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5章,她想親口問一問文傾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5章,她想親口問一問文傾

    里面放著一份文件袋。

    她伸手拿出來,繞開封口纏線,拿出里面的東西,兩個信封,上面分別寫著,致哥哥文傾另一封沒有署名,打開保險柜的那一刻,她都沒有什么心情波動,直到看到這兩封信。

    她的眉頭緊緊的皺起來,手也不自覺的跟著抖。

    致哥哥文傾就足以說明,這個女人就是文嫻。

    她壓了壓情緒,繼續拿里面的東西,是一份文件,jk股權書。

    這個集團她沒聽說過,不過從股份來看,雖然這個集團也是股份制,但是組成人員極少,因為這份股權書占了百分之八十。

    啪嗒一聲,文件袋里掉出一個小東西。

    她低頭,只見一個鏤空精致的小吊墜,滾在她的腳邊,她蹲下撿起來,發現是可以打開的那種,她用指甲抵住縫隙扣開,里面是一張合照大頭像,雖然很小,但是里面人的五官都模樣特別的清晰,女人留著長發烏黑垂直,五官精致,眉眼和她有幾分相似之處。

    但大多更像她旁邊的那個男人。

    apnbdijiangsp男人雋秀英朗,看上去帶著柔弱病態的美感,偏生的硬朗,又不失男人剛毅,不去看那雙黑黝黝深不見底猶如枯井般的眸子,會讓人覺得這是一個單純長的很美的男人。

    林辛言心里想,這個就是讓文嫻情有獨鐘的男人。

    或許是沒有親眼看過他們,心里雖然有波動但是并不深刻,淺淺的很淡。

    這時她發現這個墜子和她的項鏈是一樣的材質,她從口袋里掏出項鏈,果然,是配套的,墜子剛好可以穿入鏈子。

    她將東西放入文件袋,先放于保險柜內,撕開那封沒有署名的信封,展開折疊的信紙,娟秀的字跡很快呈現在她的眼前。

    辛言你好。

    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夠看到這封信,潛意識里不希望你看到,但是又希望你看到,至少知道我是誰,你的父親是誰,不希望你看到,是想你在一個健全的家庭里成長,和平常人無亦。

    好想看到你長大的樣子,是像我,還是像他,卻更多的是希望你健康平安。

    文件袋里的那些,是我們留給你的,遇到困難可以去找一個叫邵云的人,他會幫助你,保護你。

    你能看到這封信,相信你一定是經歷了什么,不然子衿不會告訴你。

    不管聽到關于你父親任何不好的事情,都不要相信,他是一個好人。

    我文嫻你的母親,你父親莊子懿,但是這個名字沒有多少人知道,你知道這一個身份就夠了。

    千言萬語只能說聲抱歉,生下你,卻無法養育你,但是我們是愛你的,很愛你。

    我一直相信你是上帝打過烙印送來的饋贈,當你的生命降臨,我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你是我和他的后代,也是我們留在這個世界上的印記。

    愿所有的幸福,所有的快樂,所有的溫馨,所有的好運,永遠圍繞在你身邊。

    文嫻

    啪嗒,一滴眼淚落在了信紙上,她沒有心痛,沒有怨,也沒有恨,不知道為什么,看完眼淚就流出來了。

    不受自己的控制一樣。

    “林小姐,您還在里面嗎”林辛言進去太久,經理在門口喊了一聲。

    她快速的擦掉眼淚,回應一聲,“在,很快就出來。”

    她將東西都裝進文件袋,關上保險柜的門,然后拿著文件袋走出來,她的表情很淡,對保鏢說了一聲,“我們走吧。”

    經理送她出門,“有什么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

    林辛言回頭看他一眼,“我來這里的事情,不希望有人知道。”

    經理笑,“這個可以,保護客戶的隱私,也是我們服務的宗旨。”

    林辛言輕輕的點了一下頭,保鏢給她打開車門,她彎身做進去。

    她托著下巴看著車窗外,“有人問起,今天我出來干什么了,知道怎么回答嗎”

    保鏢開著車子回頭看她一眼,很懂她的意思,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去找借口。

    “要不您給我fveperor一個理由。”

    “有人問起,就說我去服裝店了。”她看著外面,昨天大雨傾盆,今天陽光明媚,可是籠罩在心頭的那抹憂傷卻不曾散去。

    她輕輕的垂下眼眸,看著手里的東西,猶豫了一下還是吩咐保鏢去文家。

    關于程毓秀的事情,她想親口問一問文傾。

    這對她來說十分重要。

    保鏢有些擔憂,“不用告訴宗總嗎”

    林辛言挑眉,故作生氣的樣子,“怎么,我的話沒有用是嗎”

    保鏢急忙解釋,“不是的,我是怕您遇到危險,我不好交代。”

    “放心,他不會對我怎么樣。”她淡淡的語氣,內心卻藏著忐忑與不安。

    文嫻女兒這個身份,就已經給她帶來了很多困擾,若是文傾是害死程毓秀的罪魁禍首,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對宗景灝了。

    很快車子停在小區門口,這里一般車子進不去,守衛嚴格,林辛言給李戰打了一通電話。

    李戰沒在家,和龍胖胖在一起喝酒呢,因為文傾做的事情,讓他無法面對,索性和以前一樣不在家。

    接到林辛言的電話他感到十分意外,“嫂子。”

    “我在你家小區門口,你能出來一下嗎”

    yanggang李戰打起了精神,“你怎么去我家了和我哥在一起嗎”

    “沒有,我一個人,你出來一下,小區門口門衛不讓進。”

    “我沒在家。”李戰放下酒杯就往外走,龍胖胖追了出來,“你又去哪里,不是說復出接工作了嗎又變卦啊”

    熱度都快下去了。

    還想不想火了

    李戰不耐煩,回頭看他一眼,“我現在有事。”

    就林辛言一個人去家里,他不放心,文傾不知道會不會刁難她。

    他必須得回去。

    “我答應你了,就一定會去做的,先讓我解決一下事情可以嗎”李戰用著最后一絲耐心。

    龍胖胖站在原地,沒在追上來,知道他的脾氣,嘆了一口氣,回去自己一個人喝悶酒。

    林辛言微微垂著睫毛,“我把手機給門衛,你和他說一下行嗎”

    李戰上了車,說行。

    林辛言把正在通話的手機給門衛,知道是去文家的,才放行。

    到了文家門口,林辛言將文件袋裝進包里,推開車門下車,“你在這里等我。”

    保鏢有一絲擔憂,“可”

    林辛言強調,“放心,不會有事。”

    保鏢只能聽她的話留下來,林辛言獨自走過去,按響了門鈴。

    過了一會兒房門才打開,看到是林辛言時,李靜愣了一下,而后側開身子笑著說,“快點進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