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6章 老牛要吃嫩草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6章 老牛要吃嫩草芽

    “文傾和你那個繼母水火不相容,這你比我清楚,他有多憎恨這個女人,他會來找我,就是知道我認識的人多,讓我幫他一個忙,把那個女人抓起來,只是去干這事兒的人,不得力,出了點意外,不過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你和文傾反正也不喜歡那個女人,現在沒有了更好,省得礙眼。”

    顧北沒注意宗景灝的臉色,只是覺得包廂里的氣氛,莫名顯得有些冷,心情有些燥,好像是站在門旁的三個女人礙了眼,朝門口沉聲喊經理,“把人弄出去,看著礙眼。”

    經理帶著幾個屬下將人都拽了出去。

    宗景灝微瞌的眼皮一挑,瞳孔翻滾著深不見底的漩渦,“顧老板果然不一般,現在上頭風聲緊,掃黃除惡的橫幅掛的到處都是,這場子照樣開,綁架人的事情,也敢迎風作案。”

    “這不都是為了幫文傾一個忙嗎他的身份也不好親自上,借了我的手。”

    顧北仰靠在沙發上,扭頭看過來,“宗總今天來,真的是為了尋樂子的,還是”

    不是知道文傾和宗景灝的關系,他不會這么坦白的說,這事兒多少都有影響,他說的時候也是在心里斟酌過的。

    如果他有所隱瞞,而宗景灝從文傾嘴里聽到,他就里外不是人了。

    “顧老板以為我是來干什么的”

    目光相撞,電光石火,顧北愣了一下笑道,“來我這里的,當然是尋歡作樂了。”

    “顧老板今天可是讓我有失所望。”宗景灝舌頭卷過門牙,邪肆的痞勁比顧北更甚,他話鋒毒,姿態從容,“現在不如從前,顧老板謹慎點,別被人擋槍使了卻不自知。”

    顧北神色一凌,“你什么意思”

    怎么聽他這都是話中有話

    宗景灝起身,蘇湛沈培川也跟著站起來。

    他目光冷冷落下來,“顧老板,抓一個人這么簡單的小事,來找你辦,是他不方便呢,還是在風頭上不敢自己動手”

    顧北的眼睛一瞇,他什么意思

    文傾是利用他的

    “宗總在說笑嗎那是你舅舅,你不向著他,反而向我,你以為我會信嗎”

    文傾是他舅舅,來掀文傾的低,是來試探他的

    這個時候顧北不敢輕易相信宗景灝的話,畢竟他和文傾才是一條船上的人。

    “信不信都隨顧老板樂意,我只是不忍心再看到有人被利用,而不知而已。”他話中有話,點到為止,“今天還是感謝顧老板的盛情款待。”

    “盛情談不上,都沒讓宗總玩開心,下次來,提前通知我,一定安排好,讓宗總玩痛快。”

    顧北有些心不在焉,如果宗景灝那話是話里有話,這句就是很明顯的提醒了。

    apnyitaofa而且這個再字用的也很其妙,什么意思他之前有人被文傾利用過了,而且自己不知道

    “宗總能給我解個惑嗎”忽然顧北喊住已經走到門口的宗景灝,他站起身走過來,“宗總是知道什么內幕嗎”

    宗景灝意味深長,“不知道顧老板聽說陳清的事情沒有。”

    “雖然捂的嚴實,不過圈子里的人沒有人不知道,到了這把年紀,什么都沒了,也是夠慘的”不過很快他意識到了什么,覺得有地方不對勁,ysyshop他忽然提起陳清是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陳清落到這個下場,和文傾有關”

    宗景灝彈了彈并沒有塵埃的衣領,表情和語氣皆意味深長,“我這么說了嗎顧老板可別給我添麻煩。”

    顧北很快明白過來,他這是有顧慮,文傾怎么說都是他舅舅,怎么能這么公然掀低。

    蘇湛合適宜的插了一嘴,“這文傾就是年紀大了,愛管閑事,別人的婚姻大事他也想管,不喜歡還帶硬塞的,倚老賣老也是夠惹人煩的。”

    聽了這么久,蘇湛也聽明白了,宗景灝在使離間計,讓顧北和文傾反目成仇,彼此猜疑,他坐收漁翁之利,等到兩人兩敗俱傷,他在出手。

    前面宗景灝已經拋出了陳清這個誘餌,那么現在他就要給顧北一個,宗景灝為什么要告訴他的理由,免得他生懷疑。

    文傾強迫宗景灝的婚姻大事,就是宗景灝對文傾的不滿,才會在顧北面前掀文傾的底。

    宗景灝故作不高興的撇蘇湛,“不說話,有人把你當啞巴了”

    蘇沈低頭,“我說的也是事實。”

    “讓顧老板見笑了。”

    顧北笑了一聲,“哪里,到了這個年紀被催婚在正常不過,文傾是你舅舅,關心你的婚姻大事,也是對你好,心里生了嫌隙,不值當。”

    他嘴上這么說,心里可想的不是這件事情,如果真像蘇湛所說,文傾逼迫過宗景灝的婚姻,對他生出不滿也是有可能的。

    他在自己面前提了陳清是被文傾害的,雖然狠了點,但是也有可能,畢竟宗景灝在圈子里的名聲就這樣,行事果斷也夠狠辣,誰讓他吃虧,他必翻倍討回。

    想必是文傾逼的過分了,才惹惱他的吧

    顧北在里面有了思量,等到宗景灝走了以后,把經理叫了進來。

    他不是三歲的小毛孩,僅憑幾句話就相信了,必須自己去調查清楚才能安心。

    “你去查查文傾是不是逼迫過宗景灝娶什么女人,還有,打聽打聽陳清的事情和文傾有沒有關系。”

    經理說是,“我盡快。”

    顧北不耐的擺了擺手,“去吧。”

    他倒是希望這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

    他在嘴里嚼著文傾兩個字,利用他真當他是軟柿子好捏呢

    走出夜總會的宗景灝看了眼沈培川,“我在公司等你。”

    說完上了車,蘇湛比較八卦,拿肩膀撞了一下沈培川的,微微揚起下顎,看著站在他旁邊的桑榆,“什么時候認識的,也不告訴我們藏著怕我們搶啊”

    “你別胡說八道,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沈培川瞪了蘇湛一眼,“還不走”

    蘇湛笑笑,往車邊走時,目光往桑榆的身上打量了一眼,砸了一下嘴巴,這也太年輕了,沈培川他老牛要吃嫩草芽子啊。

    “我家培川別看年紀大,但是純真著呢,對他好點兒啊。”蘇湛給桑榆使眼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