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3章,出現了幻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3章,出現了幻聽

    “太太”保鏢見林辛言不動,小聲喚了一句。

    林辛言擺手,她朝著莊子衿走過去。

    保鏢緊跟她左右。

    “媽。”隔著一點距離,她輕聲喚。

    莊子衿的身體僵硬了一下,轉過身看著站在不遠處的林辛言,扯出一抹笑,“言言,你怎么來了”

    她的氣色不似之前那么差,臉有了點血色。

    “應該是我問你,你怎么會穿著病服在醫院,你怎么了”她的聲音很低,生怕聽到不好的消息。

    程毓秀的死對她打擊很大。

    只是在家,有孩子,有宗景灝,心里難過也不能表現出來,如果莊子衿再有什么事情,她怕自己會崩潰。

    莊子衿走過來,看著她穿著寬松,腳上踩著平底鞋,笑著說,“我聽沈培川說你懷孕了”

    她不愿意配合治療,態度消極,沒有求生的欲望,沈培川沒有辦法,就告訴她林辛言懷孕了,當時沈培川說,“她跟你一起吃了很多苦,如果你絲毫不在意她的死活,你就盡管不配合治療。”

    說完就走了。

    想想她十歲跟著自己到一個陌生的環境,生存艱難,她們相互取暖,相互依偎,有苦也有甜。

    現在她有懷孕,想必和宗景灝感情很好,有機會或者看著她幸福,要是能活久一點,為她照顧小孩也是好的。

    所以知道林辛言懷孕后,她開始積極配合治療。

    看過她吃苦,接下來希望看著她幸福。

    她拉著林辛言的手,“我沒事,不要擔心”

    林辛言甩開她的手,“我想聽實話。”

    很明顯故意瞞著她絕對不是小病。

    莊子衿知道瞞不住,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你和我回病房吧。”

    她住的單間,也安靜,公園里人多眼雜。

    林辛言沒有言語,默認了她的提議,跟著她去住院部到她所住的病房,她走進來,推開窗子,這棟住院部和她之前住的那棟樓,中間就隔著一座公園。

    “你住進來多久了”她問。

    “有些日子了。”莊子衿坐在床邊,朝她招手,“言言過來。”

    林辛言走過來坐在床邊,莊子衿拉著她的手,握在手里,“知道你懷孕了,我很高興。”

    林辛言輕輕的垂著眼眸。

    “我這病屬于遺傳,不過你放心,醫生說只要我配合治療,再活個幾年沒有問題”

    忽然,林辛言6688fs抱住她,緊緊的,哽咽著,“為什會這樣你知不知道我很難受”

    莊子衿拍著她的背,“言言,不要難過,我會好好配合治療,將來幫你帶小孩,沈培川說了,只要我配合治療,到時候他會幫我找人,給我減刑,到時候我過個一年半載的,你生下孩子,我就可以像幫你照顧小蕊和小曦那樣照顧你這個孩子。”

    林辛言不語,就是心里難受,“媽,你說人這一輩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莊子衿以為她是想到以前的事情,心里難過,于是安撫著,“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以后你會很幸福的生活的。”

    林辛言搖頭,“人這一輩子最痛苦的,就是你的親人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等到失去的時候,才會那么刻骨。”

    莊子衿的身體僵硬了一下,“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她不敢在家里表現的情緒,此刻毫無掩飾的在莊子衿面前流露。

    并沒有注意聽莊子衿的話。

    她是在想程毓秀和宗景灝這輩子的錯失。

    莊子衿嘆了一口氣,“言言啊,我一直把你當親生女兒,當初也是沒辦法,他是我爸婚前有的孩子,他媽媽的身份見不得人,他也是私生子,沒有在人前露過臉,沒有人知道他是莊家人”

    “媽,你在說什么”林辛言擦了一把臉,她怎么聽不懂,她伸手摸摸莊子衿的額頭,難道是精神病復發了

    莊子衿拿掉她的手,“我好好的,你剛剛說什么親人在眼前不知道,最痛苦,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林辛言坐在床邊一動不動,大腦失去指揮自己的行動力,愣著兩眼發直的看著莊子衿,半天才找回聲音,“我,我什么身世你是我媽,林國安是我爸。”

    “林國安他不是你爸。”雖然林國安已經死了,但是對那個男人的恨,也沒有消失,更覺得他不配被林辛言稱為爸。

    話說到這份上,莊子衿索性也不瞞著她了,她拉著林辛言的手,“言言,你爸叫莊子懿,和我同父異母,他的身份只有家里的人知道”

    apnb 林辛言倏地,站了起來,“媽你在胡說什么,我就是您的女兒,什么莊子懿我沒聽說過,也沒有見過。”

    ap一時間她竟無法接受。

    “言言。”莊子衿知道可能太突然,她一時間無法接受,不由的嘆了一口氣,還以為她發現了,想著就順便告訴她,沒想到她跟本就不知道。

    “你肯定累了吧,休息休息,我還要回去,小曦和小蕊還等著我回去呢。”林辛言并不愿意去聽,她朝著門外走去。

    莊子衿也沒勉強她,“你什么時候想知道,隨時來找我,你脖子上的項鏈,就是你親生母親留給你的。”

    林辛言握著門把手的動作微微頓了一下,而后快速的拉開門,走出去。

    她走的很快,保鏢跟著她,“您慢點。”

    林辛言像是沒聽見,只想快點離開這里。

    她不想聽莊子衿的任何話。

    上了車她吩咐道,“快點離開這里。”

    司機啟動車子,保鏢擔憂的看她一眼,“太太您沒事吧”

    林辛言回神,搖了搖頭,“沒事。”似乎是想到什么又補充了一句,“我今天出來的事情,你們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聽到沒有”

    司機和保鏢皆應聲說知道了。

    這一路上她都恍恍惚惚的,像是做了一場不真實的夢。

    她回到別墅就上了樓,去洗手間浸濕了一塊方巾,疊起來躺在沙發里,覆在額頭上。

    她一定是發燒,燒的腦筋都不清楚了,才會出現幻聽。

    莊子懿是她爸

    呵呵她都沒有見過,怎么可能呢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