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4章,這個老男人要上天啊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4章,這個老男人要上天啊

    這四個看著不像是老江湖,穿著模樣神情皆不夠老練,倒顯得有幾分局促和不安,也有兩個躍躍欲試,似乎對這里面的幾個男人很有好感。

    顧北擺手,“都過來,這批都是新進來的,干凈著呢。”

    最讓他滿意的就是這個叫桑榆的,長著一張鵝蛋臉白凈小巧,黑色的頭發利落的扎著馬尾,不是很高,屬于小巧型的女孩子,一雙茶色的眸子,靈動又清純。

    見慣了濃妝艷抹,搔首弄姿的女人,眼前忽然出現這么一個青澀的女孩,感覺都不一樣。

    光是臆想,將這么個青澀的女孩壓在身低下,都會心潮澎湃。

    不是想要和宗景灝搭關系,他不舍得送別人。

    他指著桑榆,勾手指,“你過來。”

    桑榆雙手抓著衣擺,掌心直冒冷汗,目光悄悄的投向坐在最邊上正在看手機的沈培川。

    明白了宗景灝的意思以后,沈培川就一直裝作在玩手機,他對這里面的女人可沒有興趣,知道有人進來也沒有抬頭。

    桑榆站著不動,顧北的臉冷了下來,聲音也不似剛剛溫和,語氣咬的重,“坐這里。”

    他拍了拍宗景灝旁邊的位置。

    桑榆依舊沒有動,站在她身旁的同學推了她一下,小聲道,“你去呀,坐在這里最帥的男人誒,如果看上你了,你就發達了,來這里面的,都是有錢人。”

    “你什么意思不是說是做服務員嗎”桑榆心里發顫,她兼職的飯店服務員的工作,被人頂替了,人家招了能長久工作的服務員,就辭退了她。

    發傳單的工作也不是天天有,這樣以來她就沒有了收入來源,同學說這里招服務員她才跟著她來的,來了以后才知道是這樣的場所。

    她特別后悔,而且是看到沈培川之后心更加的寒了,本來她是很崇拜這個男人的,記得他去學校找自己,轉交媽媽給她的錢,她覺得這是個正直的好人。

    現在看看也會來這樣的地方,也算不上是好人,正直怕是裝出來給別人看的。

    宗景灝仰靠著,白色襯衫黑色西裝最經典的搭配,此刻襯衫扣子開了兩粒,脖頸修長,凸起的喉結,勾勒出的弧度尤其的性感,傾斜籠罩的光束幽幽暗暗,他雙眼瞇的狹長,“顧老板這是何意”

    顧北連忙陪笑一聲,“這不,今兒剛來的,不懂規矩,給我三分鐘。”

    說著他站了起來,一把扯住桑榆的手腕,面露狠厲,低聲威脅,“來了就少給我裝,欲擒故縱的把戲,不夠看,叫你來是看得上你,伺候好這個,要多少錢你開個價,但是敢在這里放肆,我讓你生不如死”

    似乎這場鬧劇勾起了沈培川的興趣,他的視線從手里屏幕里抽出,淡淡的看過來,當看到站在門邊嚇得發抖的女孩時,愣了一下,意外她會出現在這里。

    桑榆被顧北硬拉了過來,他看著宗景灝笑,“讓你見笑了,不過就是這個青澀勁兒,才勾引人。”他笑聲露骨,“你說咱們這個年紀,不結婚,為的是什么不就是圖個樂,沒有人約束嘛。”

    宗景灝和林辛言的婚姻當時是隱婚,知道的不多,后來回來,外界也只傳言宗景灝身邊有個女人,畢竟沒有辦婚禮,沒有帶著出席重大場合,這個身份地位的男人,身邊有個女人再正常不過,只要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布,大家都不會認真,只當是玩玩兒。

    apnbdfjshsp 大家唯一知道的就是何瑞琳,不過也只是訂婚,后來退了,陳清想讓女兒嫁給宗景灝的事情,也只是私下里謀劃,沒有結婚,哪敢到處宣揚,如今陳清沒有了職位,又只有一個女兒,算是家道中落,哪還有膽子威脅宗景灝。

    想讓女兒嫁給宗景灝的美夢也泡了湯。

    現在只怕是自身難保,何文懷知道陳清利用自己,騙了自己,殺害自己的兒女,這仇不共戴天,哪里能容下陳清安享晚年。

    apnzhuatutubsp陳清僅僅是罷官,哪能解了何家折了兩條命的氣。

    何家不如從前,陳家也因陳清罷官沒了依仗,誰能笑到最后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顧北摁著桑榆坐在宗景灝身旁,這時,沈培川站起來,看向宗景灝,“這個,我看上眼了,讓給我唄”

    蘇湛差點沒有驚掉下巴,眼睛睜的老大,不可思議的看著沈培川,天呢,這個老男人要上天啊,終于對女人有沖動了嗎

    可是時間地點好像不大對勁,平時他也不是沒有見過美女,這會兒怎么能沖動到,問宗景灝要女人

    難道這屋里有什么東西能迷惑人的心智

    他四處瞅了一眼,也沒看出什么名堂,伸手摸沈培川的額頭,“你”

    沈培川一把拍開他的手,“一邊去。”

    桑榆坐著沒有動,覺得沈培川也不是好人。

    宗景灝只露半副側影,面沖沈培川,心里有和蘇湛一樣的想法,女人不是沒有見過,今天怎么單看上這個了

    他擔心是顧北在背后耍手段,坑了沈培川。

    “之前見過,所以”沈培川僵硬的解釋了一句。

    “果然我是有眼光的,連沈隊長都看上了,可是這美人就一個,不如,沈隊長從另外三個里面再挑一個這三個也不錯,都是雛兒,長得也不賴。”顧北面上笑,心里卻不屑一顧,他宗景灝身邊的人也不過如此,一個女人而已。

    “難得培川有喜歡的。”言下之意是答應了他。

    顧北動了動唇卻也沒有說什么,左右他們兄弟之間的事情,反正他的目的是達到了一半,對女人感興趣,就不是鐵板一塊,總有裂痕,見縫插針。

    沈培川將桑榆拉過去,桑榆想要掙開他的手,卻被沈培川攥的更加緊,低聲呵斥,“老實點”

    顧北笑,“沈隊長若是著急了,這樓上有房間。”

    沈培川也笑,“我正好有個問題想要問顧老板,這個小妞兒,是顧老板的人”

    “不是。”顧北還沒說話,桑榆就開口否認。

    顧北看了一眼桑榆,冷冷的笑,“你來找工作,我給你工作,我們不是主雇關系嗎我是你老板,怎么能沒有關系呢”

    “我們沒有簽合同,你也沒有發我工資,這個主雇關系并不成立。”桑榆不是沒文化的傻子,不是急著找工作,也不會掉進這個坑里,當時同學一說,她連問是什么地方都沒問,就跟著來了,來到之后,再想走,就容不得她了,這才會出現在這里。

    “看來這也不是顧老板的人,那我等下把人帶走,顧老板不會介意吧”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