷靜去想這件事情,肯定是保持原樣對大家好些,不管從那一方面去看到這件事情。

    如果宗景灝的身世被公開,是算什么,私生子

    不但要面對身份上的指指點點,要怎么去接受這么久的欺騙

    是恨自己,還是恨欺騙他的人

    真相解開,鬧的天翻地覆,又能改變什么對誰有好處

    沈培川重新啟動車子,開起來,“我好像明白,景灝為什么喜歡你了。”

    他的聲音小,林辛言沒聽清,“嗯”

    “沒什么。”沈培川專心的開著車子。

    很快到了那家酒店,沈培川停好車子,推開車門下來,來到林辛言這邊,從后面拿下輪椅,扶著她下車。

    沈培川推著她上電梯,到了那一層后,她轉頭看向沈培川,“你在這里等我。”

    “我和你快進去吧。”他不放心,畢竟白胤寧對她的心思有目共睹,而且他把人送來的,也要保證她的安全。

    “那好。”反正他也知道這件事情,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到了那間房門口,沈培川按的門鈴,很快房門打開,看到是林辛言的那一刻,白胤寧一點都沒驚訝。

    在醫院門口她故意打斷自己,就知道她并不想讓宗景灝知道。

    白胤寧預料到林辛言會來,所以讓高原回自己的房間了,他看向沈培川,“我想和林小姐單獨談。”

    “她現在身體不方便,我必須守著她。”沈培川的態度很明確,而且很強硬。

    白胤寧笑,“你能和她一起來,想必也知道是因為什么事情,你要清楚,主動權在我手里,我可以選擇不談。”

    沈培川變了臉色。

    “培川,沒事,你在門口等著,有事我會叫你。”林辛言看著他,對他搖頭,讓他不要沖動,“他不會怎么樣我。”

    沈培川看白胤寧一眼,轉身走出房間。

    房門關上白胤看著林辛言,他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情感,“你說我是應該高興呢,還是應該黯然神傷呢”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