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5章,誰是小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5章,誰是小姐

    顧北的目光慢慢的投來,落在桑榆的身上,皮笑肉不笑地扯著唇瓣,“沈隊長這不是要認真吧一個能出現這里的大學生,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釣金龜婿,沈隊長是要做金龜婿還是打算往著小妞身上砸錢玩玩沒什么,認真可就沒趣了。”

    apdapengke 說話時他的目光往宗景灝身上瞟,“你和宗總關系不一般,你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要找個小姐做妻子你這丟的可不是你自己的臉。”

    “誰是小姐”桑榆坐不住了,不是因為太需要錢沒有問清楚就跟著同學過來,她根本不會出現在這里。

    說她是小姐,就是在侮辱她

    沈培川摁住她的肩膀,目光沉沉的凝著她,似是在說沖動對你沒好處。

    ap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他們,桑榆絕對逃不掉顧北的魔掌。

    桑榆也知道自己太過沖動了,就是被說成小姐心里不是很舒服,她努力學習,考上理想的好大學,一直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最苦最難的時候,都沒有想過要靠出賣身體換取錢財。

    她緊緊攥著雙手,瞪著顧北的不懷好意。

    “顧老板。”這時宗景灝開了腔,他勾起一邊唇,聚攏的燈光掠過他眉心,腔調森寒,“不如我們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你想要點什么好處,盡管開口,只要我給得出的,必定不駁顧老板的面子,我兄弟難的看上一個女人,我不能不上心。”

    這表情明顯是不高興,顧北心里左右衡量,這個女人確實也不是他的,就如桑榆所說,他沒有付過工資,她還沒給自己干過活兒。,往深了說,其實沒有什么瓜葛。

    不如賣宗景灝個面子,人情面前三分情,日后真有用得著他的地方,也不難開口。

    想清楚利弊,顧北笑著開腔,“宗總都開口了,我再咬死不放,倒是顯得我小氣了,一個女人而已。”

    他指著站在門口的三個,“這也都是雛兒,不如叫來陪我們玩玩”

    三個年紀不大的女孩,頭一次來這樣的場合,遇見的都是長相地位不俗的男人,沒有受過挫折,不知道風月場里的殘酷,都想躍躍欲試。

    尤其是那個推桑榆的同學陸晚晚想要過來的心情更甚,而且目標就是宗景灝。

    瘋狂的想要被這個男人看上她,然后愛上她,最后一躍成為豪門闊太太,再也不用辛苦學習,為畢業之后找工作而心煩。

    找這個樣一個男人,不但臉上有光,更加能衣食無憂。

    宗景灝本來就沒興趣,前面顧北讓桑榆坐到他身邊時,他是沒有借口拒絕,但是現在不同,意興闌珊的瞟顧北,“失了興致。”

    顧北倒是沒瞧出什么異樣,只當是桑榆的事情給閃到了,玩的門道他多,不玩女人,還有別的,“要不我們玩點刺激的”

    “我聽說一件事情,顧老板能否給我解惑”忽然宗景灝轉移的話題。

    顧北本來有心和他搭個線,但是面上倒是沒表現殷勤,而是淡淡的表情問道,“哦,什么事情,說來聽聽。”

    宗景灝景程毓秀出車禍的事情說了出來,并且問道,“是文傾來找的你,有這回事情嗎”

    顧北不知道宗景灝和文傾之間的復雜恩怨,畢竟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布,沒有人知道這里面的錯綜復雜,只當他們還是舅舅和外甥的關系。

    之前宗景灝和程毓秀的關系不和,眾人皆知,也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倒也沒有多想,他端起酒杯,和宗景灝放桌上的酒杯碰了一下,“我們喝一杯”

    宗景灝倒也爽快,跟著端了起來,一杯洋酒下肚,顧北砸了砸嘴,拿起酒瓶繼續斟,“你也不是外人,對你也沒有什么好遮掩的,要真算起來,我們的關系也匪淺呢,你外公和我爸那個時候關系可是不一般。”

    顧老爺子比文謹小一點,但也是一屆的,顧北之所以這么年輕,那是因為他是顧老爺子的老來得子。

    上面據說六個姐姐,因為身份的關系并沒有養在家里,都是給親戚養的,只有一個姐姐在家,他名義上是老二,其實是老七,這不是什么秘密,基本都知情。

    “有這層關系他來找我幫點忙,我還能推辭不成你說是不是”

    宗景灝的身體往后仰,整個人籠罩在暗處,窺探不到他的表情,只能聽出一抹如冰的嗓音,“我倒是有興趣洗耳恭聽這是怎么一回兒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