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4章,人苦不知足,得隴又望署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4章,人苦不知足,得隴又望署

    陳清轉頭看著文傾,“我就喜歡怎么了”

    文傾喘著粗氣,“看來我們的關系是走到頭了。”

    “我難道喜歡一個人的權利都沒有”

    文傾不語。

    他不是說不可以喜歡,但是他就覺得很不自在,兩人好兄弟多年,他一直以為陳清把文嫻當妹妹看待。

    apnzzbazzbsp 沒曾想,心里卻想著

    “人苦不知足,得隴又望署。”

    道理陳清都明白,苦于解不開心結,年少時的怦然心動,耐不住的渴望,是得不到時的執拗。

    總覺得如果兩人在一起了,她不會早早就去世,兩人肯定能夠幸福的生活,起碼,他是愛她的,給她呵護,給她愛。

    “虧你還明白,好自為之吧,若是這把年紀,妻離子散,讓人笑話。”文傾轉身走出書房。

    做到車里他覺得自己心里悶著一口氣,副官問,“回家嗎”

    “去墓地。”他想文嫻了,去看看她。

    副官開著車朝著郊區的墓園而去,文傾一說去墓地,他就只是他是去看誰。

    “等等,去花店買束花,不然墓前太冷清,她一個人孤獨。”

    副官在前面十字路口調轉了車頭。

    他沒有買菊花,而是一束小鳶尾,文嫻生前就喜歡這種花。

    文傾抱著花上車,副官在啟動車子的時候,他無意間往外看了一眼,卻看見程毓秀和林辛言,還有兩個孩子,身后跟著幾個保鏢。

    “我們不能在外面太久,你身體不行,買完蛋糕我們就回去。”程毓秀擔心林辛言的身體。

    林辛言說好。

    兩個孩子忽然說要吃千層慕斯蛋糕,她感覺出來也不會用太多的時間,便帶著兩個孩子出來,她也順便透透氣。

    “我進去買,你們在這里等我。”程毓秀走進蛋糕店。

    文傾聽不到她們說了什么,但是看她們的表情很開心,很快他收回目光,低頭看著懷里的花,用手輕輕撫著。

    吶吶自語的道,“你的兒子呀,不讓人省心。”

    這時車子滑動開出去,他依舊沒有抬頭,只是低頭看著懷里的花。

    程毓秀買了蛋糕出來,“我們走吧。”

    “回家吃蛋糕了。”林蕊曦興奮的道。

    程毓秀笑,“你呀,小肚子還能盛的下嗎”

    “能的,能的。”林蕊曦怕會不給自己吃一樣,連忙強調。

    “走上車。”

    林辛言站在車門前,讓兩個孩子先上去,林蕊曦似乎閑出來的時間短,“晚上好像也有好玩的。”

    程毓秀拍拍她的小屁股,“明天我帶你們出來玩。”

    “那媽咪和我們一起嗎”林蕊曦扭頭看著林辛言,眨巴著眼睛,充滿渴望。

    “我帶你們不是一樣的嗎媽咪肚子里有小寶寶不知道嗎”

    林蕊曦撅了撅嘴巴,雖然很想和媽咪一塊出去玩,但是現在媽咪肚子里有小寶寶,爸爸說,不小心呵護會離開他會離開的,為了小寶寶不離開,那就不和媽咪一起了吧。

    回到別墅程毓秀把蛋糕拿到廚房切了,一人小塊,晚上吃多了會不舒服。

    程毓秀怕他們吃了會膩,給他們一人倒了一杯果汁,端到桌子上,放到他們跟前。

    “那么小一塊”林蕊曦盯著盤子里的蛋糕,感覺不夠吃,林曦晨搖頭,將自己的切了一半給她。

    林蕊曦眉開眼笑,“謝謝哥哥。”

    “等下你吃胖了,就穿不了漂亮的衣服了。”

    林曦晨故意擊打她,是晚上吃多了蛋糕,真的會發胖。

    林蕊曦哼了一聲,“你看我們家誰胖爸爸不胖,媽咪也不胖,我怎么會胖我們家是瘦子體質。”

    林曦晨,“”

    這小丫頭,怎么變得伶牙俐齒,還會反駁了

    “那你吃吧。”林曦晨是拿她沒有辦法。

    “我當然要吃了,吃不完,就留給爸爸。”林蕊曦美滋滋的舀了一勺子蛋糕送進嘴里。

    林曦晨看著妹妹舔勺子,眉頭緊緊的皺著,“你吃的都是口水了,給誰吃”

    “給爸爸呀,爸爸又不會嫌棄我。”小女孩信心滿滿,親親的口水他都不會嫌棄的。

    程毓秀搖頭輕笑,覺得林蕊曦就是個活寶。

    林辛言窩在沙發里有些許困意,看著兩個孩子坐餐桌上吃東西,唇角不由得微微上揚。

    “你先上去休息吧,他們兩個我來照顧。”程毓秀見林辛言似乎想睡覺。

    林辛言點頭,她沒覺得累,身子也沒有不適,就是有些困,她起身,“那我去睡會兒。”

    她邁著輕穩的步子走上樓,打開燈,屋里瞬間就亮堂了,放在床頭的那束百合有些枯萎了。

    但是她不舍得扔,伸手摸了摸花瓣,還有淡淡的香味,心想等哪天出去再買一束插上吧。

    屋里有些花顯得有生機。

    她躺下床上,也沒有去洗漱,太困了,不gb809想動,她蓋上被子,頭沾到枕頭,就和周公去約會了。

    夜里迷迷糊糊聽到有響動,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屋子里沒有開燈,只有窗外瀉進來的月光,看到床頭立著人影。

    剛睡醒聲音有些沙啞,“你回來了”

    他脫了身上的西裝,走過來,“吵醒你了”

    林辛言嗯了一聲,是聽到響動醒來的。

    她抓過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兩點多了,“怎么這么晚。”

    ap15858513883 “去辦了點事兒,我去洗澡,你先睡。”他過來摸摸她的臉,睡覺睡的熱乎乎,肌膚柔滑,摸在手里舒服。

    有些癢,林辛言扭了一下頭,宗景灝笑,“睡吧。”

    他轉身朝著浴室走去,邊走邊摳開皮帶,響了一下金屬般咔嚓聲,他進了浴室打開燈,沒過大會兒,傳來嘩嘩的水聲。

    林辛言很困,即使有聲響還是慢慢又睡著了,只是朦朧中身后的床墊往下陷,腰間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纏住,伴隨著淡淡沐浴露的清香,微涼柔軟的唇貼在了她的后頸上,在哪里輕輕的親吻啃咬,不疼有些癢,林辛言唔噥了一聲,“我困。”

    “嗯,你睡。”他的嘴唇沒有離開,只是從吻變成了廝磨。

    林辛言擰著眉,他這么鬧騰她根本無法安心入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