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0章,不要推開我,就這一次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0章,不要推開我,就這一次

    “我有喜歡的”

    “唔”

    她的話還沒說完,忽然,白胤寧的嘴唇貼了上來,堵住她沒說出來的話。

    她的瞳孔猛的縮緊,雙手本能的想要推開他。

    “不要推開我,就這一次就這一次。”他的聲音很低jckjeix,沙啞的祈求。

    林辛言的手頓住,莫名的心臟顫抖了一下,她感覺到了他哽咽在喉,難以訴說出口的哀傷。

    她僵硬著身體。

    許久之后,他嘴唇刮過她的臉頰滑到她的耳畔,“出了文傾陷害你的事情,我知道是我替養父報仇的機會,其實更多的是因為你,不想你被那么些不好的事情擾了清凈,宗景灝一天不知道真相,他對文傾總是會留一絲情面,我扒出這件事情,就是想他沒有后顧之憂,可以沒有任何牽絆的去對付文傾,說到底是我低估了你對他的感情,我嫉妒,也羨慕,照顧好自己,從這一刻起,你將失去一個喜歡你的男人。”

    他轉速的轉身,“我會離開,這次不會讓你失望,今天,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我不會再踏進b市,你走吧。”

    林辛言望著他的背影,“謝謝。”

    說完她叫門外的沈培川。

    很快沈培川推門進來,看了一眼白胤寧。

    “我們走吧。”林辛言淡淡的道。

    沈培川終究是什么也沒說,推著她離開。

    進入電梯他才開口問,“談攏了嗎”

    她的聲音和表情都極為冷淡,似乎不愿意談這件事情,“嗯。”

    “培川,我累了。”她摁著自己的眉心。

    沈培川不是傻子,白胤寧能不要任何好處的答應不揭開此事,但是有些話他必須提醒林辛言,“景灝的脾氣我想你應該清楚,白胤寧對你的心思,也不是什么秘密,他肯定不會無緣無故就答應,如果提的條件是關于你的,我希望你簡單直接的拒絕。”

    林辛言仰頭看他,“你覺得他會對我怎么樣”

    沈培川抿唇不語。

    林辛言笑,眼底卻是無盡的冷意,“懷疑我們有身體交易”

    “不是”

    “可你就這個意思”林辛言冷聲打斷他。

    沈培川低眸,“對不起。”

    “你有這樣的想法,侮辱的不止是我。”

    沈培川只是一剎那的念頭在心里閃過,就脫口而出了,確實不妥,他也很后悔。

    下了電梯沈培川推著她下來,出了酒店的大門,去車旁時,看到往這邊走來的宗啟封。

    沈培川停了下來,似乎都很驚訝見到對方,很快又似乎知道他們同時出現在這里,恐怕是為同一件事情。

    那天程毓秀和白胤寧見過面之后,回去就和宗啟封說了白胤寧的事情,讓他找人盯著白胤寧,怕他亂來。

    今天發生在醫院門口的事情,自然也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去見過白胤寧了”宗啟封負手而立。

    林辛言嗯了一聲,“他會離開b市,關于那個醫生,也不會再出現。”

    宗啟封挑眉似乎沒有想到,這事,這么快就解決。

    “他費盡心思找人,會這么輕易的就答應離開,而且還不抖露出來”

    沈培川也低頭看著林辛言,也想知道,白胤寧為什么放手了。

    “他不是想要揭開此事,他主要目的是文傾,想要為白宏飛報仇,他也知道,對付文傾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決定先回白城。”林辛言說道。

    宗啟封還是抱有懷疑的態度,可是林辛言這樣說了,他也不好再說別的,嘆息了一聲,“若是瞞不住,你就告訴他。”

    這些年,他老了,也累了。

    林辛言很意外,瞞了這么多年,忽然就不在意了那今天來找白胤寧又是為何

    “我不希望他從別人嘴里聽到,我也好,你也好,毓秀也好。”

    林辛言緊緊的皺著眉,有些接受不了這樣的回答,“那當初為什么要隱瞞,考慮過他的感受嗎是要他跪在程毓秀的面前懺悔這些年的冷漠,還是要他和文傾斗的你死我活文傾對文嫻的感情,你比誰都清楚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林辛言閉了閉眼睛,她扶額,緊繃的神經,快要讓她崩潰了。

    宗啟封并沒有生氣,她說的有道理,一開始是他們隱瞞的了真相,是他們讓宗景灝從小心里就裝滿怨恨,現在

    “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去吧。”宗啟封剛想轉身,似乎又想到什么,看著她,“小曦小蕊想你們了,方便的話,給我打電話,我帶他們過去。”

    林辛言說好。

    馮叔拉開車門,宗啟封彎身上了車,然后離開。

    沈培川問,“我們現在走嗎”

    林辛言搖頭,她需要一點點的時間冷靜一下,不想這樣樣子回去,也不想宗景灝看到自己這幅樣子。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激動,動了胎氣,隱隱有些不舒服。

    沈培川抬手想要安慰一下她,可是手要落在她的肩膀上時,頓了一下,似乎覺得不妥,又收了回來。

    只是陪著她,靜靜的站在路邊。

    然而這里發生的一切,都被對面路旁停著的那輛車子里的人盡收眼底。

    他升起車窗,隨之,車子也很快疾馳而去。

    路過林辛言身邊時,她不經意的抬眸恰好和車里那個男人的目光相撞,只是車速太快,她并沒有發現那是誰的目光。

    車內的人直到看不見林辛言才緩緩的收回目光。

    黑沉沉的夜,下起了雨,洋洋灑灑,從天而降。

    長年累月在爾虞我詐的商場逢場作戲,練就的從容自若,誰也別想窺探出他的真實想法。

    即使驚濤駭浪,他也能做到面上風平浪靜不動聲色,就如此刻,他的表情,眼神,就連聲音都如外面的雨水,清清冷冷,寡淡了極致。

    “這件事要秘密進行,查到任何線索,直接報給我。”

    “是。”

    很快這輛車子消失在深夜的大雨里。

    因為下了雨,林辛言坐進了車里,她的臉色不是很好,沈培川有些擔心,“要去醫院嗎”

    她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沒事兒,回去吧。”

    沈培川還想說什么,但是看到她很疲憊的樣子,便沒出聲。

    很快車子停在了別墅。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