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8章,并不想離他太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8章,并不想離他太遠

    邵云沒有立刻說自己多大,而是看著他問,“你看我有多大”

    說話時他整理了一下領口調整面部表情,想要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年輕些。

    林曦晨眨了眨眼睛,故意往年輕了說,“三十”

    哈哈

    邵云開懷大笑,被林曦晨這句話給取悅了。

    站在林辛言身邊的林蕊曦,表情變了又變,最后以一種滑稽的模樣,看著哥哥,這么說謊心不會痛嗎

    三十

    兩個三十還差不錯吧。

    “你小子,可以啊,說三十年輕了點,以后說四十,所謂男人四十一枝花嘛。”

    林曦晨默默地看著他在心里翻白眼,怎么會有這么不要臉的人嘞還一只花要他說,豆腐渣還差不多。

    apyfzdh 邵云并沒有繼續和林曦晨打趣,而是用一副極認真的表情看向林辛言,鄭重的道,“我是邵云。”

    說著他從內兜里掏出皮夾,將自己的證件拿出來給她看,“這是我的身份證,機動車駕駛證”

    林辛言并沒有接過來,只是看了一眼,上面的確寫著邵云兩個字,為自己剛剛的不信任道歉,“剛才非常不好意思,我身邊有兩個孩子,所以比較小心,請見諒。”

    邵云連忙擺手,“沒事兒,沒事兒,走上去吧,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

    林辛言點頭,牽著兩個孩子跟著他走進電梯。

    邵云按下了樓層鍵以后,低頭去看林曦晨,“我怎么稱呼你”

    “我叫宗言晨。”宗言晨指指妹妹,“這位是我妹妹,叫宗言曦。”

    姓宗

    他好像記得文嫻的夫家就是這個姓。

    他看了一眼林辛言“哦”了一聲,繼而說道,“你們是從b市過來的吧”

    雖是問,但yingspace是已經是肯定的語氣。

    林辛言說,“是。”

    邵云收起那副肆意的模樣,變得嚴肅起來,這時電梯停下來,他先走下來,“這里是辦公區,你們下來吧。”

    林辛言牽著孩子們走下來。

    邵云將他們帶到自己的辦公室,很直接的問她,“你會來找我,應該是有事情找我幫忙吧”

    他打開桌子上放著的一個精致的鐵盒子,從里面拿出一根雪茄叼進嘴里,然后點火。

    “那個,不好意思,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你,我對煙味有些反感,能先和我說幾句話嗎”林辛言微微蹙著眉頭,因為懷孕的關系,她對煙味很敏感。

    邵云一時看看她,又看看快要點著的雪茄,還是從嘴里拿掉,滅了火,放在盒子內,對林辛言擺了一個請的姿勢,“我們坐下來說。”

    林辛言點頭,她拍拍兒子的肩膀,低聲道,“你帶妹妹在門口玩一下,不要走遠。”

    宗言晨很懂事的牽起妹妹的手,走出辦公室。

    邵云看著離開的兩個小朋友,心里對林辛言的身份也有了猜測。

    不等林辛言先開口他就先說了,“知道我身份的應該只有文嫻的女兒,她生下大哥孩子后,本來我想替她撫養的,但是她說想讓孩子過平常日子,并沒有交給我。”

    他張揚的臉龐,少了浮躁,變得深沉起來,像是煙癮來了,想要拿煙,想到林辛言反感,便收了手,“我守著這個地方,只為有朝一日她來,若是一輩子不來,等我死后,這里所有的一切會捐出去。”

    他的存在就是為了等一個,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的人,二十多年了,就這么猝不及防的出現了。

    他看著林辛言的眉眼,眸子微微有些濕潤,“你更像你的父親。”

    許是說到了久違的人和事,情緒波動比較大,他站了起來,像是用什么樣的姿勢都不對勁,都不舒服。

    林辛言從包里掏出那個墜子,打開放在桌子上,“我來找你,就是想知道他們的事情。”

    關于文嫻的死,還有她的父親,她想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兒。

    邵云看到桌子上的東西,低頭看了一眼,看清是什么以后,彎身拿了起來,仔細端詳里面的人物,而后笑了,“大哥還是那樣帥。”

    眼里流露出的神情是崇拜是惋惜。

    他抬頭看林辛言,“你只要知道,這個男人是你父親,他是個好人就行了,至于以前的事情,太久過久遠,我都忘記了。”

    說著他放下那個墜子,明顯是不愿對林辛言說,而故意岔開話題,“你們剛來到c市嗎”

    他活著的責任,就是照顧大哥唯一的后代。

    關于曾經的黑暗,并不想提及,這也是文嫻的愿望,她當時對他說,“我想,我和他的孩子,過平常的日子,我給她安排好了一切,不要去探聽她的下落,如果不出意外,她也許永遠不會出現,若是出了意外,關于她的父親,只要讓她知道那個好人。”

    文嫻當時想,作為莊子衿的女兒,順利長大嫁進宗家,以她對宗家的人了解,女兒嫁進去應該會過的很好,不出意外的話,是不會來這里找邵云的。

    這是文嫻當時對他說的。

    也是他死守這里,從來不去b市探聽林辛言下落的原因。

    林辛言看出來了,他不愿意說,心里有些許的失望,她伸手將那個墜子拿起來,裝進包里,然后站了起來,“今天打擾了。”

    邵云忙笑笑說不打擾,“你找來應該是遇到困難了吧你盡管開口。”

    林辛言初來這個城市,的確不是很熟悉,她選擇來這里,有很多考慮,一方面是想探聽文嫻的事情,另一方面就是并不想離宗景灝太遠,而且她還有一樣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覺得也許是命運的安排,文家讓程家衰敗,而她卻掌握了程家的祖傳技術,她在這里的日子,也不想閑著。

    “我想要在這個城市居住下來,剛剛那兩個是我的孩子,過段時間,到了上小學的年紀,如果可以,我想請你在這個城市,幫我找一個比較好的學校,初來這里,我對這里的一切很都陌生,所以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一切交給我。”邵云連忙擺手,而后又關心的問道,“你帶兩個孩子來找我,孩子的父親呢”

    他問的比較婉轉,雖然文嫻沒有直接告訴他,怎么給孩子安排的,但是聽到那兩個孩子的姓氏,他大概能猜到一些。

    這件事情林辛言并不想和他說,準確的說,應該是不想和任何人提及。

    邵云也是會看臉色的人,林辛言明顯不愿說這個話題,于是,主動說道,“這都快中午了,我們先去吃飯吧,然后我再給你安排住處。”

    林辛言說好,繼而問道,“我怎么稱呼你”

    他的年紀看上去不小了直呼名字似乎不太禮貌,但是也不敢貿然給他稱呼。

    apnbserhussp“我是你爸的兄弟,叫我一聲二叔吧。”邵云又是那副瀟灑肆意的樣子。

    說完又解釋了一句,怕林辛言不知道為什么要她叫自己二叔,“我原來的名字叫二虎,邵云是后來改的。”

    那件事情以后,他改了名字,隱居在此。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