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5章,落不到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5章,落不到好

    “我真的很困。”她加重語氣強調。

    宗景灝,“”

    他將她摟緊,結實的胸膛緊緊的貼著她的背,“我不動你,睡吧。”

    早晨六點多太陽從東邊的天際漸漸地升起。

    “唔”

    林辛言轉了個身,伸手,觸碰之處已經沒有溫暖的身軀,緩緩地她睜開眼睛,剛醒來有些不適應這些光用手擋了擋,旁邊已經沒有人,就連溫度都已經散去,應該是很早就走了。

    她皺著眉,昨晚回來那么晚,這么早又出去,能休息的好嗎

    她坐起來,抓過手機想要給他打個電話,翻到他的號碼卻沒有撥出去,想必他應該是有事,不然不會這么早就走,自己這個時候打電話,或許不合適。

    放下手機,掀開被子下床去洗手間洗漱,她擠牙膏的時候,放在床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她邊刷牙邊走過來拿起手機,是沈培川的號碼,她將牙刷從嘴里拿出來,接起電話,那邊傳來沈培川的聲音,“嫂子,看新聞了沒有”

    “什么新聞”

    “趕緊看看吧。”

    林辛言帶著疑惑的心情,拿掉手機找到b市今日早間新聞,定置頭條,是關于酒吧殺人案的,警方給予破案結果,是犯人越獄警方擊斃,之前流傳的視頻是有人惡意合成,并非事實。

    b市警方已經在微博貼出整個案子的過程,并且對這次案子的輿論做出警告,不可以信謠,傳謠,為社會治安做貢獻。

    百度微博到處都是這條新聞,僅僅一個早上就已經傳開了,林辛言垂著眼眸,他昨晚這么晚回來,早上又走的那么早,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嗎

    “嫂子看到了嗎”沈培川的聲音再次傳來。

    林辛言將手機重新放于耳畔,說道,“看見了。”

    “好戲還在后頭,這件事的始作俑者也跑不掉。”

    “文傾嗎”

    “不是,陳清”

    “陳清”林辛言有些意外,這件事不是文傾挑起來的嗎

    “其實這背后都是陳清在搞鬼,利用文傾對你的憎惡,而在他面前出謀劃策,何瑞澤何瑞琳都是他的棋子,利用他們讓何家對你報復,而他站在背后想要漁翁得利,他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其實不知道我們已經掌握他犯罪的證據”

    宗景灝那晚見完文傾又去見了何文懷。

    如果不是文傾先示弱,主動把案子撤了,這次的事情也會牽連到他的。

    當時宗景灝讓沈培川去見何文懷就是試探何瑞澤的死,是不是他和陳清的合作。

    結果,并不是,而是陳清和何瑞澤之間的交易,何瑞澤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所以在他去酒吧前給何家寄了一封信,是陳清找的他,說是如果他愿意死,可以幫助何家,還可以救出何瑞琳,所以他就答應了。

    似他自己,可以換取何瑞琳出來,給何家謀取好處,他肯定是愿意的。

    這封信好巧不巧的在沈培川去找何文懷的時候,何文懷才收到。

    沈培川又將何瑞琳的死告訴他,并且拿出證據。

    屆時,何文懷才知道自己被陳清利用了,知道了真相他自然不愿意放過陳清。

    他也不是對陳清一點防備都沒有,兩人見面談話,他都暗地里錄了視頻,本來是為了防止陳清甩了自己,用來威脅他的。

    現在卻成了陳清在這件事情所扮演角色的證據。

    加上何瑞琳的死,矛頭直接指向他,被抓去調查是肯定的了。

    上級打黑除惡正緊,陳清在這個節骨眼上犯事,落不到好。

    這個林辛言倒是意外,“他為什么這么做”

    她和他有仇嗎

    為何這么費盡心思,想要陷害她呢

    “具體我不大清楚,我想應該有自己的目的,不然不會這么喪心病狂,給你打這個電話就是告訴你,不要再為何瑞澤的案子憂心了,事情結束了。”

    “他呢”林辛言問,為什么是沈培川給她打電話

    “宗啟封來了,這會兒人在他的辦公室,我想他應該沒有時間給你打電話,所以我先打電話告訴你一聲。”

    “我知道了,沒事我就掛電話了。”林辛言手里還拿著牙刷呢,那邊沈培川說了一聲好。

    她掛了電話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去洗手間洗漱,昨晚沒有洗澡身上有些不舒服,她洗了個澡,換了干凈的衣服,興許是洗了澡的關系,整個人的精神都很好。

    她下樓,于媽已經準備好早餐,程毓秀在給林蕊曦洗臉,林曦晨已經洗好坐到餐桌前。

    看到她,林曦晨打招呼,“媽咪早安。”

    林辛言拉開椅子坐下,說道,“小曦早安。”

    “媽咪你也和我說早安。”林蕊曦洗好臉和手,朝這邊跑來,林辛言拿她沒有辦法,囑咐她慢點,無奈又寵溺的道,“小蕊早安。”

    小女孩兒高興了,爬到椅子上坐下來,于媽把鮮牛奶放到他們跟前,“快點吃早餐吧。”

    兩個孩子都開吃了程毓秀才走過來,她坐到林蕊曦身旁,端起牛奶喝了一口,看著林辛言,“等下我出去,你有沒有想要買的,我給你買回來。”

    “讓媽咪和我們一起出去嘛。”林蕊曦又一次提起來讓林辛言和她一起出去。

    程毓秀皺眉,“昨晚我說的話你又忘記了你媽咪的肚子里有小寶寶,不可以勞累”

    “那好吧。”林蕊曦有些小失望,本想和媽咪一起出去玩的。

    現在看樣子不行了。

    “哎,你這孩子呀,心思怎么那么活動呢”昨晚都已經很明白了,林辛言肚子里有小寶寶不能走,今天又提起。

    “要不我和你一起出去吧。”林辛言的心情不錯,一直籠罩在頭頂的烏云終于散去,好像外面的陽光都明艷了。

    “你的身體”程毓秀有些不放心。

    “我感覺很ianxgbog好了,明天有空我去一趟醫院。”她笑著說道。

    程毓秀也不想掃了興致,“也好,剛好小蕊就想和你一起呢,等下于媽也跟著去,人多也照應的過來。”

    apnxiaoaierpbsp林辛言點頭,最興奮的就是林蕊曦了,“我們去一趟游樂園吧,我想玩碰碰車。”

    “好,都帶小蕊去,讓你呀,一次玩個夠。”程毓秀摸摸孫女的腦袋。

    吃完飯于媽收拾了餐具,因為天氣有些熱起來,程毓秀給兩個孩子套上風曬衫和遮陽帽。

    “等下也要去趟商場,給兩個孩子買些夏季衣服,夏天就要到了。”

    林辛言坐在沙發上托著下巴說,“好。”

    程毓秀看她一眼,“你也得買點兒,月份大了,身上的這些就不能穿了。”

    “媽,你買給我唄。”林辛言朝她撒嬌。

    “我求之不得。”程毓秀也笑。

    于媽收拾好,他們一行人出門,家里四個保鏢也跟著,開了三輛車子出門。

    程毓秀和孩子們還有林辛言坐在中間那輛七座商務車里,兩個孩子在后座玩,林辛言坐在程毓秀旁邊,她回頭看了一眼兩個孩子,猶豫了一下說道,“景灝不知道是不是發現什么了,幾次我看他情緒都不對。”

    雖然他隱藏的很好,但是她依舊感覺的到,他心里裝著事情。

    “媽”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