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9章,你是女人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9章,你是女人嗎

    高興她來找自己,傷感她主動來找自己是為了另外一個男人。

    apnbstehaozhuanp 林辛言并不想和他浪費時間,直接道,“你言而無信,讓我很失望,想必你也知道我來的原因,說吧,你要什么條件才肯放手這件事情你要找文傾報仇,我不阻攔你,你是死是活,和我沒關系,但是你想利用宗景灝的身世,達到對付文傾的目的,我絕不會允許你這么做,你不要以為,我瞞著宗景灝,就對你一點辦法都沒有,別忘了,這里是b市,除了宗景灝還有宗啟封。”

    宗啟封雖然很久不管事,但不代表,他沒有能力,想必對付這個外來的白胤寧,還是很簡單的。

    林辛言的姿態也不一味的低,軟硬兼施,可以談條件,也可以來硬的。

    白胤寧緊緊的盯著她,看了很久,忽然笑了,“為了他,你真不留余力。”

    “他是我丈夫,我孩子的爸爸,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做。”林辛言坦然,直白的回視著他的目光。

    她沒有什么可掩飾的。

    白胤寧臉上的笑,再也維持不住,他的雙手緊緊的抓著扶手,“如果,我的條件是要你呢”

    “你不會墮落到這個地步,我一個已婚女人,自認沒那么大的魅力,說吧,你有什么條件。”聽了白胤寧的話,她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好像他說的和自己沒有關系一樣。

    冷靜的讓白胤寧都覺得不可思議。

    “你,你是女人嗎就算不喜歡我,聽到我的表白,是不是也該有點表示,你這樣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失敗。”白胤寧毫不掩飾自己的失落。

    “你當我有顆七竅玲瓏心嗎可以分一半給你我的心很小,一個人就足以占據,空不出一絲縫隙,我希望我們回歸正題,提你的條件,若是你不想談,也可以,今天我來,就當是我們最后僅剩的情分,從今以后,我們是敵人。”

    說完她朝門外喊道,“培川”

    “等等。”白胤寧沒有想到,她會這么強硬,看到她出現在門口的那一刻,他還在想,是不是可以利用這件事得到她,帶她離開這里,回到白城去過平常日子。

    誰知,她竟這么強勢。

    讓他喜歡,讓他憂,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酒店樓下對面的街道旁,停著一輛黑色的商務,原本應該因為喝醉在別墅睡覺的男人,正通過視頻看著白胤寧和林辛言在房間的一舉一動。

    上次白胤寧出現在病房給林辛言送花,宗景灝就讓人查了他在b市的住處,b市雖大,可是能數得上星的酒店是有數量的,要查也簡單。

    猜到林辛言千方百計的灌醉他可能會是來見白胤寧,便讓人冒充酒店里打掃房間的阿姨,在房間安裝了隱形攝像頭。

    他們在房間里的一舉一動,每一句話,他都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到,ydiandiantea聽見。

    他隨意的仰靠著,身上的襯衫褶褶皺皺,西褲包裹住的修長雙腿肆意的交疊,單手扯開領口的扣子,另一只手肘抵在扶手撐著額角,遮擋住大半張臉,遮住了所有的表情。

    房間內。

    林辛言沒有馬上問他叫住自己是不是想清楚了,愿意提條件了,而是極有耐心的等著。

    過了許久,白胤寧轉動輪椅,停留在落地窗前,俯瞰這座霓虹璀璨繁華的城市,“我這一生,沒為自己活過,小時候生活在孤兒院,心里再苦,總是喜歡笑著,因為那樣招惹人喜歡,沒有人喜歡整天苦著臉的孩子,后來被白宏飛領養,我為了讓他認可我,覺得領養我他是對的,我拼了命的表現自己,我努力學習,努力成為一個有能力的人,后來他去世留下遺愿,希望我娶程毓秀的女兒,不管喜不喜歡,我都會完成他的遺愿,后來,無意間救下你,又發現你手上的玉鐲,我以為你就是,開始就是抱著完成白宏飛留下的遺愿的心態可是后來,我慢慢發現,你是個很有趣的女孩”

    “喜歡你,是我唯一件不用在乎任何人的想法,遵從自己內心的一件事情。”

    他轉動輪椅,看著她,“看到你來,我很高興,可是你來的目的,是因為你不想讓另外一個男人受傷害,我就嫉妒,嫉妒的要死,可笑吧。”

    林辛言望著他,眼底深藏著一絲悸動,或許是小時候都太不幸,所以,會有感同身受的感觸。

    “我可以不讓那個醫生出現在他的面前。”他滾動輪椅,和她面對面,膝蓋和她的貼在一起,“知道自己心意的時候,我瘋狂的想要用所有的一切,只想換一雙正常的腿,只為能夠站在你的面前,像個正常男人一樣,站在你面前。”

    “很多時候我是自卑的,每當深夜輾轉反側腦海里都是你的臉時,我恨極了我自己這副樣子。”

    他的雙眸深邃,赤紅,難以自持的顫抖。

    林辛言低低的道,“我不值得。”

    “是,你不值得。”他傾身過來,與她相視,鼻尖和她的只有幾毫米的距離,只差一點點就會碰在一起,“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

    林辛言雙手握成拳頭,身體僵硬著,心里有感觸,不是因為他的表白,而是他的身世,這世間有很多的不公平,有些人一出生,可能不是在多么富裕的家庭,但是可以平安幸福一生。

    有些一出生就會被拋棄。

    “如果,你先遇見的是我,會不會”

    “沒有如果。”林辛言打斷他,不可能的事情,她不想去回答假設性的問題。

    他的眼底映著她的樣子,“我可以讓那個醫生永遠消失,誰也找不到,只有一個要求。”

    “什么”

    白胤寧盯著她的嘴唇,沒有口紅的渲染,但是依舊透著粉紅,看起來都很軟。

    林辛言似乎感覺到他的意圖,扭開臉,他扣住她的后頸,迫使她和自己對視。

    低啞的呢喃,“我要的不多,只是一個吻,也不愿意給我嗎”

    林辛言搖頭。

    白胤寧眼底快速的閃過一抹失望,很快又浮上一絲笑痕,“對我這么絕情”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