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0章,只有你能勾引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0章,只有你能勾引我

    在宗景灝走出來的那一刻,她伸手纏住他的脖頸,踮起腳尖,一點點的靠近,呼吸的熱氣故意灑落在他的面龐,一呼一吸都夾著痛,她的指尖微微的顫抖,緊緊的勾著他,故作輕佻地彎起唇角,“這世事無常,萬一有一天我不見了,或者發生了意外,你會喜歡上別的女人嗎”

    宗景灝面沉如水,雙唇緊抿,她忽然變得熱情,來的毫無征兆,他甚至從未想過有一天她會在自己的面前做出這么妖媚勾引人的模樣,一時的錯愕,她的嘴唇就貼了上來,蜻蜓點水般的輕吻。

    他蹙起眉,“你”

    “噓”她的臉泛著紅,說話時露著出潔白整齊的貝齒,“是不是嚇到了我看你心情不好,才”

    宗景灝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著自己,眸色漸深,她垂在身側的手,緊緊的握成拳頭,才能保持面上的鎮靜和他對視,她扯著唇瓣,“是不是反感我放蕩唔”

    她的話沒有說完,就被宗景灝覆上嘴唇,堵住她盤旋在舌尖要脫口而出的話,他的吻總是蠻橫的霸道,不容抗拒,不容退縮,他野蠻的似乎要將她的舌頭吞掉,她疼的皺眉,卻不曾出聲。

    他的唇瓣離開時,扯著一條細細糾纏而出的津絲,一字一句地道,“只有你能勾引我。”

    似乎是在告訴林辛言,他不會喜歡上別的女人。

    不受控制的酸澀沖進鼻腔,一下秒就模糊了眼眶,她快速的轉身,“那個你出去,我要洗澡了。”

    宗景灝站著沒有動,手漫過她的肩膀伸到她的胸前,修長的指挑著她裙子上的扣子,低沉地說道,“我伺候你。”

    林辛言僵硬的著身子,血液都在慢慢凝固,或許是因為背對著他,她才能夠穩住。

    她低頭看著他修長骨節分明而靈活的手指,“你確定看著我脫光的樣子不會有沖動現在才兩個月,醫生交代過,不可以有夫妻生活。”

    他的手指頓了一下。

    林辛言趁機推搡他,“在外面等我。”

    說完她走進浴室,拉上玻璃門,她以為自己做足了準備在他面前的時間里,能夠面對他,可是事實并非如此,她心虛,她愧疚,她無顏面對。

    她擦掉眼淚,打起精神,脫了衣服將自己泡在水里,認認真真的清洗自己,她說想穿很漂亮的衣服,想要至少在樣貌上能和他相配是真心話。

    哪怕只有一天的時間。

    她的皮膚很白,細膩的如同羊脂玉,出水的那一刻,晶瑩如水一般清透柔和,她拿過搭在一旁的浴袍裹住那具曼妙的身軀,將烏黑的長發洗了吹干,疏的很柔順,拉開浴室的門,屋里沒有了人。

    林蕊曦上來把宗景灝纏了下去,他沒在,林辛言反而輕松了,她打開衣柜找今天要穿的衣服,因為是服裝設計師的關系,對時尚也有獨特的見解,而自己適合什么樣的衣服,更是了如指掌。

    她伸手拿出一套略微性感的吊帶裙穿到身上,通體白色有輕盈的紗質感,沒有過多花哨的裝飾,腰間盈盈一握纖細的腰際立刻凸顯,裙擺延伸至膝蓋下方,露著白細的小腿,領口雖然呈v形,但是并不深,裸露出精致的鎖骨和修長的脖頸,清新自然的同時,還有些小小的性感之態。

    已經干了的長發的隨意挽在了腦后,幾縷垂落下來的碎發,無故落在耳畔間,平添了幾分女人味。

    雖未施粉黛,但是她的皮膚好,清新淡雅,渾然天成。

    她走下樓,宗景灝剛好從林蕊曦的房間走出來,抬頭,便看見了她。

    宗景灝的目光在她身上來回巡視了一遍,眸色幽深了幾分,繼而走過來,握住她的手,“打扮成這樣,準備去相親嗎”

    她眉眼彎彎露出一抹笑,“那我好看嗎”

    他攥著她的手緊了些,說,“好看,想藏起來,我自己欣賞。”

    別墅外司機已經在等候,宗景灝給她打開車門,她彎身坐進去,緊接著他也坐進來,淡淡的吩咐了司機一聲,“走吧。”

    宗景灝安排好了一切,她什么也不用管,只要跟著他就行。

    派出所那邊已經打過招呼,他們過去就能辦,兩個孩子快要上小學了,戶口之前宗啟封都去辦好了的,現在只要去把上面名字改了就行。

    不用排隊,辦起來也快。

    到派出所也只用了十幾分鐘就弄好了。

    回到車里坐著,林辛言淡淡道,“稱呼一下還改不過來。”

    叫了那么多年了都成習慣了,現在要改叫法得過一段時間才能適應,不過這樣才是正常的,子隨父姓。

    宗景灝攬住她的肩,將人扣入懷中,低眸看了一眼她裸露在外面的肩膀,眉頭微微的皺起,林辛言沒有發現他的目光,很安靜的靠在他的懷里,沒有問接下來去干什么。

    很快車子停在了一家花店,宗景灝牽著她下車,林辛言忽然想要笑,不知道為什么,其實兩個人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并不長,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感覺兩個人是老夫老妻的那種狀態,可能是因為兩個孩子太大了,所有了這種錯覺。

    現在忽然像小年輕那樣談戀愛,還去買花,會有些不好意思,林辛言拉住他,“我們別買了。”

    宗景灝牽著她的手,硬著將人拉進店里去,粗暴的簡單對花店老板說,代表我愛她的玫瑰花數。

    那店花老板頭一次遇到這樣的客人,看看林辛言又看看說話的男人,宗景灝西裝革履挺拔雋秀,面沉不語時,給人的感覺疏離又矜貴。

    花店老板是個四十出頭的女性,目光在宗景灝的身上停留了半響,忘記說話。

    林辛言沉著臉提醒,“您不做生意嗎”

    花店老板尷尬收回視線,介紹說,“這個玫瑰花講究的多,什么樣的顏色,什么樣的朵數”

    “我就要那束。”林辛言打斷那花店老板的話,指著里面一束包好的紅色玫瑰。

    hongien她不要喜歡這個女人的目光總是往宗景灝的身上瞟,想要快點買完離開。

    “那個是別的客人預定”

    “價錢你開。”宗景灝掏出皮夾,只當林辛言看重那束,花多少錢都沒關系,只要她喜歡。

    花店老板猶豫了一下,看這男人長的這么帥,又大方,便松了口,“行吧。”

    她在給另外那位客人重新包就是了。

    左右也不能跟錢過不去,而且還是個這么帥氣的男人開口,拒絕不了啊。

    花店老板將那束花抱過來,遞給林辛言時笑著說道,“這本來是一位先生預定的,九十九朵,準備求婚用的,看在你男朋友這么帥的份上先給你們了。”

    林辛言一時間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畢竟這是人家提前預定的,還是用來求婚這樣的大事。

    萬一給人家攪黃了,就罪過了。zixkuangye

    花店老板瞧出林辛言的猶豫,將花塞進她的懷里,笑著說道,“不用不好意思,我再包一束便是。”

    林辛言只好收下,抱著花走出花店的時候,林辛言真覺得自己是在談戀愛,只是戀愛的這個對象,不是太會浪漫,明明很浪漫的事情,在他這里也會變得很生硬。

    不過她喜歡。

    她主動挽著宗景灝的手臂,說,“我很喜歡。”

    他側頭低眸,看著她的笑臉,“這么容易就滿足了”

    林辛言笑笑,其實女孩子本來就很容易滿足的,只要給足夠的安全感,偶爾的驚喜,就會感覺很幸福。

    司機給他們拉開車門,正當他們要上車的時候,有聲音從身后傳來。

    “嫂子。”

    林辛言回頭,便看見對面相反的車道邊停著一輛車子,李戰推開車門下來,穿過馬路跑了過來,“我還以為我看花眼了。”

    他本來就是要去找林辛言的,只是有事從這里路過,透過玻璃窗看到花店里的人像是林辛言和宗景灝,但是沒敢確認,因為他覺得他們兩個不是這么幼稚的人。

    買花這種事情,只有小年輕談戀愛的時候才會做。

    他低著頭,猶豫了一下,“那個嫂子,我爸病了,他想見你。”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