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7章,穿著花里胡哨的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7章,穿著花里胡哨的男人

    文嫻死的時候大概是宗景灝七八歲的時候,那個時候她才出生,可想而知,那封信可能比她的年齡都大。

    時間過去那么久,這個人是不是還活著或者有沒有離開

    有太多的變化可能,所以她想要弄個清楚。

    前臺上下打量她,“你是什么人啊”

    帶著兩個孩子在公司,直呼邵總名諱,這個女人到底是何來歷

    “你只管告訴我們有沒有這個人,問這么多干什么”林曦晨有些不耐煩的道,這個前臺明顯是故意不說,問些毫無關系的話。

    林辛言拉了拉兒子,“不許沒有禮貌。”

    “爸爸說了,我們不可以仗勢欺人,但是也不能被人欺負,我們只是問有沒有邵云這個人,她卻問你是什么人她什么意思很明顯是好奇你的身份,故意不說,我們走吧,不要問了,只要這個人沒死,我們還怕找不到嘛。”林曦晨拉著林辛言的手,難得林蕊曦也贊成哥哥的話,兩人一左一右拉著她的手往門外走,“媽咪我們走吧。”

    前臺有些懵了,實屬想不到一個幾歲的孩子能說出這番話來,明顯是個見過大世面的,根本不懼怕人。

    “那個,要不我打個電話問問”前臺喊住他們。

    林曦晨看她一眼,思考了一下說道,“行吧,你打電話吧。”

    他停住腳步,站在原地沒有走回來。

    前臺接通總裁辦的秘書臺的內線,“這里有個人找邵總。”

    “有預約嗎”

    “沒有。”

    “沒有預約行程里就沒有這個人要見,你還需要打電話過來問嗎”

    “不是的。”前臺說話時目光落在了林辛言的身上,“是個很漂亮的女人,還帶著兩個孩子,直呼邵總名諱”

    “帶著孩子的女人”秘書似乎也有了八卦心思,帶著孩子找到公司里來的能是什么人

    秘書道,“你問問怎么稱呼。”

    前臺看著林辛言問道,“你怎么稱呼”

    林辛言張口剛想說名字,但是想想這個邵云真的存在的話,應該和文嫻是一輩的人了,未必認識她,于是說道,“文嫻。”

    前臺將話轉給秘書,那邊說知道了,便掛了電話,前臺讓林辛言等一下。

    “要不你們做一會兒”前臺試著說。

    “不用。”林曦晨冷冷的拒絕。

    林辛言蹙眉看著兒子,“小”一張口又想要叫他小曦,這習慣啊,真是難改,索性也不說了。

    總裁辦秘書敲響邵總辦公室的門。

    一聲渾厚的男腔傳出來,秘書推開門,辦公室寬闊敞亮,辦公座椅,包括前方的洽談區,都是由老撾大紅酸枝大規格特別制作,陳設偏暗,辦公桌后方,幾幅古畫尤為顯眼,上面都是名畫名家題記,稍稍泛黃的紙質,并不像贗品,不過作為jk當家的人的邵總,也不至于連幾件kdk9珍品都買不起,就單說整套的大紅酸枝家具,就得百萬起步。

    男人看上去大概有五十歲,不過應該是個不服老的,穿著藍色滿花的襯衫,xiashen是現在小年輕流行露腳踝的九分褲,腳上踩著一雙系帶的白色皮鞋,這個年齡這個打扮,不是心里上不服老,恐怕身體上也是。

    絲毫沒有這個年齡該有的沉穩,雙腿交疊腳搭在辦公桌上,不停的晃著。

    模樣很是愜意,秘書早已經習以為常,所以見怪不怪,“樓下有人找您。”

    男人手里拿著藍色的文件夾,目光沒有離開,而是問道,“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不是,是個女的,聽前臺說長的還挺漂亮,還還帶著兩個孩子,直呼您的名字。”

    邵云終于把手中的文件放了下來,腿也從桌子上拿下來,身體微微向前傾,“你說什么一個女的,還帶著兩個孩子,直呼我的名字”

    此時此刻,邵云開始在心里想這幾年有過的女人,他的女人不少,都是玩玩逢場作戲,絕對不會有人能生下孩子。

    他的身份是絕對不能要小孩的,這龐大的家業并不屬于他。

    能活到今天似乎想的有點遠,他拉回思緒,看著秘書,很有興趣的道,“有說叫什么沒有”

    “說是叫文嫻”秘書說。

    邵云的臉色立馬變得嚴肅,這個已經在耳邊消失二十多年的名字,忽然又聽到,恍惚間又回到二十多前一樣,他倏的站起來,“人在哪里”

    “樓下。”秘書道。

    他丟下手里的文件,匆匆走出了辦公室,做上電梯直達一樓大廳。

    叮的一聲,電梯停下來,邵云從里面走下來,林辛言和兩個孩子還站在大廳里,她擺弄著女兒的頭發,沒有注意到朝這邊走來的人。

    “你找我”邵云站在她的不遠出,林辛言回頭,看到一個看著并不是年輕的男人,卻穿著最花哨的衣服,微微愣了一下,而后點了點頭。

    “文嫻是你什么人你怎么知道她”邵云問的簡單而直接。

    內心是急切想要知道林辛言的身份。

    林辛言并沒有回答他,因為她還不知道這個人是誰,“我是來找一個叫邵云的人。”

    “我就是。”邵云非常肯定的回答。

    和想象中的形象差的太多,林辛言根本不敢相信,她覺得這個能讓文嫻托付的人,必定是個成熟穩重的。

    可是眼前這個

    穿的花里胡哨,看著也不像是經歷歲月洗禮,是個能讓人踏實的人。

    邵云似乎察覺林辛言并不信任自己,不由得有些失落,“我不像嗎”

    林辛言本能的點了點頭。

    邵云,“”

    得,他先認慫,“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吧。”

    他走到前面帶路,林辛言牽著兩個孩子并沒有動,這個人完全讓人沒有安全感的一個人。

    林辛言根本不敢貿然跟著樣的人走。

    邵云感覺沒有人跟著自己,回頭看著林辛言,她還站在原地沒動,剛想問她為什么不走,又察覺到她的不信任,一時間眉頭緊皺,他指著跟著自己的秘書,和前臺,不,是整個jk集團,“你去隨便找個人問問,我是不是邵云。”

    說完他又低頭看看自己,自己哪里不像是邵云了

    干嘛這么不信任他

    “你幾歲了”這話是林曦晨問的。

    邵云這才注意到,她身下還站著兩個小孩,他走過來仔細瞧,眼前忽然一亮,“這小模樣長的,相當俊俏。”

    “你爸誰啊”他忍不住好奇心問。

    林曦晨站的筆直,腦袋仰了仰,“是我在問你,你還沒回答我呢。”

    邵云,“”

    人不大,倒是不肯吃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