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2章,動情時叫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2章,動情時叫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

    陳清驀然站起來,呵斥妻子,“我在和文傾說話,誰準你進來的”

    陳夫人看著丈夫,“我嫁給你多年,勤勤懇懇,照顧你的生活,對你的吩咐,我說過一個不字嗎”

    陳清語塞,妻子真的算賢惠,照顧這家照顧女兒,伺候他。

    “我在和文傾說話,你進來干什么你一個婦道人家知道什么把茶放下出去。”這次陳清的聲音不大,情緒也沒剛剛激烈,文傾在,他太過激動倒顯得他在欲蓋彌彰。

    只是看著妻子的目光充滿警告。

    陳夫人定定的看著丈夫,心里不免生出幾分凄涼,“我這輩子嫁給你,事事以你為中心,但是這次,我不想聽你的。”

    陳詩涵站在一旁一時看看父親一時看看母親,“媽你要干什么呀”

    陳夫人看著女兒,眼睛有些紅,“讓你看清你爸是什么心思。”

    陳清有些慌,“你出去”

    如果放在以前對著即將暴怒的丈夫,她一定會立即離開,但是她不能看著丈夫執迷不悟,將女兒搭進去。

    她走進來,將手里的茶盤放到桌子上,走到后面的書架,從里面拿出一本書,名為戰略論的書。

    陳清臉色鐵青的盯著她,文傾和陳詩涵則是好奇,她會拿出什么,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她。

    陳夫人在眾人的目光下,從書里找出一張照片。

    這照片陳詩涵沒見過,也認不太清楚上面的女孩是誰,但是文傾卻認的清楚,這是他妹妹文嫻的照片。

    他走過來,從陳夫人手中拿過來,照片里面是文嫻十五歲的時候,穿著白色的連衣裙,散著頭發,站在院子里的大樹下照的,她五官還沒有完全長開,但是依稀可見精致清秀的臉龐,特別是那雙眸子,明凈清澈的燦若繁星,讓人看一眼便很難再忘記。

    迎著光,文傾發現照片背后似乎有字,他翻過來看,上面寫著文嫻的名字,還寫了時間。

    時間是他入伍那年。

    他回頭看著陳清,“這是怎么回事”

    陳清轉過頭,誰也沒看。

    apyitaofan陳夫人想要笑笑,可是實在是扯不出來,就連身體都是僵硬的,“我一直都知道他心里有人,我并不想去追究,但是他現在瘋了”

    一開始她并不知道陳清心里有人,作為丈夫他一直很冷淡,和她行完夫妻之事,便把自己關在書房。

    剛開始她以為陳清就是這性格,慢慢也就接受了,發現他藏女孩照片的是陳詩涵剛出生不久,有一次她來書房找東西,不小心把那本書碰掉了,里面掉出來一張照片。

    當時她特別想去質問陳清為什么藏著一個女孩的照片,但是想想兩個人都有孩子了,而且照片上的女孩看著也不大,她就安慰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后來陳清依舊和她做完夫妻之事,會到書房做一會兒,于是她故意不敲門就推開房門,發現他就正在看那張照片。

    當時她特別難受想要去質問但是最后她還是退縮了,她舍不得孩子,對陳清也有感情。

    “你費盡心思,不就是想讓詩涵嫁給你暗戀多年女人的兒子嗎”

    陳夫人捂著嘴,這些年的隱忍,在這一刻爆發了,她心里的苦,從未對任何人說過。

    也說不出口。

    說丈夫心里有人和她行夫妻之事,動情時會叫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

    她丟不起那個人。

    陳詩涵震驚的睜大了眼睛,“爸,我媽說的是真的嗎”

    陳清的身體僵硬著,隱隱約約有些發抖。

    “爸,你倒是說話啊”陳詩涵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他口口聲聲是為這個家好。

    原來不過是他一己私心。

    文傾負手而立,他看著陳清,“我也想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還記得那年我們入伍,我去你家嗎。”陳清沒有回頭,聲音有些壓抑。

    “當然。”那個日子他不會忘記。

    “我站在客廳里等你”

    那天的天氣特別的好,初夏的陽光明媚卻不灼人,給人的感覺暖暖的。

    他穿著單薄長袖體恤,站在客廳里,忽然有人從后面貼上來,捂住他的眼睛,聲音很軟很甜,“猜猜我是誰”

    女孩挨著他的耳邊,說話時的熱氣都噴灑在他耳后的皮膚上,麻麻的癢癢的,他甚至czyjfs能夠聞到女孩身上的淡淡香味。

    很明顯這個和他近距離接觸的是個女孩子,他的心沒節奏的跳動。

    apnbshongienp “文嫻你在干什么”文傾換了單薄的衣服,下來,看到文嫻捂著陳清,不明所以的問。

    文嫻看著站在樓梯口的哥哥,身體僵硬了一下,然后慌忙的松開自己捂著的人。

    她以為站在這里的是文傾,文傾今天入伍,她特意請假從學校回來送他。

    本想給他開個玩笑,沒想到自己捂錯了人。

    她抓了抓頭發,“我以為你是我哥哥,不好意思啊。”

    當時文嫻很不好意思,小臉微微的泛著紅。

    陳清第一次見她,她扎著馬尾,露著白皙精致的小臉。

    文傾走下來,“他叫陳清,和我一起入伍,我長的比他帥多,竟然能認錯。”

    文嫻翻白眼,“自戀狂。”

    再說了,她只看到了后背,身高差不多,家里又沒有外人。

    “我們去吃燒烤,你去不”入伍以后可就沒機會了,兩人約好去之前先去逍遙一下。

    “去啊,干嘛不去我都請假回來了。”文嫻說。

    “那走。”文傾拿著車鑰匙開文謹的車。

    坐上車,陳清往后看了一眼,“文傾,咋地,怕我把你妹妹拐了,還是怎么滴,都不介紹一下”

    文傾斜眼看他,“剛剛不是認識了嗎我妹妹文嫻。”

    文嫻笑著,“以后和我哥哥一起,要記得照顧一下他。”

    “我需要人照顧”文傾不能認同妹妹,這是看不起他啊。

    “你就是太自以為是了,萬一闖禍了,怎么辦我又不在你身邊,誰能替你給爸爸求情”

    文謹很疼愛文嫻,每次文傾闖禍都是文嫻在文謹面前求情。

    文傾,“”

    陳清笑,回頭看著文嫻,“放心,我替你照顧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