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3章,肯定會揍你一頓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3章,肯定會揍你一頓

    文傾切了一聲,“你能照顧好你自己就不錯了。”

    很快抵達黃塘邊的燒烤攤,這家燒烤攤最大的樂趣在于。可以自己烤,人家提供所有的食材和材料,塘邊還有片樹林,可以乘涼聊天。

    他們烤了些肉和素菜,還拿了幾罐啤酒在坐在林子里的草地上,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

    文傾感慨,“以后這么悠閑的日子怕是沒有了。”

    文嫻挨著他坐著,撇了他一眼,“那么沒出息呢你是要干一番大事業的人。”

    “你想我干什么大事業”文傾看著妹妹問。

    文嫻幾乎是不假思索的道,“那自然是保家衛國的大將軍了。”

    文傾說她野心大。

    還大將軍呢。

    陳清比較沉默,都是他們兄妹兩個在一直說話,他只是在文嫻說話的時候,會看著她。

    她的臉上總是神采奕奕,清純又特別的有活力。

    “我再去拿兩罐啤酒。”文傾起身。

    陳清這才有機會和文嫻說話,“你和文傾感情看起來很好。”

    文嫻托著下巴,“他是我哥哥啊。”像是想到什么,她無奈又幸福的道,“我上小學的時候,沒有同學敢和我交朋友。”

    陳清好奇的問,“為什么”

    文嫻撇撇嘴,“因為我有一個兇神惡煞的哥哥,記得我上二年級的時候,被同桌不小心推了下一,摔倒了,膝蓋磕破了皮,流了點血,我哥知道了,就跑去把人家給打了。”

    “你哥去打個小朋友”陳清驚掉下巴。

    這簡直是妹控啊。

    “對啊,從那以后別人都知道我有個高年級,而且暴力的哥哥,都沒人敢沾我,怕我哥。”

    陳清笑。

    文嫻靠近陳清,小聲道,“我悄悄的告訴你,我為什么選離家遠的學校,就是怕他再去揍我同學,我連個朋友都交不到。”

    “哈哈”陳清大笑。

    “不準告訴我哥。”

    陳清故意逗她,“我不替你保密。”

    文嫻捂著肚子,好像不舒服,陳清看她,“我和你開玩笑的,不會告訴你哥的,別裝啥肚子疼。”

    文嫻就捂著肚子不說話,樣子很難受。

    “你真jbocha肚子疼啊”

    陳清問。

    文嫻點了點頭。

    “那我們去找你哥,我們回去。”陳清伸手扶起她,這時才看到她褲子上有血。

    他欲言又止,脫了身上的長袖體恤,當時文嫻嚇了一跳,因為天氣熱,脫了上衣,就是光著了。

    “你,你干什么呀”

    他將衣服遞給她,沒有往她身上看,提醒道,“你身上”

    “我身上”文嫻猶猶豫豫的轉頭,往下看,才發現自己的褲子上沾了血。

    “你來那個了吧”

    文嫻的臉瞬間通紅,低著頭,這是她初次來。

    “這里人多,讓人看著不好,你系在腰間,反正天氣也不冷。”

    文嫻猶豫了一下,拿了過來,“謝謝你。”

    “沒事兒。”陳清笑著。

    文傾提著一打灌裝啤酒,看到陳清光著,還以為他怎么文嫻了,扔了啤酒過來就要揍陳清。

    “哥啊,我能不能別這么暴力”文嫻喊住他。

    文傾抓著陳清的衣領,怒吼吼的道,“怎么回事兒”

    陳清小聲在他耳邊道,“你妹妹來那個了,弄到身上了”

    文傾回頭看看妹妹通紅的臉,松開了陳清,對妹妹說,“趕緊上車回家。”

    回到家文夫人給女兒泡了紅糖水,還讓她洗了澡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

    她收拾好自己下樓,就穿著那件白色的裙子,散著頭發,她很白,身形纖細,一笑,眼睛彎的像月牙兒一樣,仿佛那靈韻會溢出來。

    陳清看愣了,心臟砰砰的跳著,似乎要沖出胸腔。

    文傾碰了一下他,“我妹妹好看,也不能看一只看啊。”

    陳清趕緊低下頭,覺得自己瘋了,怎么會對一個未成年的女孩子心動。

    可是目光總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她。

    她笑起來的時候特別的美。

    文夫人說文傾要走了,拍個照留念,就在院子里,拍的照片。

    他們上車的時候,文嫻送他們,站在路邊看他們上車,明明是有十五歲,就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站在路邊就像一道風景,讓人移不開眼。

    他的心像是被什么蟄了,總0577edu是會想起她的樣子,想著等幾年自己退伍,她就成年了,就可以追求她了,還故意試探過文傾,半開玩笑的道,“文傾,以后把你妹妹介紹給我,這樣我們關系就更加近了。”

    文傾當他開玩笑,也玩笑道,“行呀,等你事業有成,能做個配得上她的男人。”

    和陳清關系雖然好,但是陳清長相他不滿意,覺得配不上自己的妹妹。

    其實在他眼里誰都配不上他妹妹。

    陳清回憶的同時,文傾也回憶了那天發生的事情。

    眉頭緊皺,“那個時候她才十五歲”

    文傾很不高興,像是妹妹被人褻瀆了一樣。

    陳清站著一直沒回頭。

    “爸,你太讓我失望了”陳詩涵無法接受,自己的父親為她出謀劃策,打著為家族未來的名義,其實是想成全自己心里那段不為人知的暗戀。

    她心目中偉大的父親形象頃刻間崩塌。

    她哭著跑出去。

    陳夫人看著丈夫,“縱使是心中有萬分的遺憾,百分不舍,這些年了,也該放下了。”

    說完走出去,路過文傾身邊時,“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我看你們都瘋了。”

    文傾扭頭雖然放過了林辛言,但是依舊不能釋懷她和程毓秀的關系,在他的眼里,是程毓秀破壞了妹妹的婚姻。

    書房里靜悄悄的,文傾沒想到這個十幾年的老伙計,竟然心里想著自己的妹妹。

    他說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總之不太舒服。

    “你們口口聲聲愛她,又給了她什么呢還不是為了利益,讓她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陳清嘲諷。

    “我們是為她好。”文傾到現在依舊覺得他們做的是對的,“那個莊家小子,是個私生子,還是個小姐生的私生子,怎么能配上文嫻”

    “宗啟封比莊家那個,好一萬倍”雖然宗啟封背叛了妹妹,但是他不覺得是宗啟封的錯,肯定是程毓秀勾引的他。

    就男人而言,宗啟封具備他心目中妹夫的所有條件,高大帥氣,有能力,他看得出來當時宗啟封對文嫻是喜歡的。

    兩個人在一起真的是郎才女貌。

    特別的般配。

    陳清冷哼了一聲,“以自己私利,說的那么好聽。”

    “如果倒退二十年,我知道你這心思,肯定會揍你一頓”文傾狠狠的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