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1章,難以言說的悲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1章,難以言說的悲

    雨勢太大,沈培川讓她在車里等自己,“我去拿把傘。”

    他冒著雨到后備箱找了一把傘撐開,雨水砸在傘上嘩嘩的響,他走到副駕駛拉開車門,“雨太大,抱你進去吧。”

    林辛言踩著踏板下車,沈培川忙將雨傘遮住她。

    她扶著沈培川的手臂,“沒事,我能走,就這一點路。”

    沈培川沒有勉強,畢竟男女授受不親。

    只是走的慢,到了屋里他收了傘,蘇湛和關勁已經走了,餐廳也收拾干凈了,于媽在收拾廚房。

    她回頭看向站在屋檐下的沈培川,雨水嘩嘩的從天上傾瀉下來,就連風里都有一絲水氣,她低聲道,“今天我情緒不好,說什么你都別介意。”

    “我知道。”沈培川抿了抿唇,“應該是我向你道歉,怎么能那樣懷疑你。”

    “蘇湛關勁,哪里你告訴他們一聲,別說我沒今天出去的事情。”她當時和沈培川離開別墅,沒有避諱他們兩個,他們下來看不到人,肯定會問于媽他們的去向。

    “我會給他們打電話,你進去吧,出去很久了。”

    林辛言點了點頭,囑咐道,“你開車慢點,夜里,又下雨,視線不好。”

    “我會的。”沈培川應聲。

    林辛言轉身進屋,于媽正出來準備到外面丟垃圾,看見她站著,放下手里的東西快步走過來,“我扶著你。”

    林辛言握著她的手,緩步往里走,“于媽我今天出去的事情,你不要和景灝說。”

    于媽低眸,說,“好。”

    “他一直睡著嗎有沒有吐”還是擔心傷了胃,畢竟空腹灌的酒。

    “還好。”于媽一直低著頭,也不敢看林辛言的眼睛。

    “我記得家里有解酒藥,你給我拿一片來。”

    于媽猶豫了一下,說道,“好。”

    還倒了一杯水,她走過來,一手拿藥端水,一手扶著林辛言上樓,“你小心點兒,注意樓梯,醫生囑zjjsy咐不能下地。”

    “我有分寸,沒事的。”到了樓上,她推開門屋子里只亮著一盞床頭燈,光線有些昏暗,她甚至能夠聞到淡淡的酒氣,她接過于媽手里的水杯和解酒藥,“你下去吧,這里我自己就行。”

    apsteesbook 于媽說好囑咐一聲,“你自己當心點兒,有事隨時叫我。”

    林辛言輕嗯了一聲緩步走進屋內,于媽看她走到床邊,沒事才關上門下樓。

    宗景灝側著身子,隱在暗處,她走到床邊把水和藥放在桌子上,坐到床邊伸手扳他,“難受嗎”

    他的身體很重,他不想翻過來的時候,林辛言扳不動他,以為他睡著了,便沒繼續,而是坐在床邊,望著雨水不停地拍打這玻璃,她的睫毛微微扇動,像是在想什么。

    宗景灝睜著眼睛,只是沒動。

    一個躺著一個坐著,都各懷心思。

    叮咚。

    她的手機響起短信音,她掏出手機滑開屏幕,是白胤寧發來的,她猶豫良久才點開,字不多,我走了,再見。

    今天這么大的雨,又是夜里。

    她微微嘆息,也好,希望一切恢復原來的樣子。

    回頭看他,他還躺著,姿勢都沒變過,殊不知,此刻他的眸子猶如一團烏云,濃重的猶如化不開的黑暗。

    她放下手機,掀開被子躺了下來,胳膊穿過他的腰側剛想摟著他睡覺,忽地,她的手被攥住,她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男人就迅速抓住她的雙手,將她從左邊翻到右邊,并且將她的手摁在頭頂使她動彈不得,雙腿夾著她的腿,伏在她的上方。

    他身上的酒氣很重,林辛言微微皺眉,“你沒睡嗎”

    他不語,就是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的嘴唇,他的眉宇在昏暗的光線下,顯得凌厲而分明。

    他的拇指覆上她的唇瓣,她的唇形很美,唇瓣飽滿色澤紅潤,指腹從她的唇上略過,很輕也很柔,他垂著眸子,濃密的睫毛遮住了瞳孔的黯然。

    林辛言看不透他怎么了,“你吭。”

    她剛想張口,他的指腹忽地壓下來,嗑制住她要長開的唇瓣,他很用力的捻過,粉色的唇在他的指腹下變了形。

    林辛言疼的雙手驟然攥緊,卻動彈不得。

    他仔仔細細的端詳,來來回回碾壓,林辛言一聲不吭,默默的忍受。

    他的力道輕了些,但始終不曾離開,她的嘴唇像是什么能長出花來,他一會擠弄,一會撫摸。

    林辛言只覺得雙唇麻麻的疼,她今天很累,很累。

    有水一樣的東西滴到她的臉上,她未來得及看清那是什么,他的唇就覆了上來,含著她的唇瓣,時而深吻,時而廝磨。

    是痛。

    是難以言說的悲。

    apn是被硬生生的拉入深淵,苦苦掙扎,每一寸理智,每一寸肌膚,被撕扯碎,揉成一團,生不如死。

    他松開了她的手,伏在她的耳邊沙啞地問,“你去哪里了我醒來沒有看見你,知道我多害怕嗎”

    林辛言抱住他,“我沒走,我一直都在。”

    “剛剛,是不是把你弄疼了”他的聲音悶悶的,像是從胸腔里發出來,似乎又帶著一絲輕顫。

    林辛言側頭吻他的臉,“沒有,是不是我讓你喝酒,生氣了”

    “嗯,想吐,胃里火燒火燎的,不知道會不會死掉。”

    她的聲音很輕,帶著責備,“喝酒了,就可以說瘋話我給你拿了解酒的藥,吃嗎”

    “你喂我。”他低低的道。

    林辛言嗯了一聲,答應的很爽快,因為自己灌他的酒,心里愧疚又心疼的慌。

    “你起來,你不起來,我怎么拿藥。”林辛言輕輕的推他一下,他順勢側身下來躺在旁邊,林辛言起來,伸手將藥拿在手里,遞到他的唇邊。

    他長開口連她的手指一塊含在嘴里,林辛言皺眉,忙縮了回來,“你起來,喝點水。”

    他躺著不動,“你喂我。”

    林辛言,“”

    這水怎么喂,會流到被子上的。

    “用嘴。”他眨著眼睛。

    他的藥就含在嘴里沒咽下去。

    林辛言看著他。

    “我胃疼,起不來。”他的半邊臉陷在枕頭里,委屈回視著她。

    林辛言還有理由拒絕嗎只能喝水,第一口她沒經驗,沒含住,咽下去了,她又續了一口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