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9章,盼了一輩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9章,盼了一輩子

    程毓溫站在一旁,亦是哭聲不斷。

    apjijianapp “她命苦。”

    宗景灝就站門旁,沒有往里進,他低著頭,碎發遮擋住了他的表情。

    “我記得那年她二十歲生日的時候,家里出了事,父母離世,我被抓進去,她一個在外面跑,周旋,想要把我救出來”程毓溫哽咽著。

    apn“我當時不知道,后來才知道的,她為了我不坐牢,和一個女人做了一個交易,那個女人叫文嫻,她給了一大筆錢,夠補上那些欠的債務,我就不用坐牢,毓秀啊,我妹妹就跟文嫻離開了白城。”

    “叫文嫻的這個女人,和自己的丈夫沒有愛情,自己心有所屬,但是又覺得對不起她丈夫,便把毓秀送給了她的丈夫,希望他們有感情,愛上對方后來毓秀懷孕了,文嫻說要給這個孩子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便對外宣稱自己懷孕了”

    “孩子一出生就抱到了文嫻的身邊,說孩子是她生的,不巧的是,文傾發現了宗啟封和毓秀的關系,他覺得是毓秀趁著文嫻懷孕期間,勾引了宗啟封那個時候文謹還在位,勢力很大,文傾更是肆無忌憚,抓了毓秀,并且比她給宗啟封打電話說分手,毓秀不肯,他不知道怎么聽說毓秀之前有個初戀,便把白宏飛也抓了起來,用白宏飛威脅她”

    “不得已,她只能打電話告訴宗啟封,她還愛著白宏飛,決定離開。其實她并沒有離開,而是被文傾關了起來,這一關,便是六年”

    “是文嫻發現了她沒有跟白宏飛走,而是被文傾關了起來,便逼文傾放人,那個時候已經過了六年,文傾覺得毓秀和宗啟封分開了那么多年,應該沒有感情了,而且文嫻和宗啟封的孩子又長大了,他便答應放人”

    “六年啊,兩千多個日日夜夜,她被抓進去的時候,剛生產完,也是那個時候傷了身體,以后就再不能生育了,而且精神出現了問題,一年之后才好些。”

    “后來,她為了能陪在自己的兒子身邊,嫁給了宗啟封,但是文傾不同意,要她拿家族祖傳的手藝作為代價,才肯答應,至于那個文嫻怎么死的,我就不清楚了。”

    他紅著眼睛抬起頭看站在門旁的宗景灝,淚聲俱下,“躺在這里,用白布蓋著的女人,是你親生母親。”

    臨了又強調的加了一句,“十月懷胎,忍著生產時劇烈的陣痛,生下你的親生母親。”

    宗景灝依舊沒有抬頭,隱隱約約能夠看見他輕顫的身軀。

    宗啟封站了起來,渾濁的眸子失去了所有的色彩,他小心翼翼的放下程毓秀的手,有不舍,有心痛,最終還是放了下來,他看向程毓溫,“我們出去吧,讓他見她一面,叫她一聲盼了一輩子”

    程毓溫抹了一把臉,先一步走出了病房,門外沈培川站在走廊,剛剛程毓溫的聲音,他都聽見了,震驚不已,程毓秀竟然是宗景灝的親生母親。

    此刻,他擔心宗景灝怎么辦。

    怎么面對。

    宗啟封路過宗景灝身邊時,停了下來,手抬起重重的落到他的肩膀上,“別讓她帶著遺憾走。”

    宗啟封的手用力的握著他的肩膀,紅著眼眶,“她盼了一輩子,活著的時候,終究沒盼到,現在別再讓她帶著遺憾走。”

    說完他走出病房,關上了房間里的門,房門關上的那一刻,隔絕了外面的一切,就連空氣都和外面隔絕了。

    整個病房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響。

    只能依稀看見,宗景灝的身體抖的比之前更加的厲害,緩緩的他身軀彎了下來,順著墻,滑坐到地上。

    他的雙臂搭在膝蓋上,腦袋埋在雙臂間,沒有人看到他的表情,甚至沒有人看到他哭。

    只是有水滑過他的臉頰,滴落到地上。

    此時此刻,他連去看她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apnbskdd56p林辛言醒來時,鼻尖彌漫著消毒水的氣味,身上的衣服被換成了病服,她記得程毓秀為她擋住了危險,她才能無恙,當時她傷的很嚴重,現在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她掀開被子下床,小腿很疼,她拉上褲管才看到腿上有傷,出車禍時,她的腿好像被什么夾到不能動。

    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傷的,不過看樣子已經處理過了。

    她緩慢的走出病房,手術這邊沒有人,她抓著一個路過的護士問道,“請問,今天送來出車禍的患者現在怎么樣了”

    護士多看了她一眼,指著另外一個走廊,“在那間病房里。”

    “謝謝。”林辛言松了口氣,被送進病房,應該就不會有大事了,還好,還好,她帶著慶幸的心情,往這邊走,她看到站在走廊里的沈培川。

    加快了腳步。

    “培川。”

    沈培川走過來扶著她,“沒事吧”

    她搖頭,問道,“他來了嗎”

    沈培川低低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一聽這聲音不對,她抬頭看著沈培川。

    “你知道對嗎”沈培川問。

    “什么”

    “程毓秀是景灝的親生母親。”

    有股不好的預感竄出來,本能的抓住沈培川的胳膊,“他知道了”

    沈培川嗯了一聲。

    同時林辛言也松了一口氣,也好,也好,這樣也好,就算開始難以面對,但是,那個結早晚有一天會解開。

    而且現在程毓秀受傷,正需要有人陪伴。

    “我進去看看。”林辛言朝著病房走去。

    沈培川拉住她,“景灝在里面。”他的聲音低啞,“程毓秀沒救過來,現在他應該需要點空間。”

    林辛言睜大了眼睛,“你,你說什么”

    程毓秀沒有救過來

    唔

    強烈的痛感如浪潮般襲來,使得身體抽搐,就連胃部也跟著緊縮,一陣惡心往上竄。

    她捂著胸口,蹲在了地上。

    沈培川嚇了一跳,扣住她的肩膀,“你沒事吧,要不要我去叫醫生”

    林辛言搖頭,“就是心太疼了他怎么辦”

    她抬頭望著緊閉的房門,眼淚不由自主的往下落,哽咽著,“培川,他怎么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