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9章,我想你伺候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9章,我想你伺候我

    這次沈培川沒有立刻回答她,而是定定的看著她。

    覺得她好像是在故意打探這件事。

    可是她明明是知道的,為什么還要打探

    沒有聽見沈培川的聲音,林辛言緩緩的抬起頭,看到他正用一副探究的目光看著自己,她的心里咯噔一下子,強裝著鎮定,“為什么這么看著我”

    “沒什么。”沈培川搖頭,覺得不對勁,可是仔細想想好像也沒有什么不對勁,她這么想知道,肯定是關心這件事的進展,畢竟程毓秀的死是為了救她,她關心也無可厚非。

    他誠實的搖頭,“宗啟封沒有說文嫻有孩子。”

    文嫻有孩子的事情宗啟封知道,當時程毓秀的精神才剛恢復,所以他并沒有和程毓秀說過,但是文嫻有孩子他知道,而且還知道這個孩子是林辛言,只是他沒有說。

    畢竟林辛言和宗景灝結婚了,還有了兩個孩子,又怎么去割舍呢

    上一輩子恩怨糾纏,他不想連累這輩子的人。

    他看得出來宗景灝和林辛言的感情很好,所以他才故意隱瞞。

    希望他們能在一起生活下去。

    沈培川看著她問,“文嫻有孩子”

    林辛言舀湯的動作一頓,很快恢復自然,搖頭說,“沒有,我就是隨便問問。”

    沈培川不疑有他的點了點頭。

    晚飯過后,沈培川和蘇沈回去了,林辛言去給兩個孩子洗澡,于媽叫住她,“等會我把碗洗好,我給他們洗吧,浴室里有水,萬一滑了不得了。”

    “沒事兒”

    “我給他們洗。”宗景灝從書房走出來,打斷了林辛言的話,他抱起女兒去浴室。

    看著他們走進屋內,林曦晨過來拽了拽林辛言的衣角,“媽咪,你對爸爸好點吧。”

    她低頭擰眉看著兒子。

    她對他不好嗎

    “雖然我看之前爸爸并不喜歡奶奶,可是奶奶沒了,我看爸爸很傷心。”林曦晨也能感覺得到宗景灝低落的情緒。

    apn 林辛言將兒子的腦袋扣在懷里抱抱他,低聲道,“媽咪會對他很好的。”

    她多么想,將他內心的傷都抹平,可是摔碎了的瓷器,再怎么修補也會有裂痕,永遠恢復不到最初的樣子。

    林曦晨伸手摸摸她的肚子,她的小腹有點微微,凸,起,他開始期待多個妹妹或者弟弟了。

    他已經有個妹妹了,更加希望可以有個弟弟可以陪他玩。

    “這個一定是弟弟。”林曦晨信誓旦旦的道。

    林辛言挑眉,“你怎么知道”

    現在這個月份恐怕b超都做不出來是男孩還是女孩,起碼要三個月以后,才能檢查的出性別。

    他哪來的自信

    “感覺,我就感覺他是弟弟。”

    林辛言捏他的臉蛋兒,“去洗澡,睡覺了。”

    林曦晨笑笑,又隔著衣服摸了摸林辛言的肚子,并且對她肚子里的寶寶說道,“乖乖的,等你出生了,哥哥帶你玩兒。”

    說完邁著小短腿往房間里跑。

    林辛言看著兒子無奈的笑了一下,抬手摁了摁發漲的太陽穴,于媽收拾好廚房走出來看林辛言很疲憊的樣子,關心的說道,“是不是不舒服”

    “啊。”她抬頭看于媽,搖頭,“沒有,可能是有點累了,我先上去。”

    她扶著樓梯的扶手緩著步子走上樓,本來只想在床上躺一下,誰知這一躺給睡著了。

    宗景灝給兩個孩子洗了澡,上來推開門發現屋里沒有開燈,窗簾沒拉,外面傾斜進來一片月光,目光所及之處,能看見卷縮在被窩里睡覺的女人,他輕輕地關上門走進來,站在床邊伸手攤她的額頭,有一點點的熱,他去浸濕了一塊毛巾,拿著出來坐在床邊給她敷在額頭。

    皮膚猛地沾到涼的東西,她一個激靈,身體也跟著一抖,他忙把毛巾拿開,“是不是太涼了”

    她慢慢的睜開眼睛,剛睡醒的沙啞輕柔聲,“嗯,涼。”

    “你有點熱,得冷敷一下。”

    林辛言自己摸摸額頭,的確還有點熱,她放下手,“我醒著,就不覺得涼了。”

    宗景灝將毛巾敷在她的額頭上,他的手浸濕毛巾的時候在涼水里泡了一下,所以手指很涼,本來想要去觸碰她的臉,想到她怕沾涼的,將觸碰的動作改為給她拉被子,掖了一下被角,“困就睡吧,我在這里看著你。”

    林辛言確實感覺到了困意,便又閉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只是朦朧中感覺有人抱著自己,炙熱的大手在她的腹部游走著,她動了動,在他的懷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然后繼續睡。

    或許是因為在他的懷里,覺得安全溫暖,便很快就又睡著了。

    翌日,林辛言醒來的時候看到宗景灝站在窗前打電話,好像是在交代關勁公司里的事情,她揉揉眼睛,翻了一下身面朝他側著身子一半臉陷在枕頭里,看著他打電話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他掛了電話,林辛言在他掛掉電話的那一刻出聲問道,“今天不出去嗎”

    他轉身看到她醒來,收了手機走過來,雙臂撐在她的兩側,附身看著她,“今天陪你。”

    她瞇著貓一樣的眼睛,香軟誘人的身體無力的往他的胸前蹭了蹭,白細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軟軟地說道,“我提什么要求你都會滿足我嗎”

    他的眸子深了深,寵溺的道,“都滿足。”

    她笑,張合著粉色的唇,“那我們先去給孩子改名字,然后去看一場電影,你給我買一束玫瑰,然后帶我去一家很浪漫的餐廳吃飯。”

    他說好。

    林辛言纏著他撒嬌,“你抱我起來。”

    apnzogdispybsp 他掀開被子,手臂從她的腰間穿過,托住她纖細的腰,將她從床上抱起來去洗手間。

    林辛言的頭枕在他的肩窩里,眼眸微垂著,“我昨天都沒洗澡,你幫我洗好不好我想身上都是香香的味道,我想穿最漂亮的衣服,我想做一個配的上你的女人,至少長相得和你相配。”

    他低眸看她說,“好。”

    走到洗手間宗景灝將她放下來,然后到里面的浴室放熱水,林辛言站在玻璃門外,能看到他整個后背,清瘦寬闊,他的腰很窄yika,沒有贅肉,與臀部緊實的線條相稱,均勻而筆挺。

    有溫熱的液體從臉上劃過,眼淚就這么不受控制,毫無征兆的落下來。

    她好想和這個男人永遠在一起。

    生很多很多的孩子,過著平凡的生活。

    然而平凡的日子,卻成了她最奢侈的渴望。

    在宗景灝轉身的那一刻,她擦干凈了臉上的眼淚,軟軟的倚靠在洗手臺上,伸出舌尖舔自己的唇瓣,漫漫地,一點點的,像是在品味什么誘人的美味,嫵媚地朝他笑,“你給我脫衣服,我想你伺候我。”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