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6章,最后一次見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6章,最后一次見面

    李靜是真沒有想到林辛言會主動上門,想著她和宗景灝的關系,熱情依舊。

    “你一個人來嗎”李靜問。

    林辛言淡淡的嗯了一聲。

    “誰這個時候來”文傾走出書房,看到林辛言要問的話戛然而止。

    神色不虞,似乎也意外她會來家里,不由地往她身后看了一眼,并沒有看到宗景灝,不免有幾分失落。

    “你來干什么”他不冷不熱的問。

    林辛言站在原地沒有動,就這么靜靜的望著他。

    這個人和她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此刻本該有認親時的緊張與喜悅。

    可是她只剩下惆帳。

    文傾被盯的不自在微微錯開她的目光,“這么看著我做什么”

    她依舊沒有收回視線,語氣壓的很輕很緩,“我能和你談談嗎”

    文傾繃著臉,“是他讓你來的”

    他心想是宗景灝讓她來從中調和關系的

    這么一想心中不禁有幾分喜悅。

    “不是,他不知道我來。”

    文傾皺眉,臉色微冷,“我和你有什么好說的。”

    “你我是敵人嗎難道連說幾句話也不行”平淡的心境終于有了一絲波瀾,不是文傾的冷漠傷了她的心,而是對這段錯綜復雜的親情,感到無力和心累。

    文傾抿著唇,沉默不語。

    李靜笑著過來打圓場,拉了拉文傾的衣袖,“這也不是外人,可能是真的有事和你說呢,真要當仇人啊”

    文傾緊繃的臉龐有了一絲松動,李靜拉著他進書房yingspace,她轉頭看著林辛言,“你也進來吧。”

    她將文傾按坐在椅子上,低聲說道,“你當真不在乎宗景灝了你妹妹唯一的孩子,真想斷了關系知道你不想,不想就不要擺著臉子,鬧翻了,傷心的還是你。”

    李靜了解丈夫,所以句句戳他的軟肋,文傾的表情終于柔和了下來,抬頭看了一眼妻子,“你出去吧。”

    他也想看看林辛言來找他有什么可說的。

    李靜拍了一下丈夫的肩膀,而后對著林辛言笑笑,“有什么想要喝的嗎”

    林辛言搖頭,“不用。”

    “那你坐。”李靜將椅子拉到她身后。

    林辛言說了一聲謝謝,便坐了下來,和文傾之間隔著一張方形的茶桌,李靜退出書房,將門關上。

    “說吧,找我什么事情。”文傾先開的口。

    她抿了抿唇,很認真的看著文傾,“我和你不是仇人,將來也不會是。”

    對上她的眸子,文傾愣了一下,莫名的心不安起來。

    “我今天來,只想問你要一個答案,也希望你能夠如實的回答我。”她用一雙探索,緊張甚至害怕的目光看著他。

    她怕,怕程毓秀的死和他有直接關系。

    不管好與壞,她又不得不去面對。

    她別無選擇,聲腔里透著一絲顫抖,“程毓秀的死,是你做的嗎”

    文傾沉默的看著她,眼睛微瞇,“這就是你要問的”

    林辛言點頭,并且很肯定的回答,“是。”

    過了半響文傾才開口,“是。”

    面對文傾的答案,她發現自己原來是那么的不堪一擊,她快速的低下頭,才能遮住面對真相心如刀割的痛楚。

    她死死的咬著唇吞聲忍淚。

    她有想過最壞的處境。

    只是等到真實的面對,才知道她根本無法承受。

    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對宗景灝,不知道怎么去面對過世的程毓秀,要用什么的心情,什么樣的表情。

    “以前我覺得我和宗景灝之間是天注定的緣分,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這不是緣分,是作孽。”而且這一切都是由她的親人一手造成的。

    她的母親,舅舅

    緩緩地,她抬起頭看著文傾,用盡力氣也抑制不住顫動的身體,呼吸困難的心臟,她緊緊的扣著椅子的扶手,手背暴起細細的青筋,她強忍著,無聲地笑了,笑的凄凄涼涼,“若是可以選擇,我絕對不愿意和文家有任何關系。”

    她緩了緩,“以后也不會有。”

    “你,你是什么意思,你和文家有什么關系”文傾的聲音也在不知覺中帶出一絲忐忑。

    林辛言從包里掏出那封信,在遞給文傾以前,極鄭重的道,“我沒看過內容,也不知道里面寫了什么,但,不管里面是什么內容,我都不希望你和我有關系。”

    說完她將那封信放在桌子上。

    “我并不希望見到你,希望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

    說完她邁步走出書房,李靜正在準備晚飯,想要留林辛言在這里吃飯,順便叫宗景灝,這樣能夠融洽感情。

    “你給景灝打個電話吧,晚飯在這里吃。”李靜熱情的說道。

    林辛言并未有任何回應,如同木偶一般,機械似的邁著步子,只想快點離開這里。

    走到門口的時候,正好趕上李戰回來,他快步迎上來,“你怎么一個人來了”

    她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人,那身影越來越模糊眼前的光徹底暗下去,人也跟著晃了晃。

    看見林辛言的身體搖搖晃晃倒下來,李戰沖了過來,在她倒下的那一刻接住了她。

    累,真的好累,她緩慢的抬起頭,看著抱著自己的人,視線還有些模糊,聲音嘶啞的厲害,“你怎么回來了”

    “我不放心你,我爸那個老家伙是不是對你做什么了”李戰氣沖沖的,大有沖進去和文傾大鬧一場的架勢。

    林辛言拽著他的衣襟,搖頭,“沒有。”她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一樣,雙腿都是軟的,她用盡力氣,支撐身體勉強站住,“幫我個忙。”

    “你說。”李戰看得出來她很虛弱,擔憂的問,“要不要去醫院”

    她搖頭,“扶我去車里。”

    她需要休息,恢復精力,她不能這個樣子回去。

    會被發現她不正常的。

    李戰實在看不下去,索性攔腰將她橫抱起來,朝著車子走去。

    保鏢拉開車門,李戰彎身將她放到車座上。

    緊接著也跟著做上來,他擔心她。

    林辛言閉著眼睛,單手撐著額頭揉捻著太陽穴,試圖讓自己清醒,她對保鏢說,“給我一瓶水。”

    車里就有,很快保鏢拿了一瓶礦泉水遞給她,她擰開蓋子,灌了幾口,嘴里的干黏苦澀散了些,她抬起眼皮,看著李戰,“我要回去了。”

    “你和我爸真的沒有起沖突嗎”不是李戰不愿意相信林辛言的話,而是,她的樣子看起來很不好,還是從文家出來以后這樣的,他不得不往壞的那一方面想。

    林辛言搖頭,再次說道,“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kaokuaixun了。”

    她把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李戰只好下車,他不能跟著林辛言去別墅,他覺得自己沒有臉面對宗景灝。

    他下車,將車門關好。

    “走吧。”林辛言淡淡吩咐。

    保鏢啟動車子,開著離開。

    過了好一會兒車子開回別墅,她沒有立刻下車,而是拍了拍臉讓自己精神,感覺到自己可以應對所有人的時候,才推開車門下車。

    走下車時,她看到停在院內的另外兩輛車子。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