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2章,就差口水流出來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2章,就差口水流出來了

    縱橫交錯的交通設施,構成了城市的血脈和骨架,推動著整座城市大步邁向國際大都市的步伐,中心路作為市中心主要干道,更是熱鬧非凡,車水馬龍絡繹不絕。

    美麗的彩燈一串連著一串,勾畫出一幢幢大樓的輪廓,大樓上方的霓虹燈閃閃發光,各種各樣,像無數條彩色的火車在開動,商店的櫥窗和大樓也安裝著不同顏色的燈,有的像鮮花,有的像彩球,各顯魅力。

    置身這其中,不由的讓人心情浮躁,想要尋求刺激。

    蘇湛感嘆了一聲,“不是男人要變壞,是環境改變了心態。”

    他才一張嘴,就被沈培川懟了回去,“臭不要臉,出軌就出軌,還找那么多理由,說什么環境改變心態。”

    “哎,沈培川你怎么這么變tai,今天硬是和我過不去呢我說啥你都要懟我,看我打不過你是不是”不是真打不過他,蘇湛估摸著就上手了。

    宗景灝腦子嗡嗡的,覺得這兩個人像蒼蠅,一見面就互掐,閑的

    長長的街道燈火通明,宗景灝面無表情立在車旁,修長而貴氣,他單手扯了扯領口,“你們兩個,沉住氣。”說完邁步跨入夜總會的大門。

    這地方能讓人沉迷,自然有消磨人意志的東西,怕他們兩個著了別人的道兒。

    沈培川和蘇湛對視一眼,收斂起隨意,兩人是個能夠拎得清的主兒,知道什么時候能開玩笑,知道什么時候該嚴肅對待。

    他們兩個緊隨其后,穿過裝修奢華的大廳,再經過一道玻璃門,混雜的空氣中彌漫著煙酒的味道,音樂開到最大,幾乎要震聾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瘋狂的扭動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眼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輕挑的言語挑逗這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女人嫵媚的縮在男人的懷抱里面親親我我,當從撫摸親吻。

    場面一度失控。

    但是身在其中的人又見怪不怪。

    三個男人穿過這誘惑人心的場面,目不斜視,抵達后廳,真正玩樂還得這后面,前面都是小菜。

    這三個面生的,不,準確的說是來這里面顯得稀奇,經理讓鴇兒上來接待,他打了一通電話出去。

    這個稱鴇兒的也就是俗稱的老鴇兒。

    鴇兒可不像電視里,上了年紀的大娘,這里的鴇兒年輕,姿色身材都是一流的好,搔首弄姿喜滋滋的迎上來,“呦稀客,想玩點什么”

    說話時目光在著三個男人身上來回流連,就差口水流出來了,不是因為太過帥氣,當然和長相也有關系,更大的關系是看上去太正經。

    越是禁欲系的男人,更加的能gouy人的欠谷望。

    平時來這里的人,一看面相就知道是想干什么。

    “我們這花樣多兒,只要您能說出來的,就沒有我們做不到的。”說著鴇兒往宗景灝的身上靠了過來,白嫩的小手做著精致的指甲,手直剛沾到他的衣領,猝不及防都沒看清楚怎么回事兒,就給踹了出去。

    宗景灝黑壓壓的,怒喝離我遠點

    鴇兒不明所以,趴在地上半天沒干吭聲,她可是顧北的人,來這里的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也和她亂著玩兒,但是沒有敢動手的,她穿著黑色吊帶長裙,這一摔,露著大半條腿,細細白白,好不風情。

    經理走過來將鴇兒扶起來,讓她先下去,鴇兒不情愿,無辜被踹,這丟的不禁是她自己的面兒,臉色青一陣白一陣,青白交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臉上的風情被取而代之的是怒火,但是又不敢發出來,只能拉出自己的靠山,“我可是顧老板的人,您就這樣對待我,是不是過分了打狗是不是也得看主人”

    宗景灝整理袖綰,口吻低沉,絲毫不起顛簸,“巧了,我正想找顧老板。”

    鴇兒喘著粗氣兒,咽不下這口氣,但是又不敢當場發怒,只得硬忍,“這是我自找沒趣兒了”

    宗景灝嗤笑,目光都沒往她身上擱,恣肆而傲慢,“顧老板的屬下也不都是白癡,偶爾也有自知之明的。”

    “你”鴇兒實在是沒有見過敢在這里這么狂妄的,這分明是打臉。

    經理拉住她,低聲警告,“不要惹事兒。”

    明顯這是故意找茬兒,真杠上,不知道誰吃虧呢。

    可是鴇兒咽不下這口氣。

    “我已經給老板打過電話了。”

    經理給鴇兒使眼色,讓她不要沖動,真惹出事情來,損壞了東家的利益,犧牲的還是她,一個有幾分姿色女人而已,要多少沒有

    鴇兒識趣也明白,只是在這里久了,看在顧北的面子上都給她點臉,現在忽然被打回原形,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稀客,稀客。”顧北從后門走廊,邁步走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