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71章,十惡不赦的罪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71章,十惡不赦的罪人

    “我沒有時間。”林辛言果斷的拒絕,并且挽著宗景灝上車,李戰往前追了一步,他的眼睛有些許的紅,“嫂子或許不應該這么叫”

    “你要干什么”忽然,林辛言厲聲打斷他。

    李戰沒有預料到林辛言會這么大的反應,而后又了然她為什么會這樣。

    也清楚那天她為什么會差點暈倒在文家門口。

    那天,他站在文家門口看著林辛言的車子離開以后,他沒有回去找龍胖胖,而是回了文家,想要問問文傾是不是又對林辛言做了什么,因為當時林辛言的情況看著特別不好,所以他想要問個究竟,推開家門,就看見李靜臉色異常的愣站在客廳里,看到兒子回來她才回神。

    當時李靜挽留林辛言在家里吃晚飯,林辛言沒有理會她,就以為自己哪里沒做好,讓她生氣了,才會愣在客廳里。

    但是看到兒子以后,什么都不在意了,忙走過來,“你回來了剛好我做了不少飯菜,今天在家陪我吃晚飯吧。”

    李戰并沒有心情吃飯,而是問道,“我爸呢”

    李靜皺眉,“怎么一回來就找你爸”

    她明知道兒子和丈夫脾氣不對付,所以很擔憂,特別是李戰這樣帶著質問的口氣問文傾的下落,她更不敢讓他現在這個時候和文傾見面。

    李靜拉著兒子,生怕他會去找文傾,“你見你爸干什么”

    “剛剛我嫂子是不是來了還見了我爸”李戰看著自己的母親,說話還算溫柔,對文傾有意見,但是對自己的母親他還是很尊敬的。

    李靜點了點頭。

    李戰冷笑,“怪不得剛剛她差點暈倒在門口,我爸他又干什么了”

    說到文傾時,李戰氣的咬牙切齒。

    李靜愣了一下,心里想著難道林辛言和文傾在書房里發生沖突了所以才會在她要她留下來吃飯的時候,她連話都沒有回

    “他在哪兒”李戰問。

    李靜還是不敢說,看李戰這樣子去見文傾兩個人肯定還得吵。

    “他在家除了和陳清狼狽為奸以外,應該就喜歡呆在書房了吧。”李戰對文傾還是有點了解的,掰開李靜的手,就朝著書房走去,他沒有敲門,是極暴力一腳踹開書房的門,咣當一聲,門撞在墻上發出的聲響。

    “文傾,你到底想要”

    他直呼文傾的名字,質問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文傾躺在地上,李戰一時間愣住了,自己還沒有質問他呢,他怎么,怎么會躺在地上

    害怕兒子和丈夫吵起來的李靜跑過來,看到躺在地上的丈夫,驚叫了一聲,而后快速的撲過來,“老文你這是怎么了別嚇我啊。”

    文傾沒有昏迷,只是因為情緒過于激動引發的血栓脫落,加之心里上的沖擊過大,增加了心臟的負擔,因此導致情緒極度激動的情況下,引起了中風。

    他的身體本來還不錯,但是之前昏倒過一次,快要奔六十歲的人了,身體再好,也不如年輕時健壯,更別提來自心靈上的打擊,一時間承受不住。

    他的眼睛睜的很大,嘴角往一邊斜已經不能言語,手腳抽出。

    yihen李靜嚇的眼淚直掉,怒斥站在門口發愣的李戰,“還愣著做什么,快點把你爸送去醫院啊,想看著他沒命嗎”

    這時李戰才反應過來,跑過來抱起文傾,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心里有再多的不滿,關系到他的生命,還是很擔憂的,力氣也出奇的大,抱起文傾有些吃力依稀能夠看見他額頭的青筋,在李戰將文傾抱起來的候時,文傾攥著手里的信紙落在了地上,李靜這才看到他手里有東西,她伸手撿起來,剛想閱讀內容的時候,李戰朝她喊,“快點。”

    他得開車,車里得有人照顧文傾。

    李靜慌忙的將信裝進口袋就跟著跑了出來,文傾被李戰放在后座,她跟著上來抱住文傾,以防萬一他摔著,李戰在前面開車。

    關系到文傾的生命,李戰將車速放的很快,可是到了醫院還是用了二十多分鐘。

    文傾被送進搶救室,李戰急的在門口來走動,嘴里念叨著,“平時他身體挺好的,怎么會”

    他記憶里的文傾,總是一身制服,高大筆挺,永遠肅著一張臉,好像別人欠他錢似的,怎么會忽然倒下了呢

    “媽”李戰去看李靜,想要問她林辛言和文傾之間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兩個人,都傷的不輕然而卻看到李靜靠著墻在看信。

    這個時候她還有心情看信

    李戰走到她跟前,“媽我爸和”

    “你看看吧。”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李靜打斷,并且將手里的信遞給他。

    李戰不明所以,“這是什么”

    “你看看就什么都知道了。”李靜又往前遞了遞了。

    這次李戰接了過來,李靜雖然沒有文傾那么激動,但是也被這封信給震驚到了,她扶著墻一點一點的挪到靠墻的排椅前坐下來。

    她現在知道丈夫為什么會

    apnbs哎她不由得嘆息。

    李戰看了一眼李靜,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過去而是低頭看信,首先映入他眼簾的是,親愛的哥哥五個字,他繼續往下看:

    親愛的哥哥。

    你若是能看到這封信,那我肯定已經不再這個人世了,不要為我傷心,不要為我難過,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我這輩子做過很多錯事,對不起的很多人,最對不起的就是啟封,我嫁給他,卻從未做到一個妻子該做的。

    我自私的想要和子懿長相廝守,荒唐的給啟封找了個女人,這是我對不起的另外一個人,她遇到了我,失去了愛人,成為了一個見不得人的情婦。

    寫到這里,我想哥哥你應該也能猜出一二了,是的,景灝并非我親生的,是毓秀和啟封的親生兒子,我覺得欠啟封,為了給孩子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也想讓你和爸放心,所以對外說景灝是我兒子,我瞞天過海騙了所有人。

    當初雖說是兩家聯姻,但是你們更想拆散我和子懿,你們覺得他是私生子,是我知道我們的家庭,和這樣的人在一起,注定水火不融,可是我愛他,他若是十惡不赦的罪人,死后我愿意陪他下十八層地獄。

    哥,寫這封信的時候,我最后悔的就是當時答應你們嫁給啟封,害了他,也害了一個無辜的女人,我深知你的脾性,肯定會覺得我的婚姻,都是毓秀破壞的,但其實并不是,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我才是那個罪魁禍首的罪人。

    哥,我還有件事情想要告訴你,我懷孕了,孩子是子懿的,我已經檢查過,是個女孩兒,我和啟封說,希望她能和景灝結為夫妻,我又一次自私的想,想讓我的女兒去彌補我對宗家的虧欠。

    寫到最后我發現我這么一輩子做人很失敗,不配為人妻,不配為人母,如果有機會重新選擇,我一定不會妥協,不會為一己之私而去傷害別人,讓自己活在痛苦中,悔恨中。

    文嫻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