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6章,這個叫邵云的存不存在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6章,這個叫邵云的存不存在

    關于他們已經改名字的事情,林辛言覺得有必要和他們說清楚。

    她在心里想了一下如何開口,才柔聲對孩子們說道,“我們這個國家已經有五千年的歷史,可謂是歷史悠久,自古就有一個傳統,子隨父姓,之前沒來得及告訴你們,我和你們的爸爸,把你們的姓氏改了。”

    林曦晨抬頭看了她一眼,細細的嚼著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之后說道,“你要和我們說的就是這個”

    林辛言點了點頭,看他這態度似乎知道一樣,試著問道,“你知道fxdabg了”

    這件事情好像沒有人知道吧

    他是怎么知道的

    林曦晨又夾了一筷子的蒸糕放進嘴里嚼,“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改姓氏是早晚的事情,你不說我也發現了,周圍的人都是隨父親的姓氏,只有我和妹妹特殊,不過現在也不特殊了,也不會有人會覺得爸爸是倒插門。”

    林辛言,“”

    這孩子怎么懂那么多連倒插門都知道

    一直在吃東西顧不上說話的林蕊曦,聽到了哥哥的話,眨了眨眼睛好奇的問,“倒插門是什么意思”

    林曦晨幾乎不用思考,并且很認真的回答道,“平常的情況是,女人嫁給男人,就好比媽咪要嫁給爸爸這樣才正常,倒插門呢,就是男人嫁給了女人,就好比媽咪娶了爸爸,爸爸就屬于倒插門。”

    林蕊曦聽的一頭霧水,什么男人女人誰嫁給誰她搖了搖腦袋懶得去理清這里的彎彎道道,只是問道,“是不是現在我們不姓林了”

    “那當然。”林曦晨抬了抬下巴,讓她問林辛言,“你問媽咪吧。”

    林辛言表情很滑稽的盯著兒子,這孩子都是哪里聽到的這些

    “媽咪我們現在是跟隨爸爸的姓了是嗎”小女孩嘴里還有食物,說話的時候嗚嗚濃濃的。

    林辛言摸摸女兒的腦袋,認真的說道,“是啊,你們姓宗,名字稍稍有些改動,你叫宗言曦,哥哥叫宗言晨,以后向別人介紹,要介紹這個名字,知道嗎”

    “那你還叫我們原來的名字,你都沒改呀。”小女孩挑理的說道。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這孩子真的變了,以前總是懵懵懂懂的,啥都不知道,就知道吃,現在變得會說了。

    雖然有時候還很迷糊,可是,比以前會說多了。

    她睨著兒子,難道真是應了那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整天和他呆在一起,都變得和他一樣了

    “媽咪叫了你們五年,一時改不過來口,不過媽咪會盡量快點適應你們的新名字的。”她鄭重的對女兒說道。

    小女孩端起牛奶喝了幾口,沖下去嘴里的食物,“那你以后怎么叫我叫言曦還是叫曦曦”她眨眨眼睛認真的評價道,“好像都沒有以前的順耳。”

    “快點吃飯吧,聽多了就順耳了,那還有人叫二狗子的,人家聽多了也就習慣了。”

    小女孩喝到嘴里的牛奶差點噴了出來,不可思議的睜著眼睛,看著林辛言,“這父母得多不負責任啊,給孩子取這樣的名字”

    “沒有人不愛自己的孩子,以前的人啊,思想老舊,說是名字取的低賤些好養活。”林辛言耐心的解釋給女兒聽,是想讓她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那一個父母是不愛自己孩子的,唯一的區別,便是愛的方式不同而已。

    吃完早餐,林辛言帶著兩個孩子離開,因為沒有行李,所以不需要收拾什么,她來的時候只是,隨便拿一件外套穿在身上,一個手提包里面放了錢和卡不管去哪里沒有錢不行,何況兩個孩子在身邊,還有另外一樣東西,便是文嫻留給她的那份文件。

    她牽著兩個孩子下電梯,到前臺退了房間,前臺看到她的兩個孩子不由的感慨,“你的兩個孩子長的很漂亮。”

    林辛言拿過退回來的押金,對前臺笑笑,牽著兩個孩子走出酒店,站在路邊打車,好在這個位置人流量挺大,來往的出租車也多,沒讓她怎么等,就順利坐上出租車。

    “你們去哪里。”出租車師傅往后看了他們一眼。

    林辛言讓兩個孩子坐好,才對司機說道,“jk集團。”

    司機啟動車子開走

    可能因為是陌生城市的關系,兩個孩子掙著趴在窗戶往外看,林辛言拉了拉兒子,“小曦你讓讓妹妹。”

    “不是說改名字了嗎怎么還叫小曦”林曦晨坐到里面的位置上,把窗戶的位置讓給妹妹。

    林辛言扶額,真的是忘記了,習慣真的很難改,“媽咪記住了,下次叫言晨。”

    “叫晨晨吧顯得親熱。”他難得在林辛言面前撒嬌。

    林辛言勾住兒子的腦袋,在他的額頭親了一口,“聽你的,就叫晨晨。”

    前面開車的出租車司機,從后視鏡中看他們,“你們是第一次來這里吧”

    林辛言說,“是的。”

    “你很有福氣呦,兩個孩子長的那么俊俏,你兒子面相不太隨你,應該是像他爸爸吧”

    林曦晨的小臉長開,和宗景灝愈發的相似,有時候說話眉宇間皺眉的樣子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她伸手輕輕的撫摸兒子的臉蛋兒,透過這張臉,似乎看到了另外一個人。

    心底升起一絲淡淡的惆悵。

    “這里就是了。”

    林辛言思緒飄忽的時候,出租車師傅將車子停在了一棟連體大樓前,對她說道,“jk集團到了。”

    林辛言回神,從錢包里掏出錢遞出租車司機,然后推開車門帶著兩個孩子下車。

    站在路邊能夠清楚的看清這棟大樓,之所以說是連體,是因為兩棟大樓中間,架著一座玻璃天橋,將這兩棟樓連在了一起。

    兩棟樓頂之間,懸空似的橫著一塊碩大的廣告牌,上面氣勢磅礴的寫著jk集團幾個字。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牽著兩個孩子走了進去,兩個孩子東瞅瞅西望望,因為到了陌生的地方,本能的打量起來。

    穿過大廳林辛言牽著兩個孩子走到前臺,前臺熱情的打招呼,“請問您是”

    “我找一個叫邵云的人。”

    ap前臺一愣,沒有想到會有人會直呼邵總名諱,不由得多看她一眼,問道,“您有預約嗎”

    林辛言搖頭,“沒有。”

    “那不好意思,我不能讓您進去。”前臺公式化對她微笑著。

    “那請問,你們這里有叫邵云的這個人嗎”林辛言又問。

    她很想弄清楚這個叫邵云的存不存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