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1章 生根發芽的執念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1章 生根發芽的執念

    一直沒有說話的宗景灝終于開了口。

    文傾轉頭看他,“你什么意思”

    他的表情和聲音都很淡,“我只是想知道。”

    ap“說起來我今天恐怕還得去一趟陳家,是我先提起讓陳詩涵嫁給你的,現在這個決定我還沒和他說,這次怕是要鬧不愉快了。”

    陳清出力,又把女兒交出來,他卻沒有做到一開始承諾的愧對這個老朋友。

    “聽您這意思,是陳清出的注意了”雖然是在問,大概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是的,我迫切的想要拆散你和林辛言,是他給我出的計謀,當時陳清和我說,何瑞澤會進去是因為林辛言,何家對林辛言也有恨,愿意幫助我。”文傾實話實說。

    聽到這樣的答案,宗景灝并沒有意外,“我想他應該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告訴你。”

    “什么事情”文傾的聲音大了些。

    他是很信任陳清的,忽然聽到說,陳清有事情瞞著自己,所以才會不由自主的提高了聲音。

    “前幾天有人要抓林辛言,而且態度很強硬,帶著不少人硬闖進醫院的”

    “有這事”很快文傾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陳清”

    “不是他親自出的手,利用的何家,何家那個女兒在牢里死了,他是幕后黑手,我已經查清楚了,沒有證據,我不會和你說。”宗景灝和他說這些,只是想讓他清楚,陳清并不是因為他才獻出女兒的,恐怕陳清有他自己的目的。

    至于什么目的,他想不太清楚,依照他和文傾的關系,根本不需要什么聯姻了吧

    但是,為什么那么想把自己的嫁給他呢

    他想干什么

    目的是什么

    千方百計,比文傾費的心思都多。

    “他是不是看我生病了,怕我反悔,才瞞著我去做的”文傾一時間也拿不準,陳清到底是為什么這么做。

    依照他們的關系,應該會和他商量的,不會擅自做主才對。

    “是不是有意隱瞞你,你一試探便知。”宗景灝拿起桌上的文件袋,并沒有拿出來看。

    文傾多少他有點了解,他既然決定放過林辛言,肯定就不會再對她留有后手。

    他站了起來,“對于陳清我很不喜歡。”

    這個人的目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留著是個禍害。

    文傾皺眉,“你什么意思”

    “我該走了。”該提醒的他已經說,彼此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了。

    邁下臺階他走出涼亭繞過潺潺流淌的泉水,芙蓉樹依舊亭亭玉立,文傾看著他的背影,。

    嘆息一聲,始終是有了隔閡。

    怕是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我也想放下,可是放不下。”

    生根發芽的執念,想要連根拔起,除非他死。

    文傾從芙蓉園離開,就直接去了陳家。

    陳詩涵在家里悶壞了,受不了這種一直呆在家里的生活。

    “爸,我現在過的像是坐牢一樣的日子,我什么時候才能出去”

    陳詩涵發著牢騷。

    這時大門敲響了,陳夫人去開的門。

    陳詩涵還在繼續說著,“我忍不了了,我要出去,再待下去我會瘋的。”

    “你再忍忍”看到進來的是文傾,陳清改了口,“你先回房間,晚點我去和你說。”

    陳詩涵還想說什么,陳清睜眼警告,她再不情愿還是站起來回了房間。

    “你來了。”陳清從沙發上站起來。

    “病這幾天在家里呆悶了。”文傾還和平常的樣子一樣,陳清笑著,“小病,休養兩天就好,我看你氣色好多了。”

    文傾嘆了一口氣,“老了,時間是一匹野馬,跑起來就不停啊。”

    陳清笑著,“走進屋里說。”

    陳夫人走上來,問道,“你們要喝點什么”

    “不渴。”意識到文傾在,說道,“茶吧,文傾喜歡喝茶,老古董一個。”

    “還是你了解我。”文傾笑著跟他走進書房。

    “我生病的日子,你沒著急吧”文傾貌似無意的問。

    “坐。”陳清伸手擺了一個請的姿勢,文傾順著坐下來。

    “我急什么,這事還得你。”陳清坐下來,何文懷辦事不給力,沒能成功,他很著急,“你現在身體好了,上次景灝已經答應”

    “我怎么聽說在我生病的時候,有人去闖過醫院這事你知道嗎”文傾打斷他的話。

    陳清心里打了個咯噔,面上倒沒怎么表現出來,“我聽說了,好像是何文懷找人干的,他女兒在里面死了,當初會進去和林辛言有很大的關系,聽說身上背了兩條人命案子。”

    文傾閉了閉眼,若是宗景灝沒有提醒他,他絕對會完全相信陳清的話。

    現在他只剩下懷疑。

    “陳清我們認識幾十年了吧”

    陳清點頭,“可不是,一起入伍一起走到今天,又搭檔工作。”

    文傾心里不是滋味,是啊,多少年的老伙計了,他竟然騙自己。

    “我聽說是你指使人殺害的何家女兒,利用何文懷來逼迫景灝”

    陳清瞬間懵了,他,他怎么會知道

    陳夫人剛想敲門送茶進來,聽到文傾的聲音,收住了手。

    站在門口偷聽。

    陳詩涵想要聽聽陳清是不是和文傾談自己和宗景灝的婚事,從樓上走下來,就看見陳夫人在偷聽,皺著眉問,“媽,你在干什么”

    “噓”

    “你過來。”陳夫人小聲喊女兒。

    陳詩涵走過來,“他們在說什么”

    陳夫人讓她聽。

    陳詩涵抱著好奇的態度,跟著陳夫人趴門縫。

    “你都是從哪來聽說的”陳清強撐著鎮定。

    大腦卻在快速的運轉著,想著怎么能把文傾哄騙過去。

    “我沒有確實的證據,能會來貿然問你嗎如果你著急讓詩涵嫁過去,你和我說,我們什么關系我會不管不問嗎事情是我挑起的頭,我沒做到,我給你道歉,你背著我這樣做,是不是不太好”

    陳清有些慌,“你有證據”

    這個可是致命的。

    “多年的老伙計了,和我說實話,你這么費心費力,為什么那么想讓詩涵嫁給景灝”

    陳清不語。

    書房的門忽然被人推開,陳夫人站在門口,“我知道他為什么費盡心思想讓詩涵嫁給宗景灝。”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她,就連站在她身旁的陳詩涵都震驚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