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0章,他比我可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0章,他比我可憐

    這時,門外響起引擎聲,沈培川走了出去,看見一輛黑色的車子停在了水泥路旁,透過擋風玻璃他看見前面開車的是蘇湛,緊接著后車門推開,宗景灝從車內走了下來。

    他身著黑色的西裝一絲不茍,筆直又利落,面上不帶半分表情,絲毫波瀾沒有,沉靜的猶如一潭不見底的死水。

    沈培川已經快要習慣他這樣的表情了,自從林辛言離開,他的話也變得少了,除了因為文傾的事情會出來,大多都是把自己關在公司里。

    他和蘇湛還好些,現在處于水深火熱的是關勁,這短短一個月,宗景灝把大多的時間都放在了工作上,不知道是公司發展需要,還是因為自己不能閑著,總之是大刀闊斧的已經收購了國內兩家大公司。

    整個萬越辦公區的職工,蔓延著一股詭異而緊張的工作氣氛,上次他見到關勁,關勁和他抱怨說,宗景灝肯定是瘋了,據說有一次開會,從早上9點,一直到下午三點,整整六個小時,中午沒有放人去吃飯,不準任何人隨便進會議室,桌上的水都喝完了,沒有人敢動,想上洗手間的也得憋著,上百名公司高管,個個面露苦澀,但是又不得不危襟正坐,大氣不敢喘,時刻神經緊繃,若是他吩咐的工作沒有做好,或者是沒有達到他的要求。

    無論是當著多少人的面,必定是一頓劈頭蓋臉,一點面子不給留。

    短短一個月,收購兩家大公司,可想而知這個工作量。

    雖然和他們一起,也是冷著臉,但是至少沒被虐待。

    沈培川還是慶幸的,他走過來低聲道,“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小蝦米,我琢磨著,就算知道點事情,估計也有限。”

    宗景灝面色冷淡,“招了”

    “還沒,我尋思等你來。”沈培川低頭摸了一下鼻子,莫名的不敢去看他的臉,宗景灝看他一眼,邁步走進去。

    跟在后面的蘇湛走過來,沈培川拉住他小聲道,“你說我們要不要私下去找一下”

    整天和這樣一個脾氣陰晴不定的家伙在一起,實在是煎熬。

    蘇湛看著沈培川,猶豫了一下說,“他知道了會不會生氣”

    他自己都沒去找,他們插手,會不會惹他生氣

    “悄悄的嘛,不讓他知道。”沈培川像看傻瓜一樣的看著蘇湛,既然說私下里,肯定就是不讓他知道唄,秘密進行。

    “行,晚點我們兩個找個地方細談。”蘇湛嘆了一口氣,帶著一絲笑意的說道,“終于有人比我慘了。”

    沈培川無語的看著他。

    蘇湛笑容漸大,“莫名我心里覺得公平了,知道秦雅不在的這段時間里,我強顏歡笑的痛苦了嗎你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指著已經走進廠房內的宗景灝,附身靠近沈培川,“他比我可憐,他孩子老婆都跑了。”

    現在他是孤家寡人,心情能好才怪。

    沈培川冷冷的笑了一聲,“我怎么感覺你在幸災樂禍呢”

    蘇湛立馬變得嚴肅,“胡說,我哪里是幸災樂禍,我是其實有點,現在他體會到我的苦了。”

    沈培川,“”

    “你們兩個說完了嗎”冷颼颼的嗓音,像是臘月里的東北風,又冷有凌冽。

    他們兩個轉身,就看見站在凌亂廠房內的男人,他干凈清冷的樣子,和滿地的臟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沈培川悻悻的笑著,走過來,“就是和蘇湛說,晚上有空去喝一杯,又不敢問你,這才多說了兩句。”

    宗景灝低沉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冷若冰霜的眼神絲毫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的溫度,不輕不重的丟下兩個字,“是嗎”

    “是。”沈培川硬著頭皮回答。

    宗景灝只是多看他一眼,并未對他的話置啄,嘴邊的弧度輕輕揚起keihui,雙唇輕啟,冷冷地道,“讓他說話。”

    沈培川應聲,然后走到那個男孩跟前,面露猙獰,看起來有些恐怖,震懾十足,“說吧,你們受什么人指示,為什么要去抓人。”

    男孩看著他,牙骨打顫,根本不敢耍花招,將自己知道的一股腦的吐了出來,“我們一直是拿人錢財為人辦事,這次的事情,也是有人給錢,我們辦事,平時我堂哥都是自己接一些小活兒,替人打個架什么的,但是這次,并不是他接的活兒,我聽他說,是個姓顧的手下找的他,當時他很興奮,說是個肥差,只是抓個人有不少錢,誰知道命都搭上了,也沒見到錢。”

    說到這里他還挺委屈的,堂哥死了,他也不敢在b市呆了,嚇得跑回老家,還被人給抓住了,付出那么大的代價,連錢都沒有拿到,心里虧的要死。

    姓顧

    “沒說叫什么名字”沈培川又問。

    男孩搖搖頭,“我還是從我堂哥嘴里聽說姓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不過聽我堂哥的話音,好像是個很厲害的人物,我也沒有見過,我知道的都說了,能把我放了嗎”

    他滿眼祈求的看著沈培川。

    “別急,只要你老實交代,自然會放了你,若是知情不報”這次說話的是蘇湛,他斜靠在門旁,故意拖了一個長長的尾音,指著沈培川的那幾個屬下,“他們可是粗漢子,下手沒輕沒重,一拳下去,殘了廢了,都是常事。”

    男孩下得臉色蒼白,說話都變得結結巴巴,“真真的,我知道的都說了,我,我就是個小蝦米tackq,跟在我堂哥的屁股后頭轉,真的不認識這個姓顧的,求你,一定要相信我。”

    沈培川雙手環胸,單指摩挲著下巴,琢磨這個姓顧的,猜測道,“難道是顧北”

    顧北,這個名字在圈子里不生疏。

    他轉頭看向佇立在窗前的宗景灝,“這個顧北是不是顧老頭的獨生子靠著老子,什么都敢碰什么都敢沾,黑白兩道都給面子的那個顧北”

    “如果是也解釋的通,文傾不想自己沾手,所以搭了這條線,這個姓顧的老頭不是和文家老頭有些交情嗎”蘇湛說道。

    這個顧老頭和文傾父親是一輩的,權勢很大,這些事情以前宗景灝和文傾沒有鬧掰的時候,他聽說過。

    沈培川變得嚴肅起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事情就麻煩了。

    這個姓顧的也不是個善茬兒,肯定不會輕易承認。

    而且他為什么會幫助文傾,是談的交情,還是談的利益交換

    若是利益交換,還好突破,若是談的交情,這事兒就麻煩了。

    宗景灝的面龐透著一絲冷沉,心里有了思量,他邁著長腿走出廠房,走到門口時停頓了一下,“我不想再見到這個人。”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