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7章,思想不再一個頻道上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7章,思想不再一個頻道上

    ap 職稱上陳清的官大,但是論真正的實權是文傾,自己手下有兵。

    “我再想想。”宗景灝還沒想一個可以徹底將這件事解決的方案。

    畢竟這件事是文傾挑起來的,陳清這邊解決,如果文傾不放手,還是無法把這件事徹底的結束。

    他不想拖,不能一擊即中,他不會貿然出手。

    沈培川思考了一會兒,“我覺得陳清好解決手里握著他把柄呢,就是文傾哪里”他頓了一下,“畢竟嫂子為你生下兩個孩子,現在懷有身孕,卻被命案纏身其實也不用顧慮太多。”

    其實他想說對文傾不必手軟。

    畢竟文傾并不是他親舅舅。

    文嫻也不是他生母。

    宗景灝目不斜視,就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絲毫波動,像是沒有聽到沈培川的話一樣。

    其實他都聽見了,只是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不是他念情,上次文傾到公司找他,他就把話說的很清楚了。

    而是,手里的把柄是陳清的,并不是文傾的,他不松口這事依舊沒完。

    除非陳清指使殺人的事情,和文傾也有關系。

    他瞇著眸子像是在沉思什么。

    沈培川知道,這事,說著簡單做著難。

    畢竟宗景灝他是人,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對昔日里稱為舅舅的人兵戎相見恐怕也要斟酌一下。

    更何況他現在還不知道文傾不是他舅舅,肯定要做一番心里斗爭吧。

    沈培川在心里默默的想著。

    完全和宗景灝的思想不再一個頻道上。

    “你去見何文懷。”忽然宗景灝出聲。

    沈培川睜大眼,“你想到對策了”

    “何瑞琳真正的死因不要透露,試探何瑞澤的死,是他和陳清之間的交易,還是文傾。”

    他心中已經有對策,不管是和誰有直接關系,他都要確定何文懷在何瑞澤的死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不過他猜測,何文懷不知道,他只是一顆陳清的棋子。

    畢竟虎毒不食子,除非沒有人性,或者是陳清給的利益足夠大,可是何家經商,陳清怕是也幫不上什么忙。

    而且得多大的利益,才能讓何文懷舍去兩條人命

    這里面恐怕還有很多文傾都不知道的事情。

    “好。就這里停我下車。”沈培川說道。

    apnjpgangongbsp宗景灝將車子停在路邊,“有消息給我打電話。”

    沈培川推開車門下車,關上車門時說好,“你走吧,我打車。”

    宗景灝看了他一眼將車子開了出去。

    他抬手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下午,不打算去公司了,直接開回別墅。

    大門口李戰坐在花池邊的圍欄上,看到開過來的車子,他站了起來,宗景灝將車子停下。

    “你怎么來了。”他從車上下來。

    李戰說,“有東西交給你。”

    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u盤,“這是那天酒吧拍下來的全部過程。”

    文傾雖然已經出院了,但是精神不佳,在家里休養,是他偷了文傾的電腦密碼,將里面有關于林辛言的那個視頻下載了出來,然后將里面的原件徹底刪除。

    他不知道家里電腦里的是不是原件,別處還有沒有存檔他就不知道了。

    “反正不管怎么樣,這個都能證明嫂子的清白,至少后面兩槍致命的都不是她開的,第一槍,明顯是在自我保護的意識下才開的,這屬于自衛。”他看完了視頻所以知道事情的經過。

    宗景灝抬起眼眸看著他,“你偷的”

    李戰點頭。

    他垂著眼眸睫毛微動,文傾軍職在身,并且是手握實權的那種,電腦是一個密碼就能打開的

    李戰是懂點,查下id還行,去攻克一個軍職人員的電腦,這不得不讓他懷疑。

    “你就用一個密碼就打開了”宗景灝抬起眼眸問。

    李戰誠實的點了點頭,“是啊,而且就直接保存在桌面的,我一打開電腦就看到了,我順便查了一下家里的電腦,沒有別的存檔了,除非他辦公室的電腦里還有。”

    “你懷疑什么”

    宗景灝搖頭說沒什么,“你回去吧。”

    并沒有邀請他進去,他不喜歡這個時候有任何人來打擾林辛言。

    剛剛李戰沒進屋,是因為守在門外的人不讓他進,這肯定是宗景灝交代的,他知道宗景灝這幾天因為林辛言的事情,心情不好,所以很識趣。

    他雙手抄兜朝停在路邊的車子走去。

    宗景灝叫住他,“晚上八點我在芙蓉園等你爸。”

    李戰回頭有些錯愕,現在他要見文傾干什么

    但是宗景灝并沒有要和他解釋想法,轉身邁步進了大門。

    林辛言想兩個孩子了,所以今天讓程毓秀把兩個孩子帶過來。

    程毓秀在于媽那幾天送飯的時候,就察覺到了林辛言可能是懷孕了,于媽做的飯菜都是對孕婦好的,今天來,她特意問了林辛言。

    林辛言也沒瞞她。

    畢竟她不是外人,是孩子的親奶奶。

    司機把他們送來就走了,所以宗景灝沒有看到那邊的車子,進門才發現兩個孩子在,一個趴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在看什么,另一個在研究擺放在落地窗前的鋼琴。

    他走過來,沙發里趴著的是女兒,在看唐詩,而且很專注的那種,有人站在她身后都不知道。

    宗景灝解掉西裝扣子,脫下來,搭在沙發背上,彎身貼著女兒的背附身看她手里的書,這時,小女孩才發現有人,轉頭就看到近在咫尺的臉,笑瞇瞇的抱著就親了上去,口水扯著絲,甜甜的叫,“爸爸。”

    小女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伸手給他擦臉。

    宗景灝饒有興致的看著她放在沙發里的書,“開始學讀古詩了”

    小女孩興致很高,“是啊,我快要上小學了呢,當然要學會讀唐詩了。”

    “哦,是嗎,會讀幾首了”

    小女孩可高興了,炫耀道,“我都會背這首詩了。”

    宗景灝瞟了一眼女兒小手指的詩鵝,眼角微微抽動。

    他揉揉女兒的頭發,將她抱坐到自己的大腿上,極為寵溺的道,“我女兒這么厲害,這么難的詩都會背了。”

    “難吧,我說難,哥哥還說是我腦子笨,我看他才笨。”小女孩可算找到認同她的了。

    趴在他的懷里撒嬌,“爸爸,以后你要告訴哥哥,叫他不要總是欺負我。”

    林曦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