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8章,有我你還不知足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8章,有我你還不知足

    林辛言傾身過來就看到紙上的字,林曦晨和林蕊曦的姓改為宗,字沒變,只是中間那個字都改成了言,變成了宗言晨和宗言曦。

    她微微側頭看著他,他的睫毛很長且濃密,細膩分明的側顏溫潤如玉。

    宗景灝俯首輕輕吻她的臉頰,低沉的說道,“這樣好不好,有我也有你。”

    林辛言依著他說,“好。”

    jktjc天花板吊著一盞水晶燈,一點點黃暈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靜而溫馨的氣氛。

    兩人什么也沒說,就這么相互依偎著,是林辛言先打破的沉默,“明天你忙嗎”

    “嗯”他低眸。

    林辛言仰頭,鼻尖廝磨著他的下巴,嬌滴滴的朝他撒嬌,“我想你陪我,嫁給你,我太委屈了,盡給你生小孩了,我們都沒有手牽手一起逛過街,也沒有兩個人一起去旅過游,更沒有一起去看過電影,想想我這一輩子過的太虧了。”

    他難得臉上露出一點笑顏,輕聲道,“有我你還不知足”

    “你沒時間,我就去找個帥哥陪我嘶”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宗景灝一口咬住她的肩,他很用力,牙齒啃她肩上的骨頭,懲罰似的警告,“你去找個試試”

    林辛言疼的皺眉,她不看都知道,肩膀上肯定有深深的牙齒印,她勾著他的脖子,“你是多恨我啊,是要咬死我嗎”

    他沒有離開悶悶地說道,“放心,你不會死我前面,要死也是我先死,我先去探探路,然后再拉著你陪我一起,不然我一個人下地獄會孤單的。”

    林辛言,“”

    她皺眉,“這么狠”

    宗景灝緊緊的圈著她纖細柔軟的身軀,“那當然,你是我媳婦兒,死了也得是。”

    林辛言,“”

    咚咚

    這時書房的門被敲響。

    是于媽的聲音,“晚飯好了。”

    林辛言抬頭看他,說道,“我餓了。”

    宗景灝托著她的腰站起來,“走吧。”

    她笑,挽著他走出書房,林蕊曦在客廳里和蘇湛在嬉鬧,不知道蘇湛說了什么,小女孩正在滿屋子的追他呢。

    沈培川慵懶的趴在沙發背上,雙臂抻著,看著被追的蘇湛逗趣,“你跑的掉嗎”

    蘇湛抽空看他一眼,“能跑一會是一會兒。”

    林曦晨坐在沙發上,微微的嘆氣,心想蘇叔叔怎么跟孩子一樣,這么調皮。

    沈培川揉他的頭發,“小小年紀就那么愛嘆氣,不怕變成禿子嗎”

    林曦晨抬眼看他,“我不會比你更慘的,不用擔心我。”

    沈培川,“”

    他,他怎么就慘了

    “我哪里慘了”沈培川坐正。

    “我像你這么大,肯定會有媳婦兒的,就算變成禿子又怎么樣呢總比找不到媳婦兒強吧”

    沈培川,“”

    他招誰惹誰了,沒對象該死啊。

    都拿這件事情挖苦他。

    他活的咋那么累呢

    “爸爸。”

    看見從書房走出來的宗景灝,林蕊曦一下子撲了過來,一股腦的往他的懷里扎,然后開始告狀,“爸爸,蘇叔叔他欺負我。”

    林辛言看了一眼女兒,無奈的搖頭這孩子就喜歡對宗景灝撒嬌告狀,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女兒都比較黏爸爸,她走去廚房幫忙于媽端菜,準備碗筷。

    宗景灝單臂圈著女兒,另一只手將她散下來的頭發別到她的耳后,輕聲問,“他怎么欺負你了”

    林蕊曦忽閃著大大的眼睛,“蘇叔叔就問我聰不聰明。”

    “嗯,然后呢”他抱著女兒走到餐桌前,拉開椅子坐下來。

    林蕊曦低頭摳著手指不愿意說。

    林曦晨走過來爬帶椅子上,將蘇湛逗林蕊曦的話說了一遍,蘇湛的原話是,“小蕊你聰明嗎”

    林蕊曦笑嘻嘻的,并且驕傲的道,“當然了。”

    “那蘇叔叔問你一個問題,你能回答出來我答案,你就聰明。”

    “好啊。”林蕊曦自信滿滿,然后蘇湛就問了,“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只需要回答知道和不知道。”

    “好的呀。”

    林蕊曦還挺有興趣的,滿懷期待的等著蘇湛接下里的話。

    “你這么笨,你爸媽知道嗎”

    “不知道知道”

    好像怎么回答都是在承認自己是笨蛋的樣子。

    等到林蕊曦反應過來,就追著蘇湛要打他,然后就有他們看到林蕊曦追著蘇湛在客廳里跑的畫面了。

    林蕊曦扁了扁嘴,委屈地說道,“爸爸蘇叔叔說我笨。”

    蘇湛拉椅子坐下來,訕訕的笑了一聲,“我逗你玩兒。”

    林蕊曦從宗景灝的懷里下來,跑到蘇湛跟前,往他的懷里爬,蘇湛將她抱到懷里,并且很警惕的看她,“你干嘛要報復我”

    她搖了搖小腦袋,“我就是只會告訴秦雅阿姨,蘇叔叔趁她不在的時候,找了別的女朋友。”

    蘇湛,“”

    他錯了成嗎

    他道歉行嗎

    能不這么玩他嗎

    蘇湛特別后悔,他干嘛要招惹這個小馬蜂窩

    “小蕊,是我笨,我笨,不帶和你秦雅阿姨說我壞話的,不然我也會和你沈叔叔一樣,成為光棍漢的,你看他多可憐,多以,不能亂和你秦雅阿姨亂說話知道嗎”

    沈培川,“”

    他什么都沒干,怎么也無辜中槍

    他走過來手重重的落在蘇湛的肩膀上,“好兄弟。”

    他苦啊,還說不出來,往蘇沈的懷里看了一眼林蕊曦,這孩子也變得越來越像林曦晨了,不由得感慨了一聲,“這兩個孩子成精了,還是別招惹xiangyaxuan的好。”

    蘇湛繼續認錯,“小蕊,叔叔錯了,叔叔笨,我們不和秦雅亂說話好不好。”

    林蕊曦伸手捏蘇湛的臉,“看在叔叔這么誠心的份上,我就暫且原諒你吧。”

    蘇湛如重釋放,心想,以后再也不惹這小家伙,一點點大,就不肯吃虧,報復心這么強。

    “長大了,誰敢娶你呀。”

    “什么”林蕊曦沒聽清楚。

    宗景灝投來一抹冷冽的目光,蘇湛忙閉嘴,輕輕拍了拍林蕊曦的背,“叔叔啥也沒有說,我們吃飯。”

    于媽把菜都端上桌,去端最后一道湯。

    林辛言將餐盤和碗擺放好,坐到兒子身邊。

    摸摸他的頭發,“吃飯吧。”

    蘇湛坐在她對面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一句,“嫂子,秦雅她怎么樣了”

    秦雅恢復的不錯,只是樣貌變了不少,她也是在程毓秀去世之前和她通過電話,說是最近會回來,但是并不希望她告訴蘇湛。

    林辛言看著蘇湛,如實的說,“她恢復的還行,但是,你也不要著急,她可能需要時間。”

    畢竟之前的事情對她的打擊太大,女人的臉,多么重要,更何況當時還懷著孕,孩子也沒有了。

    如果是她,她也沒有把握能夠挺過來。

    蘇湛失落的低頭,傷感的道,“我知道。”

    餐桌上的氣氛莫名就變得壓抑起來,除了兩個孩子大人都沒怎么吃。

    宗景灝是一口都沒有吃,連水都沒有喝便借口公司有事要處理,離開了餐廳。

    林辛言知道,他心里的那個勁還沒有過。

    當然,也不會這么快就過去,她沒有去勸說只能讓時間去淡化。

    她胃口也不好,只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盛了一碗湯,她舀了一勺子湯送進嘴里,看著沈培川問,“我剛剛去書房給你們送咖啡,好像聽到你們說文嫻。”

    沈培川嗯了一聲,“宗啟封生病了,景灝去看他了,順便問了一些當時的細節。”

    “都說了什么”林辛言試探性的問,她想知道,宗景灝知道了多少。

    沈培川沒有隱瞞她,覺得她也不是外人,是宗景灝的妻子,更是程毓秀豁出去生命保護的人。

    林辛言都知道,所以他說的比較簡言駭意,“就說當時和文嫻是聯姻,文嫻心里有人,就找了程毓秀送到他身邊,這些你也知道。”

    “文家人就是奇葩。”蘇湛忍不住插了一嘴。

    林辛言輕輕的垂下眼眸,借著喝湯的動作掩飾了眼底的復雜。

    “沒有說文嫻怎么死的嗎”林辛言繼續喝湯沒有抬頭,當時程毓秀和她說時,也沒有說具體文嫻是怎么死的。

    其實,她挺想知道的。

    沈培川搖頭,“沒有。”

    她又追問了一句,“有說文嫻有孩子的事情嗎”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