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0章 這輩子的執念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0章 這輩子的執念

    這一時片刻的情緒外露,似乎,只有抱著這副有溫度的身軀才能心安一些。

    他的臉隔著薄薄的布料,在她的腹部來回的磨蹭著,他能清楚的感覺她皮膚的炙熱和她肚子里那個小生命心臟的跳動聲,此刻他抱著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

    一個是他所愛的女人,一個是他骨血。

    他的人生悲嗎

    身份被隱瞞,親生母親在眼前,他卻怨恨了二十多年。

    apntrontrophybsp二十多年,太久了,久到他以為那就是破壞父母婚姻的壞女人。

    可是,此刻他又是幸運的,他擁有心愛的女人,擁有可愛的兒女,擁有著和正常家庭一家的家。

    家里有他想要的一切,妻子,孩子

    林辛言的手指在他的發絲里摩挲著,“你怎么了告訴我。我和你一起分擔,我們是夫妻。”

    “我很難受。”他閉著眼睛,臉依舊緊緊的貼著她來回磨蹭,“你生他們的時候是不是很痛”

    確實很痛,一陣一陣,一次比一次痛,到現在她還能記得當時的那種撕心裂肺。

    但那些都已經過去了。

    “就因為這個心情不好啊”林辛言抬起他的下巴,低頭借著微弱的光看他,“那你以后對我好一點”

    “我對你還不好就差把命給你了。”他的手往下滑

    林辛言皺眉,去拍他的手。

    宗景灝輕笑,“下去吃飯,我出去一趟。”

    “你不吃一點”她問。

    “我到外面再吃。”

    林辛言還是覺得他有事沒和自己說,見他不動,宗景灝站了起來,“要我抱你下去嗎”

    “不用,那我下去了。”程毓秀和孩子都在下面的呢,她呆久了,免得他們擔心。

    宗景灝捏她的鼻子,“去吧。”

    林辛言緩步走下去,宗景灝獨自做了一會兒快到八點的時候,起身去換衣服,他脫衣服的時候樓下傳來鋼琴聲,是那首名曲夢中的婚禮。

    他第一次聽林辛言彈鋼琴,竟有些入神。

    琴聲悠悠揚揚,一種情韻卻令人回腸蕩氣,雖琴聲如訴,所有最靜好的時光,最燦爛的風霜,而或最初的模樣,都緩緩流淌起來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走下樓,兩個孩子坐在林辛言的兩側,不知道是否聽得懂這首曲子的意境,但卻入了神。

    隨著曲子的起伏輕輕的搖晃著腦袋,完全沒有發現站在樓梯口的男人。

    程毓秀坐在沙發上,眼淚模糊了眼眶。

    這首曲子她聽過,曾經聽文嫻彈過。

    她看著林辛言的樣子,一時間恍惚,仿佛回到很多很多年以前

    一曲完畢,林辛言手指的動作停了下來,她像是入了意境,是兩個孩子和程毓秀的掌聲讓她回了神。

    “好久沒碰過了,手指都是僵硬的。”

    gdzqr程毓秀擦了一下眼角,笑著說,“很好,你彈的很好聽,我都入迷了。”

    “是啊,太好聽了,媽咪好厲害。”林蕊曦撲進林言的懷里。

    林曦晨已經研究半天的簡譜了,很認真的對林辛言說,“媽咪,你教我彈吧。”

    林辛言說好,她伸手摸摸兒子的腦袋,看見宗景灝站在樓梯上,問道,“現在出去”

    他輕嗯了一聲,“早點休息。”

    說完便出了門。

    林蕊曦跑過去問,“爸爸幾點回來”

    他抱起女兒,在她的額頭親了一口,“很快,晚上就住這里,別回去了。”

    林辛言的身體不適合外出,兩個孩子在這里,也能陪陪她。

    “好。”林蕊曦滿心歡喜的答應,這里有爸爸和媽咪,她當然愿意在這里了。

    宗景灝放下女兒,“去吧。”

    林辛言站在客廳看著他,“早點回來。”

    他說好,出了門他開車去了芙蓉園。

    抵達后,他停好車子走進去,里面的服務員迎上來,“您是宗宗吧,文先生在里面等您。”

    宗景灝微微頷首,示意他帶路。

    包廂種植了一株粉芙蓉,亭亭玉立在一方水池中央,潺潺的清泉流淌斑斕的鵝卵石,很雅致,也很精美。

    宗景灝走進來,繞過中間的芙蓉樹看到亭子里的文傾坐在茶桌前,他邁步走過去。

    文傾聽到了腳步聲,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果然,還是你懂我。”

    李戰還傻傻的以為自己得逞了。

    如果他不故意讓李戰知道,李戰根本無法打開他的電腦。

    宗景灝沉靜的坐到對面。

    “我果然老了。”他的氣色不是很好,心里的執念從未放下過,時間太久早已經生根發芽。

    他不能失去妹妹唯一的兒子。

    他將一個檔案袋推到宗景灝的跟前,“警方明天就會宣布案子的結果,是何瑞澤私自逃獄,被警方擊斃,和林辛言沒有任何關系,這里是當初的所有材料,銷毀后,就不會留下一點痕跡。”

    宗景灝并沒有去看,只是很淡的表情看著他。

    似乎這個轉變來的有些快。

    文傾嘆息一聲,“我知道,我若真的做了,你我不會再有機會這樣坐在一起,畢竟她為你已經生下兩個孩子,如果是我,我怕也會拼了命的去保護,自己的孩子妻子。”

    宗景灝沉默的聽著,并未作出任何回應。

    “文嫻啊,小時候就長的漂亮,很招人喜歡,我就她一個妹妹,自然是疼愛,家里父母感情好,我和她感情也甚厚,或許家庭氛圍的關系,所以對于親情總是比任何感情都要深些。

    記得文嫻剛出生不久,那個時候我也才幾歲,大概剛記事沒多久,父親就告訴我,這個是你妹妹,你要愛護她,照顧她,因為你們的身上流著同樣的血,來自同一個母親,你們是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

    我就一直記著,我也是那么做的愛護她,疼愛她。”

    說著他抬起眼眸看著宗景灝,“她年紀輕輕就去世,我當時真的很難接受,對我打擊很大,真的想把你爸的腦袋敲個洞看看里面裝了什么,為什么不珍惜她,好好照顧她,讓她那么年輕就”

    文傾很是傷感,模樣很憔悴。

    宗景灝緩慢的抬起頭,看著他,最終什么也沒說。

    因為里面的往曲折他自己都不清楚,只能等去調查的人給他傳來消息。

    文嫻他一直以為自己母親的人,在這件陳年舊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為什么連文傾都絲毫不知

    “我知道,我們恐怕是回不到從前了,但是,希望你能原諒我,對于文嫻的死,我依舊放不下,恐怕是我這輩子的執念了。”

    他站了起來,即使身體沒有以前剛硬,但是依舊站的筆直。

    “我很想知道,當初這個主意是你自己出的還是別人給你出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